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天下医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


  昨夜,她也不知他何时在床榻上铺了白色锦缎,早晨他叫那嬷嬷将自帕子收起,且说帕上是王妃的落红时,那嬷嬷惊呆的模样,她现在想到还会发笑。

  他明明知道府里人尽皆知他与她这个王妃的关系是冰点,最后她这个王妃还默默的离开了王府,他怎么还说得那么理所当然,好像她从未离开过王府,好像她在他房里过夜是极寻常之事,无怪乎那嬷嬷会吓着了。

  “王妃回府!”

  秦肃儿在轿里听到这么天外飞来一笔的绵长一唱,轿子停了下来。

  不一会儿,一只骨节分明的男性大手伸进轿里,她认出是萧凌雪的手,她把自己的手交给他,让他牵着她走出轿子。

  翼亲王府大门大开,府里上下由冯大总管领着一起恭敬的迎了出来,这已说明了她这个王妃由此时此刻开始,在府里地位不凡,甚至还呼风唤雨。

  房里的布置与昨日不同,大红色绣百子千孙的喜帐,还点了龙凤喜烛,柜上有一座白玉送子观音,桌上搁着一对以红绳系着的白玉盏,已斟好了酒水。

  萧凌雪欢喜得眉眼是笑意,他拿起两个酒盏,将其中一只送到秦肃儿手中,微微一笑。“第一回迎娶你时,我连这新房都没有进,这是我第一回喝交杯酒,也是此生汲有的一次。”

  “你还真是狠毒啊,洞房花烛夜,竟连新房也不进。”秦肃儿摇着头,自顾自地说道:“也是,想当初我初识你时,你也是一副目下无尘的样子,你这个不情愿的新郎,会这么对待不中意的新娘也在情理之中。”

  他举杯绕过她手臂,将她拉向自己,挑了挑眉。“小蝴蝶,你现在是在为她抱屈吗?”

  若是他和原主喝过交杯酒,又这样那样的过床单,只怕她也是会不是滋味的……不,恐怕不是不是滋味而已,她一定会很介意。

  寻常的洞房之夜,喝过了交杯酒,新郎就得出去敬酒了,可现在萧凌雪不必出去敬酒,也还没到掌灯时候,房里的氛围顿时暖昧起来。

  萧凌雪想到前儿夜里两人的亲密,顿时心旌摇曳,他向前一步将秦肃儿抱在怀里,深幽的眸子如火般炙热,低头便攫住了她的唇,他的舌灵活地在她嘴里横扫,霸道地撷取,暴风一般的吻着她。

  一等他的唇离开,她重重地喘息着。“你做什么?现在大白日的……”

  他看着她的目光益发热切,“大白日又如何?本王现在就要!”

  他一把抱起她往床上一放,两手撑在她身子两侧,目光如炬地注视着她。

  秦肃儿的心怦怦乱跳,嘴角轻翘,“你疯啦?”

  “我是疯了,为你而疯。”萧凌雪深深疑视着她,轻抚着她的发丝,毫不掩饰对她的爱意,“你这没心没肝的小东西,都不知道我昨夜有多想你,一个人孤枕难眠,辗转反侧,好不容易等到天亮,巴不得立即去把你接回来。”

  她吻上他的唇,轻声道:“以为我就没想你吗?”

  “肃儿……”他惊愕的望着她,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吻很是惊喜,还有几分受宠若惊,除了云峰山崖底那一次,这是她第一次对他这么主动。

  “叫我肃肃。”她纠正道:“以后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叫我肃肃。”

  萧凌雪笑了起来,温柔的用指腹轻轻摩挲眷她细嫩的脸颊,“那有什么问题,即便在人前,我也能叫你肃肃,从今尔后,都是你说了算。”

  “是吗?”秦肃儿眼眸转了转,眼底快速闪过一丝促狭的笑意。“那么,今日不要,明日再——”

  他食指按住了她的唇,饱含情欲的双眸锁着她。“唯独这个不能听你的,我等不到明日,也等不到晚一些,我现在就要。”

  秦肃儿再也没有说话的机会,因为他堵住了她的唇,与她的小舌热切纠缠,他挥手落下了红帐,手臂收紧,拉近两人的距离,他此时已是全身紧绷,恨不能把她吞进腹中。

  她被他坚硬的胸膛和紧绷的身躯包围着,早就明白了他的蓄势待发……不,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萧凌雪发烫的手,带着满腔的爱意褪去了她的衣衫,磨蹭之间,她也去拉扯他腰上的玉带,这举动令他更加激越,他受不了她这般撩拨,滚烫的唇落在她唇上,紧抱着身下他绽放的娇躯,他心口烫得厉害,急切地挺了进去……

  淋漓尽致的缠绵之后,萧凌雪将秦肃儿拥入怀里,喟叹道:“快点怀上我的孩子,那么你肯定就不能莫名其妙的回去了。”

  秦肃儿搂住他颈子,轻轻蹭一蹭他的脸,柔声道:“这里有你,我不会回去。”

  他的大手扣住她红细的腰,轻轻摩挲。“你保证?”

  她往他下巴和颈脖交界处亲了一口,将脸贴在他的胸膛,“我保证。”

  第二日,萧凌雪要带秦肃儿进宫给太后请安敬茶,润青很是紧张,说什么都要把她打扮一番,先是为她薄施粉黛,跟着一身银白色曳地长裙,衣袖和裙上用紫金丝绣着百蝶穿花图案,外套银白色锦缎小袄,边角缝制雪白色绒毛,穿起来保暖,看起来贵气之中带着几分俏皮,很适合她,像是特别为她量身打造一般,润青说是王爷命人送来的,让她一定要穿。

  秦肃儿一笑,百蝶穿花,把小蝴蝶绣在衣裙之上了,亏他想得出来。

  衣服和首饰都整齐了,珊瑚正要给她梳头时,多儿笑嘻嘻地从屏风另一头转了出来,曲膝一福。“婢嬷子给王妃请家,先前不知您是王妃,多有随便之处,请王妃恕罪。”

  “多儿!”秦肃儿见了她自然惊喜,“快不要这样弯着腿说话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多儿一脸的笑意。“王爷说王妃这儿人不多,让婢子过来伺候王妃。”

  秦肃儿如获至宝,“太好了,以后你就负责给我梳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