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亲亲搭错线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人之常情?那对他来说是个屁,他绝对不会为了什么见鬼的人之常情去关心一个人,所以他到底为什么要关心她?会是因为……喜欢吗?

  他,喜欢她?

  “喂,你怎么了?真的没事吗?怎么突然一副灵魂出窍的样子?”谢欣欣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脸上有着担心。

  “我没事。”他深吸一口气,摇头说。

  “真的吗?我看看。”她伸手越过桌面贴在他额头上,探试他的体温,却不知这开玩笑的举动对他造成多巨大的影响力。

  他的心瞬间跳得好快,快到好似要爆炸一样,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从来没有。

  “谢欣欣。”他突然开口道。

  “嗯?”她看向他。

  “你……”他欲言又止。

  “什么?”她疑惑的看着他。

  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沉默了一下,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怕若真把话说出来会把她吓跑,又或者自己可能会再次受到伤害。

  请你爱我好吗?你可以试着爱我吗?这种话他不只说过一次,也不只对一个人说过,结果得到的都是伤害。他真的不想再开口向人乞求爱了,真的不想。

  “没什么。”深吸一口气后,他对她摇头说,然后转移她注意力的问:“我们是不是该走了,换下一站?”

  “你到底想说什么,不要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好吗?”谢欣欣皱眉,并没有被他转移注意力。

  “我只是在想一个问题。”他又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地蹙眉道。

  “什么问题?”

  “长岛冰茶算是什么饮料?”他一脸迷惑的问她。

  “长岛冰茶?不是酒吗?”她心直口快的答道,下一秒看见他咧嘴笑了才心觉不妙。

  “你说出酒字了,接下来一个月都不准喝酒。”他得意的对她说。

  “可恶,你竟然要诈骗我?!太过分了!”她咬牙切齿的瞪着他叫道。

  “愿赌服输。”他笑得一脸灿烂。

  “奸诈、狡滑、卑鄙、无耻!”

  “愿赌服输。”他笑眯眯的看着她,仍是这句话。“还是你想食言而肥,做个不守信用的小人?”

  “哼,你不用激我,我会愿赌服输,说到做到的。”她狠狠地瞪他一眼,然后像要泄愤般霍然起身,“走,我要去茹丝葵吃最顶级、最贵的牛排餐,你等着付钱吧,哼!”

  “如果你肯戒酒的话,不管何时你想去茹丝葵用餐,我都可以请你。”他自言自语般的低声说。

  “你说什么?”她没听清楚。

  “没事。”他摇头起身道:“走吧,就如你所愿去茹丝葵,别忘了之后一个月不准喝酒。”

  “知道了啦。讨厌!”

  以泄愤之名,谢欣欣毫不犹豫的点了Menu中最贵的套餐来大快朵颐。

  那套餐的价位实在是太令人心惊了,如果要她自己付钱,说真的她大概一辈子也不敢来这儿吃一餐,所以点完餐之后,她也没再敢摆臭脸给辜靖玄看,反而一副讨好的狗腿表情。

  “你的表情是怎么一回事?”辜靖玄问。

  “没有呀,我只是很开心,谢谢协理大人给我这个机会,让我也可以来这里享受。”她笑眯眯的说,眼睛都快眯不见了。

  听到前半段时,他还挺高兴的,但那句称呼却让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开口道:一不要叫我协理大人。”

  “那叫协理先生?协理老大?辜先生?还是辜老大?”她依旧笑眯眯的。

  “现在不是在上班,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了。”他说。

  “辜靖玄?”她试探的叫道。

  “靖玄。”他纠正她。

  “呃……”她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怪异的表情。

  “怎么了?”他问。

  “这样会不会有点奇怪?”她认真的看着他说。

  “哪里奇怪?”他反问她。

  “就是……嗯,好像有些亲密了点?”她小心翼翼的说。

  “会吗?我不觉得。”他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以后在公司外面,非上班时间,你就直接叫我的名字,我也会叫你欣欣,就这么决定。”他独裁地道。

  “啊?”她下巴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

  “怎么,你有意见?”他挑眉道,一脸威逼的神情。

  “没有。”她立刻摇头,生怕惹他不快,他起身甩头就走,那么她的美国顶级菲力牛排配龙虾尾也会跟着飞了。

  想到自己那价值四千多的顶级套餐,她的笑容不自觉的又回到脸上,眼睛再度笑眯了起来。

  “协理——不对,靖玄,”她迅速改口道,然后笑眯眯的对他说:“谢谢你请我吃茹丝葵。如果不是你,我这辈子可能真的没机会吃到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