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亲亲搭错线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我保证。”他斩钉截铁的回答。

  她眉头紧蹙的沉默了一下,开口对他说:“即使如此我还是无法做决定。”

  “为什么?”他问她。

  “因为听起来,你好像想背着公司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否则又怎么需要瞒骗高层?”她微顿了一下,然后眯眼问道:“你是别间公司派来的间谍吗?”

  “不是。”他回答。

  她露出一副极度怀疑与不信的样子。

  “这间公司的创办人是我父亲。”他平静的说。

  她倏然瞠大双眼,露出一脸意想不到的表情脱口问道:“真的吗?”

  “我没必要骗你,就算要骗也不可能会用这种随时都可能被人揭穿的谎话。”

  “如果真是这样,那你为什么——”

  “现在的总裁是我继母,总经理是她的情夫。”他突然又做了爆炸性发言。

  “啊?!”她一整个傻眼,张口结舌的看着他,没想到他竟会把这种私密的事告诉她。

  “我的父亲非常信任我继母,但她却背叛了他。如果只是变心我可以理解,毕竟她还年轻,要她待在一个长年卧病在床的老人身边,对她是不公平的。但是她真的不应该让野心扩及到公司,企图霸占它,这点我无法原谅。”辜靖玄说着,不自觉的握紧拳头。

  “所以你要与他们对抗?”

  “不是对抗,而是要拿回属于辜家、属于我的一切,让一切回归正轨。”他告诉她。“公司有一半以上的人是支持我的,只要我能拿出一个让人心服口服,证明我有能力经营这间公司的成绩,他们便会全力助我登上总经理,甚至总裁的位置,掌握公司实权。这才是我要的。”

  说完,他没再开口,办公室也因此而陷入一片沉默之中。

  谢欣欣有些震惊,没想到这些像是连续剧里发生的事,也会在现实中发生,而且还莫名其妙的想把她也扯进剧中,这感觉真是太奇怪了。

  “为什么你要跟我说这些事?为什么是我?如果你想要的话,能帮你、愿意帮你的人应该有很多不是吗?为什么你要选我当你的助理,还跟我说了这么多?”她忍不住开口问他,只觉得愈想愈奇怪,愈想愈迷惑不解。

  “因为我无法确认谁可以信任,谁又是我继母他们派来监视我的人。”他沉默的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才缓缓的回答。

  谢欣欣突然有点同情他。不知道谁可信、谁不可信,这种猜疑的生活很辛苦、很痛苦吧?不过——

  “那你又为何觉得我可以信任,不是他们派来监视你的人?”

  “我想,他们应该不会派一个会酗酒,酒后还会乱打电话吐真言的人来监视我。”他微笑道。

  谢欣欣顿时无言以对,只想揍人。这家伙实在是太欠揍了,哪壶不开提哪壶呀!而且还敢笑,他是纯粹把她当笑话看吧?太可恶了!

  “怎么样,决定了吗?”

  “我——”她毫不迟疑的想开口拒绝,却让他打断。

  “等一下,薪水还没告诉你。”他的笑意加深,“协理助理月薪三万五,还可报加班费。因为我经常加班的关系,身为助理的你自然也得跟着,所以每月你基本都可以领到四万二、四万三,甚至更多。”

  谢欣欣的口水差点没流下来,四万二、四万三……甚至更多?!天啊!比她之前的薪水多了将近一万五耶……

  “怎么样,决定好了吗?”

  “好,我接受。”她深吸一口气,毅然答道。为了那四万多的薪水,她决定拚了!

  成了协理助理后,谢欣欣这才发现辜靖玄说他常加班是骗人的,他根本就不是常加班,而是每天加班,连星期六、星期日都没有放过。

  第一个月的薪水,她足足领了四万七千元,高兴之余也觉得好累,因为连续一个月没有休假的上班真的会让人神经紧绷到一个不行,即使身体不累,精神也累毙?”。

  也因此,她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她的协理上司,想他到底连续工作了多久,有多久没有放自己一天假,好好休息了?

  连续一个月,每天超过十二个小时的相处,她对他愈来愈了解,对他家的事也知道了不少。

  公司创办人,也就是他的父亲,在妻子意外过世之后,因工作繁忙、儿子年纪又小的关系,便续弦娶了自己的秘书,在他看来,新妻子年纪虽然小了自己近二十岁,但成熟、能干又温柔,一定会替他照顾好儿子。

  事实上也是。刚开始的两年,他继母的确是对他照顾有加,每天对他嘘寒问暖,不过当她怀孕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后,便逐渐对他不理不睬,有时还会在父亲耳边编派他的不是,让父亲对他的态度也愈来愈冷淡。

  等他稍微长大些,生活能自理之后,他便被“放逐”到国外一个人生活,一直到弟弟意外身亡,他才被召唤回国,这也才知道父亲因病已在床上躺了好几年,公司的事全都交给了继母来打理,而且公司就快要落到继母和其情夫的手中。

  他主动开口要进公司,父亲很欣慰,继母却脸色丕变,但也无法阻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