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亲亲搭错线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嗯,我说的。”她用力的点头。“所以,帮我祈祷吧。”

  “为了大餐,我会的。”

  周末一晃眼就过,来到了星期一。

  谢欣欣比往常还要早起床,早出门,然后提早了二十分钟到达总公司。

  她原以为自己会是最早到的一个,没想到却在一楼大厅中看到好几个比她还要早到的同事,看样子和她一样为了新工作、新职务忐忑不安的人真的不少。

  八点半整,他们一群人被带进了会议室,不一会儿,各部门便派人前来认领。

  前来认领她的是一个冰山美人,不苟言笑型的套装美女,从头到尾就说了一句“跟我来”,然后把她带到协理室里的一个办公座位上,再拿了一本公司规章给她,说句“你先看这个”之后就不见踪影。

  不知道是不是她太敏感了,总觉得那个套装美女对她好像有点敌意,又有些瞧不起、鄙视她的感觉……很矛盾吧?但偏偏那个女人就是给她这种矛盾的感觉。

  偌大的协理室里只有她一个人,谢欣欣带着“山中无老虎,猴子当大王”的心态起身离开座位,在办公室里兜了一圈,然后发现一件事,那就是她的办公桌与这间协理室格格不入,一整个很突兀又破坏美观。

  所以,她这张座位是临时添加的?她这个“协理助理”一职也是无中生有,突然冒出来的?这下她完全懂了,难怪那个套装美女会不屑她了,八成以为她是走后门、搞特权进来的。这真是天大的误会啊!

  但回头想想,如果她当初没有打错电话,没有和协理大人有那一面之缘的话,她现在还会站在这里吗?一个字,难。

  想到这,她不由自主的又开始胡乱猜测协理到底在想什么或计划什么?

  喀。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把她吓了一大跳,赶紧从还没坐热的椅子上站起来。她好庆幸自己已经回到座位上了,不然被撞见她一个人不规矩的在办公室里乱逛乱看那就惨了。

  辜靖玄随手关上办公室的门,然后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才开口对她说:“坐下来吧。”

  “为什么?”谢欣欣直觉的脱口问道,没有坐下。

  “坐下再说。”

  她皱了皱眉才坐下来,随即迫不及待的催促他说:“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你想知道什么?”他问。

  “为什么你要我做你的助理?这个职位是不是新增加的,以前根本就没有协理助理这个职缺?”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问道。

  “对。”

  “为什么是我?”

  “公司原本的确没有协理助理这个职位,但我的工作太多,需要一位助理是事实,公司也同意了。”他从容解释,然后目光有些深不可测的看着她说:“至于为什么选你,于公于私都有,你想知道哪一个?”

  “我两个都想知道。”她毫不犹豫地回答。

  “好,不过你若知道于私的理由后,就得成为我的人。”

  “啊?”她一呆,整张脸无法克制的涨红了起来,又羞又怒的对着他吼道:“你这个人……你、你怎么可以……我……我真的看不出来,你……你……”

  “你是不是想歪了?”看她结巴了一阵子,他才突然开口,“我说的‘成为我的人’,指的是在公司里成为我的人。”

  “啊?”她呆愕的看着他,一张脸顿时涨成猪肝色,红到快滴血了。“在、在公司里?”她呐呐的问。

  “对,在公司里。”辜靖玄点头道,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哈、哈哈。”她只能干笑两声,糗到都快要死掉了。呜~是她思想不正、脑袋不洁,太丢脸了啦!

  “考虑得如何,愿意成为我的人吗?”

  “我愿意。”她立刻答道。都在他手下工作了,不成为他的人不是找死吗?她还不想死。

  “既然愿意,那么我现在说的话你要听仔细。”

  “是。”她连忙摆出一脸听话的认真表情。

  “你是我的助理,主要的工作就是协助我,自然会对我所做的事以及决定了若指掌。我要你发誓不许对任何人提及工作上的任何事,即使是公司的总经理,甚至是总裁问起,你都只能选择性的回答,不能据实以报。你做得到吗?”他严肃的问。

  “我要怎么知道可以说的是什么,不可以说的又是什么?”

  “我会告诉你。”

  “如果被总裁或总经理知道我不诚实的话,那我该怎么办?”

  “你只需要坚持,坚决说不知道,不承认就行了。”

  “如果有一天我被他们人赃俱获、罪证确凿抓到的话,那该怎么办?是不是就会失去这一份工作了?”她看着他,想知道自己是不是横竖都得死,只是早死晚死的差别而已。

  “若是真让他们人赃俱获,脱不了身的话,就把责任推到我身上,说是我的主意,与你无关。”他直视着她说,一顿后,又向她发誓般的保证道:“只要我仍坐在这个位置上,对公司的决策还有一点影响力,你就永远不会失去这份工作。”

  “你保证?”她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他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