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怒汉勇出击 >
二十三


  面对芷丞连串好奇宝宝式的问题,严想笑了,从来没有女生问他这些问题,也从来没有女生对这些事情感到兴趣。

  于是他不厌其烦地回答了她所有的问题,他每回答一个问题之后,她脸上那又惊讶又佩服的表情令他获得了很大的满足感。

  就这样,他谈他每一次随警队去抓犯人的实际经过,她则从头到尾一脸的崇拜,听得津津有味。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等他们离开“布阿特”的时候,已经是夜晚十点多了。

  “我送你回家。”适才愉快的气氛延续着,严怒很自然地一出餐厅就替她拿书包,“你装什么那么重?”他皱皱眉问。

  这书包对他是构不成什么重量,可是对个子小小的她来说,背个这么重的书包无疑是很大的负担。

  “都是课本。”芷丞脸红了红,其实是她太紧张了,每天都怕带错课本,因此把每本书都带齐了。

  “一年级的课这么重呀?”他随口说着。

  还怪人家的书包重呢!其实三年级的课更重,只是严怒忘了他的书每天都堆在教室桌子底下的秘密夹层里没带回家,所以他的书包才会那么轻。

  两人在晚风中并肩走着,为了避免她像上次一样跌倒,他牵着她的手走。

  这一次她柔若无骨的小手给他的感触更深了,小小的,就像随时会融化在他身体里一样,而她身上少女的馨香也不时传入他的鼻息之中,那股女性特有的温柔久久不散。

  芷丞的家不远,他们散步不到三十分钟就到了。

  在她家门口,严怒把书包交还给她。

  “谢谢你送我回来。”她小小声地说。

  芷丞知道自己的脸一定烧红了,而人面对面站着,靠得这么近,她胸口急速的心跳根本无法平息,对他心神荡漾的情怀似乎更严重了。

  “进去吧!”他用少有的柔和语气催她,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他怎么没加个“妈的”?

  这个夜晚就像是被魔杖点过似地,他从来没有一次讲那么多话过,而且还是和一个与他称不上熟的女生。

  “那——再见!”说完,芷丞突然踮起了脚尖,轻轻在严怒颊上印了个淡如轻风的吻,没敢再看他一眼,她匆匆地由自动门旁的小门跑过去了。

  她很快地穿过花园,按铃,仆人一脸惊讶地来开门后,她二话不说地奔进屋里去,门板很快地关上了,一切的动作都显得很慌忙,正表达出她心中的心慌意乱。

  严怒在大门外望着芷丞小巧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内,那轻轻柔柔的吻。好似一记春风,无声无息无预警地进驻他严峻的心底。

  第六章

  十月里凉意不深,天高气爽的午后、天际飘浮的白云看起来是悠闲的,室内不时吹来几许随柔风而进的花柏和青草香,轻缓摇曳着的红叶更添几许秋日气息。

  纱纱奋力地洗了一大盘水果,几个人正围在小会议桌旁吃得不亦乐乎,至于这个时间是不是应该去教室上课的问题嘛,则暂时没有人想去甩它。

  “这芭乐又甜又脆、又有水份又不干,哇!纱纱,想不到你不只煮茶一流,就连选水果也是一流的高呀!”伍恶笑眯眯地揽了纱纱肩膀一下,美其名为哥儿们的示好,说穿了是乘机吃豆腐。

  “没有啦,没有啦!你喜欢吃就好。”纱纱连忙躲开伍恶的魔掌,她虽然是在笑,可是谁也着得出来那是很害怕再被伍恶碰到的僵笑。

  “唉!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想坐这里。”章狂突然拿了把椅子,一屁股坐到伍恶和纱纱中间去。

  “这里很挤耶!狂,你回去坐好啦!坐这里你会发育不良哦!”伍恶一脸好心地劝他的同伴,顺便把一片苹果丢进他同伴的嘴里,给这个蓄意的破坏者一个甜头吃,他非常懂得行贿是自古以往最有效的方法。

  章狂动也不动地咀嚼那片苹果,似乎颇为满意苹果的青脆。“今天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很想发育不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