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天下医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三


  §第十八章 亲王渣夫

  秦肃儿沿着绿瓦红墙,走在青砖之上,冷风不时顺着墙角吹过来,她却没感觉到寒意,走得又急又快。

  天空灰蒙蒙的,树吐都已落光,入目所及的皇家池苑一片苍灰,她也不知道要走去哪里,这皇宫大得像迷宫,她很快便迷了路。

  她一边没有目的的乱走,眼泪一边不争气的流个不停,她气萧凌雪,更气自己,她不是一向自认聪明,怎么会喜欢上一个有妇之夫还不自知?

  现在要怎么办?都喜欢上他了,能说不喜欢就不喜欢、能说忘就忘吗?

  她越想越气,越想越恼,心绪如海潮澎湃,根本无法平息,萧凌雪有妻室的事实在她心里生了根,她越是命令自己不许想,越是无法克制的去想。

  她的呼吸沉重,气息紊乱,脚步越走越快、越走越急,彷佛有人在追赶她似的,片刻也不曾停顿,走进了一座森林,可能是未到时节,大部分的梅树都还含苞未露,只有少数几株开了花,她往那梅树掩映处走去,不料,夜色渐浓,竟然下起雪来。

  萧凌雪在后头跟着,心里急得跟火烧似的。

  女人的脚程是有练过吗,怎么走得如此快?她身上连件披风也没有,是存心要冻死自己吗?

  那个该死的韩青衣,身为院令却口无遮拦,竟敢在她面前论这他的事!

  不过现在不是恼怒这个的时候,他得追上她,她的样子显然是气坏了,若是此刻不向她解释清楚,怕是往后她也不会给他解释的机会了。

  “哎哟!”

  听到她的痛呼声,他越发心急如焚的追上去。

  挟着怒气盲目地走,秦肃儿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跌倒,许是磕到了石块,她的膝盖好痛啊。

  适才疾走时浑身是气,丝毫不觉得冷,可一跌坐到地上,她痛得起不来,雪落在身上,她开始感到寒意,意识到天色不知何时已然灰沉,不用半小时便会天黑,四下无人,一望无际的黑林,分不清东南西北,虽然知道是在宫里,可她也有些害怕。

  如果她走不出去怎么办?又没有手机可以对外联络,也没人知道她在这里,皇宫这么大,几天没人走到这里也是可能的,她也许会冻死……

  “素素!”

  熟悉的声音……她一愣,以为是幻听,可是当她缓缓抬起头来,见到不远处一道高大的身影快步朝她走来,朱袍玉带,玉树临风,真的是萧凌雪,顿时她的心慌乱地直跳。

  萧凌雪迅速解下身上的银狐披风,蹲下身子为她系上,她却是一肚子闷气,用力挥开了他的手,那银狐坡风便落在了地上,沾了些尘士。

  他叹了口气,再度为她系上,她照样不领情,不过这次他是有备而来,她拍不落他的手了。

  怕她再度把披风解掉,他说道:“气归气,没必要跟自己的身子过不去,若是你受了风塞,谁来为太孙医治?”

  暖洋洋的连帽银狐披风很是保暖,秦肃儿的身子一下子就暖和了起来,她倔强的别开眼不看他,好一会儿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见她还愿意跟自己说话,萧凌雪稍稍放下了心。“看完太孙出来找不到你,顾太医说你随韩青衣去了太医院,我便去太医院寻你,在御药房的库房前听到了你们的谈话,我隐身一旁,直到你出来,便一路跟着你。”

  她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所以你现在已经知道我晓得你有妻室的事了,你有话说吗?不会跟那薛桦一样,要我做你的小妾吧?”

  “韩青衣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便与你乱嚼舌根。”他疑视着她,老实说道:“我是有过妻室,但那是长辈的意思,我无法违抗,而她亦有和离之意,所以她求去时我便同意了,但这件事并无召告天下。”

  秦肃儿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他已经和离了?

  她蓦然想到自己的处境,看来这时代被迫在一起的夫妻很多啊,她也和离了,那么他和离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萧凌雪以为她不说话是不信,有些心急地又道:“若是不信的话,我马上带你到我府里去看,你亲眼确认。”

  秦肃儿轻哼一声,“我又没说什么。”

  他好气又好笑地捏了下她的俏鼻。“没说什么?气得在宫里胡乱走,还说没什么吗?”

  她想到自己从御药房出来,一路上气急败坏的举止全落在他的眼里,不免有些羞窘。

  “我都不知道你那样喜欢我。”萧凌雪低笑起来,眼中闪着促狭的光芒,他这是因祸得福,确认了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秦肃儿看着他俊逸逼人、桀骜不驯的面孔,脸颊一红,感觉到腰上倏地一紧,她已被他拉进怀里,看到他的光渐深,她的心怦怦直跳。

  萧凌雪牢牢地将她锁在自己的臂弯里,一个霸道的吻堵住了她的唇,着火般的双唇吸吮着她的唇瓣,他的吻汹涌狂野。

  秦肃儿心神荡漾,虽然他吻的是她的唇,可她全身炽烈如火在烧。

  他吻着她,含糊不清的说道,“从前是还没遇见你,我的婚事可以任由安排,今后不会了,不会再有其它的女人,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今后只有你一个……”

  说完,他又急切的吸吮着她的唇瓣,像是永远也吻不够似的,越是深吻,他想要的就越多,灼热的眼眸几乎要喷出火来。

  然而雪越下越太,夜幕也隆临了,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他不得不暂停。

  萧凌雪拉着她起身,为她拍落帽上的落雪,一边说道:“默林距离皇宫极远,平时不会有人过来,若是继续续下雪,咱们会被困在这里。”

  秦肃儿被他吻得晕头转向,此刻脑子里还没有真实感,显得有些傻气,下意识地问道:“那你认得路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