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天下医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五


  是原主做的,可深究起来,原主也不是有心要打死那丫鬟,她是要给那丫鬟一个下马威,不料动手的人下手太重,把人给打死了。润青说,那丫鬟死了,原主也担惊受怕,天天作恶梦,可见原主虽然因为环境造就了她爱慕虚荣的性格,却不是个心肠歹毒的主。

  “不是你做的?”萧凌雪的脸色益发凝重。“那是谁做的?”

  他自然全然相信她不是那种心肠狠毒之人,他看过她是怎么对待贫苦的百姓,因为不能坏了医馆规矩,只收取少少的诊金,却附送一大堆药,连昂贵的人参她都舍得送。

  到底是哪个环节岀了差错,让他铸成了大错,不但冷待她,还与她和离了。

  想到韩青衣向她表示心意,他心里一紧,万一她得知真相,恼了他,自此不理睬他,一气之下答应了韩青衣的求亲……天哪,他不敢再想下去。

  秦肃儿不回答他的问题,只道:“退一万步说,就算真是我使唤下人打死那丫鬟好了,他就可以苛扣我整个院子的月银,每日只送不能入口的冷饭馊菜给我吗?王府里没有人关心我和我的下人是怎么过的,没、有、人!”

  萧凌雪无话可说,她在京城举目无亲,从远在江北的芳州到京城,被他冷待也无人可说,真是难为她也委屈她了。

  他黯然的叹了口气,“若是翼亲王诚心向你忏悔……”

  她面色淡然,毫不领情地道:“不必了,我与他已是男婚女嫁各不相干的陌生人,他不会向我忏悔,我也不会接受,我和他最好别再相见……不,我们根本没见过,往后也没有见面的必要。”

  萧凌雪润了润唇,仍在做垂死挣扎,“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秦肃儿正视看他,“小阿飞,你好奇怪,你为何要帮那无良翼亲王说话?莫非你们相识?他是你的朋友?”

  他暗暗叫,无良翼亲王?她喊得还真顺口,这下子他真是难以翻身了,跳到什么河都洗不清啊。

  他要如何做才能令她消气,让她重新认识他这个人?

  首先,他要把冯敬宽碎尸万段,这老家伙,平常在他面前仗着他母后信任,倚老卖老,唠叨个不停,如今又做出阳奉阴违之事,若他不将他撵出翼亲王府,他就不姓萧!

  正在咬牙切齿,远处起落间,有几个人影跃树面来。

  身着夜行衣的人来到眼前,朝他拱手施礼,是皇上身边的暗卫。

  “王爷!太孙殿下情况不好,请秦大夫速去!”

  秦肃儿专注地为小太孙打针,一边暗道这小子真有福气,就这么刚好,她发现了抗生素。

  听他们说,这孩子是东宫太子的嫡子,太子妃所出,所以是下下任皇帝的储备人先?难怪了,一有个风吹草动,就连太后、皇上、皇后都来了,看来这小子真是金贵得很,自己救活了他,诊金应当不少吧?

  要命,她是怎么变成财迷的?前世也没想过靠当医师赚大钱,来到这里却是行医不忘金钱,啧啧,她变得太市侩了。

  “秦大夫,这……这是还魂水吗?”韩青衣看得都忘了要眨眼,深受震撼。

  前人留下的那些东西,他也曾下苦心钻研过,却怎么也想不到用法竟会是这样,用针将水打入身子里,这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且看她拆封玻璃罐子,将罐子的水吸进针管内的技巧如此熟练,便知晓这不是她第一次使用,她是在哪里学会这技巧的?她究竟是从哪里来的,自己竟是连她万分之一也不及!

  无数的疑问在他脑子里转个不停,就听见秦肃儿噗嗤一笑。

  “什么还魂水啊,韩大人你莫不是侠义话本看太多了。”

  韩青衣失魂落魄的问道:“那么……敢问秦大夫,这是什么?”

  秦肃儿进解道:“这叫青霉素,是对抗细菌的药水,细菌就是像这样会令太孙发烧的坏东西,但这并不是任何地方都能注射,必须要打进血管里,就像针灸是要将针扎在穴道上一样,一时半刻你也学不会,我以后再慢慢教你,以韩大人的天赋,肯定很快便能学会。”

  韩青衣蓦然一撩袍角,朝她施大礼的跪了下去。“师父在上,受弟子韩青衣一拜!若是师父不肯收弟子为徒,弟子就不起来!”他终于对她彻彻底底的服气了。

  秦肃儿有些啼笑皆非。“韩大人你这是做什么?快点起来,在这么多人面前向我下跪,有失你的身分。”

  这人还真是妙,平时高高在上、倔傲自负,今天却一会儿向她求婚,一会儿又要拜她为师,实在教人捉摸不透。

  萧凌雪却是乐见其成,他们要是有了师徒名分,这家伙总不会再对她有非分之想。

  他咳了一声道,“韩大人诚意可嘉,秦大夫,你就收了韩大人为徒,将你所学都传授予韩大人,如此能救更多人,也是功德一件。”

  太子看了萧凌雪一眼。

  两人自小一起长大,他怎么会不知道他这皇叔满口正气凛然,实则是拐着弯不让韩大人对他的女人有所企图。

  他都听父皇说了,皇叔为了一个女人已经和离,先前这秦大夫还在这里当众喊他皇叔什么小阿飞来着,看来他皇叔心之所系的就是她吧。

  秦肃儿哭笑不得地说道:“韩大人,你快起来,你位高权重,我不能收你为徒,但我保证不藏私,只要你想学的,我都会教你,行了吧?”

  太子妃柔中带刚的嗓音制止道:“秦大夫都这么说了,韩大人还不快快起来,此间为太孙寝殿,韩大人长跪不起成何体统?况且太后皇上、皇后都在此,可不是你拜师的场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