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天下医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八


  这赵姑娘真是傻了,他明提醒过她王妃是不能碰的,她偏生要招惹,这下惹怒了爷,肯定要送她走了。

  秦肃儿有些惊疑,萧凌雪怎么讲话这么凶残啊?原来他还有这样冷酷无情的一面。

  赵于婳脸色惨白、双目通红,她抖着身子说道:“萧凌雪,你这样欺侮我一个弱女子,我到阴曹地府跟我哥哥告状去!”丢下话,她转身冲了出去。

  喜鹊慌忙跟了上去。

  两人一走,秦肃儿便去拉住萧凌雪的袖子,看着风尘仆仆的他,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会提前回来?”

  萧凌雪绷着脸。“有人送信给我,信上说你偷人,让我这个点到瑞草院看分明,我便知道你一定着了人家的道了,急着回来,皇上见我心急,便将汗血宝马借给我。”

  秦肃儿叹为观止。“看来赵姑娘的本事真不小,既让人到太医院传话,又能把信送到你手里,她这些年也算在京城耕耘有成了。”

  萧凌雪好气又好笑。“说什么胡话,她这算什么本事,一个姑娘家,手段如此阴险,成安若地下有知,肯定要伤怀了。”

  见他们小别胜新婚,没有消停的样子,韩青衣咳了声。“王爷、王妃,那姑娘可能会寻短。”

  秦肃儿一凛,想到赵于婳说要去阴曹地府找她哥哥告状……“不好!咱们快去看看!”

  几个人匆匆到了赵于婳的院子,便听到喜鹊呼天抢地的喊救命。

  秦肃儿一马当先冲进房里,就见赵于婳悬梁上吊,她急得大喊,“快!快想力法把她弄下来。”

  萧凌雪暗嚣一发,那白绫一断,他一起一落,将赵于婳抱着旋转落下,平放在地上,这一招轻功太唯美了,看得秦肃儿两眼发直。

  喜鹊呜呜咽咽的在她鼻前一摸,哭得更凄惨了,“没气了!没气了!”

  “我来!”秦肃儿把哭哭啼啼的喜鹊推开,把赵于婳的身子弄平,她跑在赵于婳的肩膀旁,立刻做心肺复苏术。

  她双手互扣,规律疾速又不断的在赵于婳胸口按压,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凌宝期期艾艾地道:“赵、赵姑娘都死了,王、王妃这是在死人身上做、做什么?”

  秦肃儿充耳不闻,她集中精神,以每分钟从八十到一百次的速率,重复按摩十五次就变施两次人工呼吸的循环,努力要把赵于婳救回来。

  “王、王妃这是在做、做什么?”见秦肃儿然亲吻一个死人的嘴,凌宝惊得身子摇摇晃晃的,他用力捏自己的脸,他看到的一定不是真的,一定是幻象。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赵于婳真的活过来了,她有了气息,还睁开了眼皮子。

  韩青衣极受震撼。“这、这是什么……我是说,你是怎么救活她的?”

  他太惊讶了,以致于忘了上下奠卑的称谓。

  秦肃儿笑了笑。“这叫心肺复庭术,不难学,我明日便可教你,你若想学,得空到惠仁堂找我。”

  韩青衣有些语无伦次的道:“是……我……下官、下官明白。”

  赵于婳醒来之后,不断悲怆的喊着,“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要救我?让我死!让我死……我要去找我哥哥……”

  萧凌雪并不理会,沉声吩咐凌宝,“派几个人看着赵姑娘,天一亮就护送赵姑娘去梅州,若在回到梅州之前赵姑娘有什么三长两短,本王唯你是问!一将赵姑娘送到梅州,你们立即回来,届时赵姑娘要死要活,与翼亲王府没有任何干系。”

  他这话是说给赵于婳听的,意思就是,要死回你家去,不要死在我府里,他很明白,到了梅州,他不在那里,她也不会作戏了。

  “走吧!”萧凌雪拽了秦肃儿的手。“我有好多话要对你说,咱们回房去。”

  见他们竟然都不理她了,全部出了房门,赵于婳气得哭了出来,竟是腿一抬,脱下自个儿的绣花鞋用力丢向房门,悲愤的喊道:“萧凌雪!我恨你!”

  走了几步的秦肃儿压低声音说道:“她说恨你。”

  “听到了。”萧凌雪眼也不眨,“由着她恨好了,与我何干?”

  萧凌雪紧张的看着她。“怎么了?”

  她拍拍胸口,“没什么,可能是晚上吃太多了。”

  他心头一跳,将她搂紧了些,在她耳边道:“小蝴蝶,你是不是有了身孕,自个儿不知道。”

  秦肃儿斩钉截铁的摇头。“不可能,我自己就是大夫,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凌雪一只手紧紧搂着她的腰,心中柔情一荡。“不是有句话说医者不能自医,你又不能为自己诊脉。”他要做爹了,他一定是要做爹了!

  “我说了不是……”

  萧凌雪却是说什么都不信,“凌宝!速去请太医!”

  凌宝在后头陪笑道,“爷,韩大人便是太医。”

  萧凌雪撇了撇唇。“他不是妇科圣手,去请妇科圣手过来。”

  其实他有私心,他对韩青衣还是有芥蒂,不想自个儿骨肉的喜脉是从韩青衣手上诊出来的,也不愿意他跟去他们的寝房。

  “唉,你逼得我不得不说话了。”秦肃儿叹了口气,踮起脚尖在他耳边小声地说道:“我癸水来了。”

  萧凌雪嘴角一抽,蹙眉道:“夜已深,凌宝,送韩大人出去。”

  凌宝陪小心道:“那太医……”

  萧凌雪闷声道:“不必请了。”

  凌宝领着韩青衣岀去,待两人走远,消失成黑点,萧凌雪这才失落地道:“那么今晚岂不是不能行房了?”做不成爹,连行房都不能,双重苦闷。

  秦肃儿回眸对他一笑,眸里好似盛满了星光,“怎么不能?咱们回房去,小蝴蝶伺候小阿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