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怒汉勇出击 >
十一


  如果被黄若杰给听到就糟了,她那么强,一定会来找自己单挑的。

  “怕什么?”何欣晓睫毛闪了闪,鬼鬼祟祟地挽住芷丞肩头。“我告诉你,老师一直在看你哦!”

  “你不要乱讲。”芷丞又涨红了脸。

  “我是说真的,不信你自己看。”何欣晓笑意更浓了。“我觉得老师好像很欣赏你耶!他连黄若杰都不看,就看你一个人。”

  “欣晓!”芷丞急了。

  “好,不说了。”何欣晓笑眯眯地。“那你待会下课要请我吃香草冰淇淋。”

  “好!”要她请龙虾大餐都可以,只要欣晓别再口无遮拦就行了。“陈米华也要。”欣晓得寸进尺地说。

  ”陈米华也要?为什么?”芷丞睁大眼睛望着何欣晓,不是她小器不想请陈米华,而是他想不通这时候为什么要扯上陈米华?

  “废话!”何欣晓拍她一记。“我们是候补铁三角嘛!怎么可以少了他呢?”

  小心翼翼地拿着两支随时会融化的香草冰淇淋,芷丞只好把画纸卷成筒状夹在腋下,那模样说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说有多难看也有多难看。

  欣晓实在大会为难人了,她非但指定要在教室吃,还指定要这种脆皮的高塔冰淇淋,太阳这么大,今天又猛刮西北风的,等她拿回教室恐怕也融化了吧!

  “小心…小心…”她不停地叮咛着自己,唯恐一个不小心绊倒了会更滑稽,她已经是候补铁三角之一了,千万不能再被冠上什么不伦不类的称号,那真是生不如死。

  但是,就在她从学生餐厅走出来,穿过了一半树林的时候,她踢到了颗小石子,脚步踉跄了一下,身体不由自主地住前栽,没跌倒,冰淇淋也没掉,但是夹在她腋下的那张画纸却飞了。

  “老天!”芷丞连忙紧抓着两支冰淇淋追上去,那张画绝不能给别人看到,否则她的暗恋记事就曝光了。

  她追着被风同起的画,追到了树林尽头,蓦然地,她停住了脚步,脸颊一片臊热,那红润从她颊达一直蔓延到她的眼角眉梢。她觉得自己的呼吸停止了,血液也凝结住了,她只能怪怪地,不知所措地望着前方那个高大的人影。

  严怒正拿着她的画在研判她,他挑着眉毛。看不出他对这幅画有什么感想和评论。

  似乎发现有人在看他,严怒粗率的抬起眼,接触到一副娇柔羞怯的表情和一双盛着半忧半喜的眸子。

  不知道怎么搞地,这样的一对眼眸让他有点张口结舌,好像胸口被什么物品猛烈地撞击,看起来实在,她诱人而又胆怯。

  “你的?”他扬扬手中的画纸。

  芷丞点点头,脸更红了,她画的是他阿!

  完了,她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一定很可笑,头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额上沁着小汗珠,手里还紧抓着两枝冰淇淋不放,像透了一个想要假扮淑女的贪吃鬼。

  “静物素描呀!”他随口问着,决定抛掉那份莫名其妙的悸动。

  她懊恼地站在那儿,抬起那长长的睫毛直望着他,不敢相信他会认不出来画中的人是他。

  静物素描?老天,她画得有那么糟吗?

  “画得不错。”严怒胡乱说着,在考虑要怎么把画纸还给她。

  “谢谢。”芷丞咬着下唇低低地回答,瞬间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严怒的赞美太伤她的心了,他都认不出来画的是谁了还称赞她?他还真是个童子军哪!

  “我好热。”说完,他粗鲁地从她手中夺走一支冰淇淋,然后把画纸塞到她手里,一个大步走了。

  目送着严怒急急走掉的背影,她先是松了口气,随后又有些失落,毕竟能跟他单独相处是很难得的。

  而原来,这样火爆的鲁男子也有细心的一面可!

  望着手中的画纸,芷丞开始感谢起欣晓叫她来买冰淇淋了。

  “小姐,鸡排怎么只吃了三分之一呢?是不是不合你的胃口?”纪宅的管家高姨边将餐后甜点上桌,边问她那胃口小的像蚂蚁的小主人。

  “不,这鸡排很好吃。”芷丞困难地又吞下一口香酥鸡排肉,眼见盘中还有一大半待吃,她突然觉得胸口一阵闷。

  高姨满意地点点头,平时不怎么有笑容的方脸上微微扬起一抹笑。“既然好吃,就请小姐全部吃完,否则先生可是全怪罪我们下人的哦!”

  芷丞皱着眉头。“高姨,这太多了,我实在吃不完,你跟我一起吃好不好?要不然叫高大哥也来吃……”

  “小姐!”高姨的声音严厉了起来。

  “哦,好吧、好吧!你别生气,我知道了,我会全部吃完它的。”芷丞投降了,只要高姨的脸色阴郁起来,她就知道自己必须乖乖听话,否则这一幕一定会传到爸爸的耳朵里去。

  这几乎是每天在纪公馆必定上演的戏码,长型餐桌上往往都只有芷丞一个人在用餐,她的父亲纪淇秦游走世界各国难得回家,平时只有管家和佣人与她作伴,幸好高驭也住在这个家里,否则她真要被这股窒人的气息给闷死了。

  “小姐,你身体不好,如果再不多吃些有营养的东西,以后想补就来不及了,你还要嫁人呢!”高姨语重心长地说。

  “我知道你关心我,高姨。”芷丞低垂着头,哽咽了一下,一颗晶莹的泪珠就滚到饭碗里去了。

  ‘哎呀小姐!你怎么哭了?”高姨急忙抽出面纸帮她擦用。“我可不是在责备你呀!”

  “我知道。”她吸了口气,强忍着不再让眼泪掉下来,那会吓坏高姨的。

  她完全知道高姨之所以这样督促她是在尽当管家的责任罢了,她只是伤怀,为什么这时候在自己身旁叮咛着她的不是她的母亲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