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亲亲搭错线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有这么夸张吗?你被他们列为奥客,成为拒绝往来户了?”他开玩笑道。

  “是太贵!”她白他一眼,加重语气道:“我又不是有钱人,也不是败家女,怎么可能会花这么多钱只为了吃一餐?除非我疯了。”

  “你只要把喝酒的钱省下来就够了。”他说。

  “你真以为我是酒鬼呀,一个月花四、五千块喝酒?我顶多花一、两千块而已好吗?”她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啤酒一瓶多少?”他问她。

  “干么?”她瞪眼问道。

  “回答我就是了。”

  “要看牌子,台啤三十五,海尼根要四十。大多在五十以下。”

  “算五十好了。也就是你一个月至少喝三、四十瓶的酒,这样还说你不是酒鬼?”

  她狂翻白眼。“啤酒算什么酒呀?而且它的酒精浓度又不高。”

  “酒精就是酒精,进入身体之后,高低有差吗?”他一脸严肃的说。

  “我——算了,Stop!”她伸手做了一个停的动作,然后说:“从现在开始不准再提到酒,谁提就罚谁,赌注和之前的一样。听清楚了,我说的是‘提到’喔,长岛冰茶虽然名称里没有酒字,但是它就是一种调酒,你若再说它就输了。”她狠狠地瞪着他。

  “你真记仇。”

  “哼!这回我看你还有什么贱招可以耍。”她哼声道。

  他嘴角微扬,开口问她:“你平常去Lounge Bar都在做什么?”

  “吃东西,喝饮料。”她得意的斜睨他一眼,似乎在说:想让我上当?作梦!

  “你最爱喝的饮料是什么?”他再问。

  “珍珠奶茶。”她笑眯眯的回答。

  “你说谎!”

  “刚才又没有规定不能说谎。”她挑高眉头,洋洋得意的对他说。

  “要不要叫Waiter过来,加点一瓶……一瓶什么呢?”他挑逗的看着她,始终没将那最后一个字说出口,让她恨得牙痒痒的。

  “你要不要说说看?只要你说出来,我就点。”他诱惑的对她说。

  她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茹丝葵的酒啊……好想喝,好想喝,好想喝。

  “反正未来一个月我都不能喝了,今晚就让我喝好不好?”她一脸觊觎的看着他乞求道。

  “你想喝什么?说出来我就让你喝,绝对有求必应。”他笑眯眯的对她说,换他得意。

  “你好卑鄙。”她恨声道。

  “茹丝葵喔,也不知道你下次还有没有机会来这里、有没有人替你买单。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了喔。”

  “你这个人实在是太过分、太邪恶、太可恶了!”她咬牙切齿的瞪着他。

  “所以到底要不要喝呢?不喝也挺好的,我可以省下一笔钱,至少一两千块,多的话四五千块。不知道这家店最高档的价位是多少,外头买不买得到?”他看着她微笑的说:“过了这个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那个店喔?”

  “可恶!你真的是太可恶了!”

  “不喝吗?最后机会喔,倒数五秒钟,五、四、三、二——”

  “要!我要喝啦!”她急忙叫道,既不甘心却又抵挡不了诱惑。

  茹丝葵的酒呀,坐在高级餐厅里,吃着顶级牛排配着顶级红酒,这种奢侈的享受一生至少也要有过一次经验。她自己既然舍不得花这种钱,难得有人愿意请客,若错过这次机会,就是真的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

  “要喝什么?”他微笑的看着她问,丝毫不肯放松,非要她开口说出那个酒字。

  “我真是个笨蛋才会跟你赌。”她自我厌恶的说,一想到接下来有两个月不能喝酒,她就一整个痛不欲生。“打个对折好不好?这次只要半个月就好?”她求道。

  “不行。”他毫不犹豫的直接摇头道。

  “那少十天?”她双手合十,以一脸恳求的表情凝望着他。

  他无情的摇头。

  “少五天?”

  他再摇头。

  “少一天?”

  他翻了一个白眼,无言的问:“少一天你也甘愿?”

  “甘愿,甘愿。”她立刻用力的点头。

  “好吧,给你少一天。”

  他终于松口点头,可是她却发现自己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只有少一天而已,呜……

  算了,不管了,俗话说得好,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酒!给我酒,我要最顶级的酒。”既然都主动认输了,她大方的将心声喊了出来。

  辜靖玄失笑的摇了摇头,伸手招来服务生加点了一瓶红酒。

  谢欣欣一边笑眯眯的听他和服务生交谈,确定红酒的品名、年份和出产地,一边好奇的偷看着四周,想知道会到这种店消费的客人都是些什么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