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天下医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一


  他心里一动,难道她便是萧凌雪提过的那个女子?

  其余人等跟在秦肃儿身后鱼贯出来,韩青衣、顾太医和吉安一见皇上竟然在此,忙不选见礼,口呼参见皇上。

  刘大夫、林晓翠见述,吓得不轻,连忙下跪,头也不敢抬,颤抖地道:“草民、民女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秦肃儿一怔,这才注意到他们跪的对象穿着明黄色的龙袍,散发着不怒自威的气势,原来是皇上。

  她也入境随俗见礼,不过她不习惯下跪,学了韩青衣他们的见礼方式,拱手躬身道:“民女参见皇上。”

  皇帝微微皱眉,这不伦不类的见礼方式她是打哪里学来的?

  萧凌雪立即出声为她说话,“秦大夫不懂繁文缛节,皇兄勿怪。”

  皇帝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何时向他见礼成了繁文缛节了?这小子真真是见色忘兄,看他袒护那女大夫的模样,怕是他爱得比较深吧?

  “大夫,我能进去看看太孙吗?”太子妃难掩焦急的问。

  “可以进去看看,但不要吵醒他,也不要碰他,现在还有些麻醉功效在,让他多睡一会儿。”秦肃儿温言说道。

  太子、太子妃便迫不及待的疾步入内,皇帝心系孙儿,萧凌雪也想亲眼确认,四人便进了太孙寝殿。

  顾太医问道:“秦大夫,太孙后续要如何照看?”

  秦肃儿回道:“患者需得有人日夜照看,等会儿我开个能够帮助伤口恢复的药方,一日三服,若患者发烧或伤口化脓立即通知我。”

  其实她主要是要在药方里加入天然的抗生素,只不过抗生素难以对古人解释,她只好换个说法。

  “秦大夫,您是说上惠仁堂通知您吗?”顾太医显得有些为难。

  太孙身子矜贵,如今才做完手术,若是情况危急,从宫里到惠仁堂说远不远,但说近也不近,来回也是要一段路程,要是太孙有个差池,他实在担不起这个责任。

  韩青衣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出声道:“既要观察太孙的情况,秦大夫不如留宿于太医院?”

  秦肃儿前世出身中医世家,祖辈乃至她祖父都对历朝历代的太医院多方考证,她自己对太医院也十分感兴趣,这提议让她很是心动。

  “也好。”她点了头。“请韩大人派车送刘大夫和晓翠回去。”

  听到她答应了,韩青衣蓦然精神一振,那是他的地盘,必然能教一直不将他放在眼里的她对他刮目相看。

  韩青衣安排了侍卫送刘达夫和林晓翠出宫,自己则领着秦肃儿往太医院去。

  秦肃儿心里想着,不愧是深宫,这走廊长长的,不知道长到哪里去,不知道要走多久。

  “对了,韩大人,你可知五爷是什么人?我看他和皇上说话似乎不怎么拘束。”

  韩青衣一愣,脚步一顿,“你不知道五爷是什么人吗?”

  秦肃儿摇了摇头“不知道。”

  他避重就轻地道:“五爷不是你能接近的人,你只要知道这一点就够了。”

  她觉得莫名其妙。

  不能接近的人是什么意思?可她分明接近了,也没怎么样不是吗?为何他要这般严肃?

  韩青衣闭口不再提萧凌雪,秦肃儿也识趣,没刨根究底的追问。

  历代以来,有许多朝代的太医院并非设在宫里,而是在皇城之中,通常会是在离皇宫很近的地方,而大云朝的太医院却是在宫里。

  进到太医院,秦肃儿看到每个人各司其职,有培养医务人才的教习院、典药局、御药房、药库,值班的御医有舒适的值班房,还有一整排的诊室,原来宫里的太监、宫女生病也是来太医院看病,而宫里那些尊贵的贵人则是将太医如入宫里看诊。

  韩青衣让她随意参观,在这里,他举手投足充满了自信,最后他将她领到可林阁,命医仆沏最好的茶送上来,一直以来,他在她面前落下风,今日彷佛找回了场子。

  她终于正视他是太医院院令了吧,她终于体会到他是多么了不起的人了吧,在他这个年纪能坐上院令之位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不是她能小瞧的人,他可以认同她的医术确实精妙,但她也必须认同他的医术,他是可以与她平起平坐的人,他们是旗鼓相当的,他们各有所长,他只不过是不会开膛剖腹而已,而她也只不过会开膛剖腹而已。

  他清了清喉咙,慢慢拨着茶盖,一派轻描淡写地说道:“太医院乃天下医者向往之所,如今你救了太孙,立了大功,若你有意在太医院任职,可求太子殿下或太子妃为你举荐,我也能为你美言几句,要进太医院,应是不成问题。”

  秦肃儿置若罔闻的四处走动,她看过古装剧,太医为宫里的贵人诊时都要跪来跪去的请安,她对一直下跪没兴趣,压根不想进太医院,倒是杏林阁引起了她的兴趣。

  杏林阁好像是韩青衣的专属办公室,正中一幅药师佛的画相,满满两大架子快碰到天花板的医书,一排梨花雕云龙顶箱柜,一张大大的梨花木案桌上,一个粉彩八仙过海六方瓶中供着数枝梅花,一旁放着笔架、笔筒、镇纸、听诊器……

  秦肃儿的心猛地一跳,眼睛蓦地瞪大,她拿起了桌上的听诊器,不敢置信的问道。

  “这……这是什么?你为何会有这个?”

  韩青衣听她的语气迫切,便起身走了过去,看了眼她手里拿的东西,不少为意地说道:“我不知那是何物,打从我用杏林阁为起居间,它就在这里了。”

  她一阵口干舌燥,她润了润嘴唇,才有办法再说话,“那还有没有跟它一样奇怪、你不理解的东西?”

  他不解的望着她,打从他认识她以来,从未见过她这般像失了魂的模样,过了一会儿,他点了点头道,“确实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