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天下医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四


  他好笑地回道:“我自幼在这里长大,自然认得。”

  从发现青霉素等物,到从韩青衣口中得知他有妻室,跟着他岀现说已和离,与她热吻,这一连串的冲击,让她的脑袋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如今他说他是在宫里长大的,她一时之间也无法多想,只直觉认为他的身分肯定比她之前以为的更为尊贵。

  萧凌雪牵着她的手往回走,沿路留下长串脚印,片刻又怕她跌倒,把她的手拉到臂弯里挽着,对她小心呵护之情溢于言表。

  慢慢走了一会儿,冷风拂面,秦肃儿的脑子清楚了许多,原先那股子醑意又冒了出来,一时心头滋味复杂地问道:“你的前妻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对于她而言,他前妻这号人物比他以什么身分在宫里长大重要多了,纵然他说是没有感情的婚姻,可毕竟是与他生活过的女人,她不可能不在意……不,她根本很在意。

  “你不必在意她。”萧凌雪轻描淡写地道:“我连她的样貌都不清楚。”

  她惊疑地道:“你是说,你未曾见过她?”

  他点了点头,“成亲当日我并未与她洞房,一直宿在书斋里,由始至终都未曾碰面。”

  秦肃儿思忖,原主的情况也是如此,难道夫妻成亲后不曾相见,这种事在古代很寻常?

  “素素……”她走神不知在想些什么,萧凌雪出声唤道,他不想要她又自个儿胡思乱想,有什么事,他人就在这儿,可以当面问他,不要放在心里,再让彼此产生误解。

  “呃……我也有一件事要回你坦白。”该是吐实的时候了,名字的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她清了清喉咙,说道:“我不叫秦素素,我叫秦肃儿,不是素白的素,是肃穆的肃,肃儿。”

  他蓦地一怔,停住脚步,愕然的看着她,“你说你叫秦肃儿?”

  他的前王妃,芳州知府秦万家的庶女,不就叫作秦肃儿吗?

  “嗯。”秦肃儿点了点头,“一开始是因为我尚未和离,夫家又是有头有脸的人家,怕有麻烦,因此用了同音字。”

  萧凌雪的心不受拴制的乱跳,忽觉有些口干舌燥,“何等有头有脸的人家?”

  他这时还存着一丝希望,她不是他娶的那个人。

  见他神情有异,她不希望他有什么误会,便老实说道:“现在告诉你也无妨了,是翼亲王府。”

  他彷佛遭受五雷轰顶,全身血潮汹涌,耳边清楚回荡着她在云峰山崖底说过的话——

  我跟那渣男只是挂名夫妻,根本没圆房……不,我们连见都没见过,所以这啥鬼的守宫砂还在,也很正常。

  萧凌雪整个人像被抽掉了筋骨一般,一阵冷风骤然吹来,他心中一紧,生平从未有一刻像此时这般不知所措。

  怎么会有这种事?她竟然是秦肃儿?

  她还说、说他是渣男!

  不错,在她眼里,他确实是渣男,成亲后对她不不问,还把她从上房发落到瑞草院去,任由她自生自灭,不曾关怀,这不是渣男是什么?

  “你说,我这也算高门弃妇了吧?”秦肃儿笑着自嘲道。

  萧凌雪根本笑不出来,若她知道他就是那渣夫,她可能不会再见他了。

  “怎么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秦肃儿连忙解释道:“你不要乱想,我和那家伙清清白白的我们什么事都没有,若是不信,你去打听打听便知,王府里的人也不是个个都口风严谨,肯定能问出来。”

  他眉头深锁,闷声道:“不必问了,我相信你。”

  这件事,不会有人比他更清楚,他连她一根手指都没碰过。

  “往后谁再嫁给那渣男,谁倒霉。”秦肃儿忽然痛快地说道。

  萧凌雪惊跳了一下,“你为何如此说?”

  她冷冷地道:“他不待见我便罢,竟苛扣我月银,每日送来的饭菜都是残羹剩肴、冷饭冷菜,三顿饭里往往有两顿是馊的,连块冰都不给我,我几乎快热出病来,不得已,我只好先卖了身边仅有的首饰应急,再偷偷出府行医,这才有了诊金,能给自己和其它人买象样的饭菜填饱肚子。”

  他想到初识时,她打包了整桌席面,心里顿时像油煎似的。

  当时他还以为她是家中的庶女,没得做主换厨子,万万没想到意是他府里的厨房给了她冷饭馊菜。

  该死的冯敬宽,他都做了什么?!他不是交代过万不可苛刻于她,他却还是照他自己的意思做了,真真是不将他放在眼里!

  他深吸了几口气,试着解释,“这其中或许有所误会。”他忍不住想为自己说话,他并非是她以为的那样。

  秦肃儿却不假辞色地道:“事实就是事实,我没有误会,他就是这么一个烂人,堂堂亲王,想不到会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欺负一个没有谋生能力的小女子,且还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

  萧凌雪泛出苦笑,这该如何是好?在她眼里,他当真是猪狗不如了。

  他又深吸了一口气,再度过着为自己到辩驳,“可是我听闻翼亲王之所以冷落翼亲王妃,是因为王妃让人打死了自小服侍翼亲王的丫鬟……”他顿了顿,又问道:“你叫人打死了那丫鬟吗?”

  她不假思索地回道:“那件事不是我做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