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亲亲搭错线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低头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又看了看手中的手机,这才失笑的摇了摇头,感觉有些自嘲又有些不可思议。

  他竟然陪一个只见过一次,毫无利害关系,而且还连两晚都喝得醉醺醺的酒鬼女人讲电话讲了一个多小时,他是怎么了?这实在一点也不像他的作风。

  回想昨晚那女人寻死觅活的模样,他便有一种“这种疯女人少惹为妙”的感受,因为太恐怖了。

  可是想到她在车里呓语的那句话,再加上她刚才吐的那堆苦水,他又觉得她笨得让人心疼。

  也因此,他刚才才会没直接挂断她的电话,还耐心听她诉苦吧?

  为了迎合那男人的喜好,她对他百依百顺、逆来顺受,还为他学做菜、下厨,整理家务,任劳任怨。这样一个宜室宜家的女人,竟然还会被男朋友抛弃,她那个男朋友是不是最近发生过车祸,脑袋被撞坏了?

  她的长相虽算不上美女,但也算是个清秀佳人,只是有点矮而已,到他肩膀的高度,大概不足一百六吧。不过俗话也说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总之,条件放宽些,这个女人也算是内外兼具,真不知道她的男朋友对她有哪点不满?若是他的话

  思绪猛然一顿,他被自己突如其来的假设吓了一跳。

  若是他的话……他怎么会这样想呢?难道他对那女人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不成?

  辜靖玄摇了摇头,觉得不可能。他和那女人只见过一次,而且那唯一的一次她还丑态百出,毫无形象可言,他又怎么会对她有感觉?若真有感觉,那就叫做“一见钟情”了。

  对一个喝得醉醺醺,为感情寻死觅活,丑态百出的女人一见钟情?

  抱歉,他的脑袋没问题好吗!

  如果真要说,他对她只有一点同情、一点好奇,还有就是一种深入他骨髓中同病相怜的感觉,如此而已。

  陌生人先生?

  她说的没错,他们俩的确是陌生人,就像不经意交叉的两条直线,在不经意的交会过后只会愈离愈远,从此再无交集的可能。

  轻吐一口气,他摇了摇头,不再费神想这些无聊事,将心思投入工作中。

  刚才浪费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看样子他今晚不工作到两点,事情根本就做不完。

  工作吧,专心工作。

  加油!

  谢欣欣上班的公司被旧老板卖给新老板,不知不觉已过了一个多月。

  这段期间里,她因为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中,每天都浑浑噩噩的上下班,所以对此事的感受度极淡。但公司里的同事们可就不一样了,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来上班,就怕工作朝不保夕,明天就会变成失业一族。

  一天度过一天,转眼间已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大伙从一开始的忐忑不安、兢兢业业,到逐渐麻木、放松了紧张与忧心,开始觉得新老板绝对是个好人,不会拿他们这些无辜的小员工们开刀,赶尽杀绝。

  为此,大家还一起买了珍珠奶茶来庆祝,结果珍奶才刚喝完,总公司就派人来找他们一个个约谈,说是为了将他们并入总公司职务的分派所需,但实际上,谁知道他们到底想做什么?这下,大伙顿时全都再度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谢欣欣直到此时此刻才真正感受到有可能会失业的危机感,并且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做“祸不单行”。

  新的一年才过几个月而已,她就先失恋,而后跟着极可能失业。她今年难道是犯太岁了不成,要不然怎么会这么衰,诸事不顺?

  “碧芬,总公司来了什么人?来了几个?看起来怎么样?好不好相处,凶不凶?”她将坐隔壁的李碧芬拉过来问,因为方才她刚好去了趟厕所,所以没看见来人。

  “不凶,但一副刽子手的脸。”李碧芬一脸欲哭无泪的看着她说。

  “什么意思?”她愣了一下。

  “冷漠无情,杀人不眨眼的意思。”

  谢欣欣顿时无言以对,半晌后才呐呐地说:“意思就是我们凶多吉少了?”

  “嗯。”李碧芬沉重的点头。

  “怎么会?一谢欣欣万分郁闷。

  “所以我当初才说为了以防万一,最好还是先找工作,你没找吗?”

  她摇摇头。

  “后悔莫及了吧?”

  她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便听见后方传来这么一句——“谢欣欣,轮你了。”

  “轮我去送死了。”她对李碧芬说,接着要死不活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朝暂时成为面谈室的会议室走了过去。

  她站在会议室门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挺直腰杆,然后才伸手敲门,推门而入。

  走进会议室后,她反手将门关上,转身便看见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背对着入口的方向,站在窗户前一动也不动的,而另一个男人则坐在会议桌前,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说:“请坐。”

  虽然她有点好奇站在窗户前的男人在看什么——因为据她所知,那片窗户外除了一片丑陋的屋顶,什么也没有,不知道是什么能让这位男士看得如此专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