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亲亲搭错线 > 上一页    下一页


  于私,她也只能往自己是否有得罪他、他想藉机报复这方面去想,根本不敢往好的方面想。可是她想来想去,还是没能想出自己到底对他做了什么错事,让他不惜公私不分的将她调派到他身边来恶整。

  不对,虽然她和他不熟,只接触过两次而已,但是从那两次的情况看来,他一点也不像是个小心眼的坏人呀,所以他突然钦点她做他的助理,难道根本就不是为了报复她那两次的发酒疯,而是为了要帮她吗?

  因为协理都开口钦点她为助理了,总公司即使想将擎达所有员工资遣解雇,也没人敢动她。

  会是这样吗?

  她的心突然一阵狂跳,似感谢、似激动,又似……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只想到“天无绝人之路”,当初拨错手机号码拨得实在是太好了!

  不过这一切全是她自己想的,真实情况到底为何也不知道,如果他真是居心不良的话,那……不会,应该不会……

  就在她的心情忽喜忽悲、反反覆覆、忐忑难安之际,前去面谈的李碧芬回来了。

  “碧芬,怎么样?”她迫不及待的抓着她问道。

  “紧张死了。”

  “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说结果。”

  “什么结果?面谈后的结果?”

  她用力的点头。

  “结果不是要等公司公告吗?难道你已经知道自己会被转调到哪个部门了?”李碧芬好奇的看着她问。

  她一僵,立刻用力的摇头。她不是笨蛋,怎么可能在明知大家都不知道结果的情况下,突显自己的不同,况且她还不确定那个结果是真是假——因为还没看到公告,也不确定那个结果的结局是悲是喜,所以暂时还是当作什么都不知道比较好。

  “不管被调到哪个部门都比被解雇失业的好。”李碧芬叹息的说。“比较难过的是,大家在一间办公室里工作了这么久,现在却得分开,让人有点舍不得。”

  “至少还在同一间公司上班,中午还能一起吃饭。”谢欣欣安慰着。

  “这样说也对。没鱼虾也好,聊胜于无。”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过了三天。

  在这三天里,总公司派了一个团队过来接收、交接他们手上的工作。在星期五下班前一个小时,一张公告出现在大家的E-mail中,然后被人印出贴到公布栏上。

  大伙被调派到哪个单位、哪个职位全都一目了然,有人欢喜有人忧,还有一堆人充满了怀疑与好奇,针对的是谢欣欣名字下她所调派的那个单位——协理室?!

  “欣欣,你怎么会被调到协理室?”李碧芬双眼圆瞠的看着她。

  她露出一脸自己也不清楚又莫名其妙的表情,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协理耶,总裁、总经理、协理……天啊,谢欣欣,你升官了,要请客!”有人大叫道。

  “请客,请客,请客……”四周顿时响起一片起哄声。

  谢欣欣满脸黑线。

  “拜托,你们谁知道协理长得是圆是扁、好不好相处?说不定我之所以会被调到那里去,是去当炮灰的,否则这种差事哪轮得到我们这些被并购公司的附带职员?”她苦着脸,环视着眼前的每一位同事说:“如果我只待了三天就被公司Fire掉的话,你们要不要轮流资助我餐费,免得我在找到新工作之前饿死?”

  “你干么讲得这么可怜?”有同事说。

  “我说的是真的,到时候愿意资助我的人,我今天请他吃饭。”她说,结果大伙一片沉静之后,纷纷将注意力转回公告上,研究其他同事们的去向。

  谢欣欣露出失望烦恼的表情,心里却得意得不得了。

  哼,想白吃我一顿?门儿都没有!

  如果她是真的升官发财了,请大伙吃一顿OK,问题是她此去是生是死都不确定,为何要在临行之前还被大伙宰一顿?没道理。

  “欣欣,你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调到协理室吗?”李碧芬悄悄问她。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调到总务部吗?”她不答反问。

  李碧芬摇头,她原来是做采购的。

  “所以呀,我又怎么会知道上面的人脑袋在想什么呢?”她叹息道,真的不知道那位陌生人——不是,应该叫协理才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竟然真的将她调到他那儿去。到底想做什么呀?

  “你也不必太担心,有道是船到桥头自然直。”看她眉头深锁的模样,李碧芬忍不住柔声安慰她。“如果那个协理真那么难相处,让你失业的话,那……好吧,在你找到新的工作之前就到我家吃饭吧,我想家里多一个人吃饭我还负担得起。”

  “碧芬!”谢欣欣激动的扑向她,给了她一个大熊抱,因为她压根没想过碧芬会这样说,她真的好感动。“碧芬,我爱你!我好爱你喔!”

  “好了,你少恶心了,快点放开我。”李碧芬挣扎道。

  “如果我能在那里平安无事的落脚,我一定会请你吃大餐。”她发誓道。

  “你说的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