梦远书城 > 简璎 > 天下医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七


  “多谢秦大夫!”倪氏喜出望外地道:“那就有劳秦大夫每隔三日来为我婆母施针了。”

  秦肃儿自然不会推拒,倪氏给的诊金丰厚,她已出来开医馆了,这也算一项固定收入,她非常乐意出诊。

  果然,施针结束,倪氏又奉上一个重重的荷包,还亲自送秦肃儿到二门处。

  倪氏一离开,秦肃儿便对韩青衣说道:“我的医馆开在迎轩巷,名为惠仁堂,若有外伤棘手的伤员,可上惠仁堂找我。”

  韩青衣心下讶异怎么一夜之间她就开起了医馆,且开在迎轩巷,要知道迎轩巷的地价可是比黄金还贵。

  “对了,我还要多谢韩大人给我介绍临安候这个病患,让我收入甚丰,改日我请韩大人吃饭当做答谢。”

  她说得稀松平常,可听在萧凌雪耳里,又是惊异,又是刺耳。

  女子请男子吃饭,大云朝从没有过这样的事,何况她还当着他的面邀请别的男子吃饭,她这是存心惹他不快吗?

  “想来韩大人也不会那么贪吃,是吧?”萧凌雪鹰眸一沉,不冷不热地说道:“不过若韩大人非要吃这顿饭不可,萧某乐意奉陪。”

  回程的路上,萧凌雪的气一直没有消,见秦肃儿也没有要向他解释的意思,他的脸色更加冰寒,甚至赌气不开口。

  马车里一片寂静无声,一直到了惠仁堂,林晓锋告之有名病患在候诊,且已昏了过去,秦肃儿一听,压根忘了还有个萧凌雪在身后,径自去给病患看诊了。

  萧某人怄极了,偏又不争气的想待在她身边,无法拂袖离去,双腿还自有意识的到了诊堂。

  一名妇人面色苍白,不醒人事的躺在诊堂的长椅上,一个小女童守在身边,脸上满是泪水。

  “晓锋,这妇人是怎么来的?”秦肃儿一边为妇人检查一边问道,脑子飞快转动,想看诊堂里要有几张床,用拉帘相隔,以后若有类似病人,便能先在床上候诊。

  林晓锋回道:“这妇人来的时候还能走,不多久就躺了,任凭怎么喊也喊不醒,这孩子是这归人的女儿,一直在旁边哭。”

  秦肃儿看着有一双大眼睛的瘦小女童,温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童奶声奶气地回道:“琴儿。”

  秦肃儿摸摸她的头“琴儿,姊姊保证会让你娘醒过来,现在你先去洗把脸,再吃点东西,好吗?等你吃好东西,你娘便会醒了。”

  琴儿怯生生的点了点头。

  秦肃儿唤来林晓花领琴儿去洗脸用膳,她很快地给妇人施针,又掐了掐妇人的人中,不一会儿,妇人慢慢有了意识。

  秦肃儿轻轻拍了拍妇人的脸,问道:“我是大夫,你什么名字?听得见我的声音吗?”

  妇人有些怔愣,怎么坐堂大夫是个姑娘?

  “咳咳咳咳……”妇人还没回答便蓦地咳了起来,呼吸非常不平稳。

  秦肃儿没有听诊器,尽得将耳朵贴上妇人的胸口听,发现妇人心律不整,心跳过快。

  “你咳多久了?会咳出血吗?”秦肃儿见妇人指端、口唇和唇周都呈现青紫色,心中已有了判断。

  妇人气若游丝地道:“有四年了……偶尔会咳出血来……”

  “能咳出痰吗?”

  妇人摇了摇头,“咳不痰来,但老是想咳嗽啦。”

  秦肃儿的神情十分专注。“洒扫、洗衣、做饭后是否感到心悸、气短、乏力,想躺下?”

  妇人点了点头。

  “你这是肺心症。”秦肃儿的面色变得凝重,这妇人的病情颇为严重,都咳了四年,只怕是不好医。

  可是,她不会对病人说实话,病人需要的是信心,如果病人自己放弃,她的医术再高明也无用。

  “大夫,我这病能医吗?严重吗?其它的大夫都说我这是心疾,治不好了。”妇人一脸愁苦。“我家琴儿还小……”

  “不能说不严重,但自然是能医的。”秦肃儿避重就轻地回道,她来到案桌后方,开了个方子。“你照这方子,每日一剂,水煎分两次温服,万不可偷懒,一定要每日服用,里头的药草都对化痰止咳有上佳的疗效,平时也可以多吃梨子、川贝、枇杷等食物,这些食物都是有利于化痰和湿润呼吸道,先将病情控制下来,不再恶化为首要。”

  她有个理想,要打破医馆没有好大夫的陈规。

  妇人拿了方子,千恩万谢,踌躇了一会儿才问道:“大夫,请问今天的诊金是……”

  秦肃儿见她们母女衣衫陈旧、面黄肌瘦,可见过得不好,她实在不忍心拿诊金,可她既然开了医馆,便不给人免费看病,免得传了出去,日后她难做生意。

  她琢磨之后说道:“今日的诊金是五十文钱。”

  妇人原就阮囊羞涩,实在是身子太难受了才会来医馆,原也拿不出什么银子,听见只要五十文钱,不由得喜出望外,这比她在其它医馆看病便宜太多了,她连忙拿出钱袋,小心翼翼地数了五十文钱出来。

  林晓花领着琴儿出来,琴儿手里的油纸里包着两大块甜煎饼,见到娘亲醒了,她欢呼一声奔过去,母女两人拿着方子欢欢喜喜的走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