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天下医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八


  秦肃儿凝视着他,心中暗笑,嘴上却故意不以为然地道:“是吗?我做了王妃真的能继续卖行医?不会有人说话吗?比如太后皇上之类的他们不会有意见吗?”

  萧凌雪的喉咙干得快说不出话了,他目光如炬,哑声道:“我会说服他们。”

  他那失控的模样大大取悦了她,她故意和他耍花枪,不假辞色的说道:“既然你这么说,我就姑且信你,至于其它的细节,我们改日再议,今日太晚了,我要回去了。”说完,她作势就要起身。

  他一把拉住她,由身后搂住了她的腰,柔声道,“肃儿,你就行行好,可怜可怜我……”

  秦肃儿低首看着他交握在她腰间的大手,唇畔泛起浓浓笑意,嘴里却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这样没名没分的留下来过夜怎么行?府里的人会怎么想,又会怎么议论我?”

  这男人求起欢来怎么那么教人心动啊?举止跟蜜糖似的,这般的温柔轻哄,谁能招架得住?她已经快忍不住要投降了。

  萧凌雪温柔的看她的耳根和颈子,益发低声下气地道:“你是这里的女主人,谁敢多言半句?”

  她啐了一口,“我和瑞草院的人都搬走了,你以为府里的下人不知道我们和离了吗?”接着她拉开他的双手要姑起身。

  他颀长的身子蓦然越过他,与她面对面,一把将她捉到怀里,幽深的黑眸先是直直望着她,跟着低头亲吻她的耳垂,在她耳边说道,“我会风风光光的让你回府,绝不会委屈你。”

  她要听的就是这个,若她不声不响的搬回来,府里的下人依旧不会把她当回事儿,也不会把她的陪房小厮当回事儿,要在王府里立足,要想将来的日子过得舒舒服服,先发制人很重要。

  “可以了吗?”他哀求道:“肃儿,咱们可以圆房了吗?你就不要再折磨我了。”

  他那宽阔的胸膛离她脸孔不过一指距离,那男性的气息充满了诱惑,她微微扬起俏脸,斜睨着他,红唇艳丽。“我能说不要吗?”

  萧凌雪胸口一阵滚烫,猛地堵住了她的唇。“不能!”

  他迫不及待的褪去她的衣衫,大掌肆意揉抚看饱满的酥胸,抱着她柔若无骨的身子冲刺,长久的渴望终于得到了宣泄,他在冲刺间重重地喘息,叫着她的名字,亲密地占有,要了一次又一次,直到她求饶,把自己给缩成一团,摆明了再不让他碰她。

  萧凌雪好气又好笑,轻柔的分开她的腿,“乖,再忍忍,我给你上药。”

  他扯下床边架上的棉巾,轻轻擦拭她的大腿内侧,又拿了药膏轻柔地涂抹她的私密处,减缓她初经人事的不适,新房里原就备着这些,尽是他们之前根本没洞房,就没用上。

  “擦了药便不疼了,等会儿让为夫再服侍娘子一次。”萧凌雪笑着说道。

  “你真是疯了……”秦肃儿又缩起腿,不让他碰,“你这个肉食男,明日再来吧,我真的顶不住了,今天发生了好多事,我好困……”

  萧凌雪不忍心更折腾她了,将她拉进怀里,怜惜地亲吻她的脸颊,“是我孟浪了,我给揉揉,你睡吧!”

  他替她揉着双肩,温柔的叫她快睡,自己都没发现,他这是妻奴的节奏。

  第二日,秦肃儿在萧凌雪房里过夜的消息还是走漏了风声,原因是沾了她落红的白色锦缎,萧凌雪让上房的管事嬷嬷收了起来,由于她是皇室王妃,落红须得登记在册。

  他还让人备了热水给秦肃儿沐浴泡澡,传了早膳与她一道用,她悠闲地用了早膳,而且还是他亲自将她送回了惠仁堂。

  “你说一个女大夫在萧大哥房里过夜,还……还做了萧大哥的女人?!”赵于婳无法置信,搁在桌边的纤自小手微微颤抖。

  “千真万确!”贴身丫鬟喜鹊愤愤不平地道:“那个贱蹄子主动投怀送抱,连王爷这样的正人君子也抵挡不了,中了她的计,只怕是要让她进门了。”

  “进门?!”赵于婳失声道。

  凌宝告诉过她,有个厚颜无耻的女大夫在勾引凌雪,但她没放在心上,是她轻敌了,她太过自信了,她没想到那蹄子会爬萧凌雪的床,更没想到萧凌雪会被诱惑,他毕竟是男人,若那蹄子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他也只能上钩。

  自从秦肃儿那女人带着她院里的人静悄悄的离开王府,府里关于她被休的传闻就没消停过,也因此她胸有成竹,王妃之位将来非她莫属,她的萧大哥肯定是为了她才休了秦肃儿,她的萧大哥一直把她放在心上,是皇上乱点鸳鸯谱。

  她不信她的萧大哥会跟女人过夜,她多次暗示可以留下来陪他,他都四两拨千斤的转移话题,想来都是因为太过爱惜她的原故,舍不得在两人没有名分时碰她,让她遭受非议,她不信这样的他会被个女大夫迷惑。

  一定是哪里出了错,萧大哥不可能碰那个女大夫,肯定是那女大夫下了药……对!一定是这样!凌宝说过,那女大夫仗着一手怪力乱神的医术得到萧大哥的青眼,那么她若下药得逞也是轻而易举的。

  “王爷还命上房的管事嬷嬷收起沾了那贱蹄子落红的锦缎,这举动着实教人猜不透,若说要纳那贱蹄子为妾,也没必要收起锦缎,如今府里上下炸了锅,皆说王爷很快就会把那女大夫接进府里,还有人说王爷会直接给那女大夫姨娘甚至贵妾的身分。”

  “贵妾?岂有此理!”赵于婳气得咬牙切齿,浑身颤抖:“不过就是睡了一次,有必要迎进府里做姨娘做贵妾吗?区区一个医女,就算让她做翼亲王府的姨娘都是抬举了,遑论贵妾,她配吗?!”

  “那贱蹄子自然是不配的,不过小姐,现在恼怒也无济于事,眼下该如何是好?”喜鹊烦恼地道:“您要一直这样坐以待毙吗?保不定过几日,王爷真会迎那贱蹄子回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