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怒汉勇出击 >
四十三


  “芷丞……”高驭失神地看着她那如惊弓之鸟的动作。

  “对不起,高大哥,我想睡了。”芷丞的声音由被子底下闷闷地传出、“麻烦你帮我关上门。”

  然后她静静地蜷缩在被子里,动也不敢动,连半点声音都不敢发出。

  接着,她听到高驭浓浓的叹息声,听到他离开床沿的声音,听到他帮她关了灯的声音,听到他离开房间的声音,四周恢复一片寂静,只剩刚下起的小雨滴滴地敲着窗棂。

  她把被子拉了下来,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甜蜜的帛琉之行、回国后严怒的疏离、运动会的长跑,餐厅的意外、黄若杰的受伤、严怒的残酷、高驭的示爱……这一切不过是短短两个月之内的事。

  她的头似乎烧得更厉害,而脑中那一团紊乱也更理不清了。

  咖啡香四溢的学生会里,几个校刊社的女孩子正缠着殷邪做访问,纱纱好脾气地帮她们准备点心,好脾气地一并被捉进去做访问。

  “学姐,你这样不累吗?”小学妹扬扬眉梢。“又要上课又要做这些杂事,学姐,你好可怜。”

  纱纱连忙摇头澄清。“不会、不会,一点都不累。”开玩笑,什么叫累?只要每天能看到她心目中的神,累死她也甘心。

  “学姐,听说你每天都要帮全校女生和校外女生传上百封的信给学生会的学长们,是不是真的?”小学妹

  又问了个问题。

  “嗯!”纱纱含蓄地微笑。“现在的人都很喜欢写信。”

  “学姐,那你在这里工作那么久了,有没有喜欢上哪一位学长?一定有吧!没有的话,你不可能做这么久。”小学妹以专业的记者姿态盯着她,一脸的“你不要骗我哦”。

  “这个……嘿嘿……哈哈……嗯嗯……”纱纱支吾其辞着,她们怎么可以问这种问题嘛!太露骨了。

  “各位学妹,我突然想到餐厅里去吃午餐,你们要不要一起去呢?”殷邪微笑着问。

  “要!当然要!”女孩子们立即兴奋地尖叫。

  “那我们走吧!”殷邪起身,从他的角度刚好可见纱纱那松了口气的可爱脸庞,他再度微微一笑。

  于是她们众星拱月般地簇拥着殷邪离开,霎时间学生会又安静了下来,纱纱看了看表,都快十二点了,想必其他人也该回来吃饭喽!

  才在这么想呢,严怒就第一个回来了。

  “怒!”她快乐地打招呼,托江忍指导的福,她这次考试考得不错,因此心情很好。

  “嗯。”严怒草率地点点头,把课本往自己桌上一丢,坐了下来,准备好好吃顿饭,早上也没吃,他饿死了。

  视线才一接触到桌面的便当盒,他便呆住了,心脏猛然一拍,这不是纱纱平常惯用的便当盒,难道是……

  他已经好几天不见芷丞了,据恶的属下回报,芷丞那天就像个游魂似地走遍了大街小巷,才带着一种近乎绝望的疲累回家。

  他的心,为此抽搐了好久。

  她太傻气了,也太不会照顾自己了,那么冷的天气里,她不知道那很容易生病的吗?明知道自己身体不好,却这样不爱惜自己……

  “纱纱,有什么人来过吗?”他瞪着便当盒问。

  “有呀!”纱纱心无城府地一笑,问到这个,她就太感谢邪了,还好他帮她解围,不然那些学妹可能会问到她死为止。

  严怒猛然一震,声音哑哑的、干干的。“什么人来过?”

  纱纱一边冲茶、一边笑容可掬地说:“就是那些校刊社的学妹嘛!她们缠着邪去餐厅了,哦,对了,我今天做了你最喜欢吃的威小卷哦!”

  他眉心蹙了起来。“这便当是你做的?”

  “是呀!”纱纱倒了杯刚冲好的热茶放到严怒桌上。“有什么不对吗?”

  他顿了顿,“便当盒……”

  “哦!这个呀!”纱纱骄傲地笑了。“新的便当盒很漂亮吧!哈哈,我昨天去超市买的,现在在特价哟!我一次买了十一个,我爸、我妈、我哥、我姐、我自己、你们五个啦,另外还有家倩的,买这么多再另外打折……呀,狂,你回来啦,快点来吃饭吧!”

  她又快乐地去招呼章狂了。

  严怒死命地瞪着那个便当盒,感觉像是被自己给耍了,妈的!他在期待什么?

  叩了叩门之后,严怒笔直地走进了病房。

  “学长!”黄若杰欣喜地放下手中的书,自从她受伤之后,严怒几乎天天都来看她,这次真是因祸得福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