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亲亲搭错线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这样太突然了。”她有些晕然,脑袋又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同居耶,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耶,这样会不会太快了?他们俩正式交往至今还不满一个月……

  “会突然吗?其实我很久以前就想过如果我们俩能住在一起就好了,这样我们就可以不必留在公司加班,可以把工作带回家做了。”

  瞬间,谢欣欣脑袋里所有的绮丽幻想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加班?工作?!

  “你叫我搬到你家住,是为了方便加班工作?”她瞪着他,难以置信的问道。

  “你不觉得这样很方便吗?”他对她微笑。

  “不觉得。”她没好气的翻白眼道。

  “可以省下一大笔生活费,上下班还有人接送,不必去挤公车或捷运,你仔细想一想。”他说。

  不用想。

  对于才刚交往不到一个月就搬进男友家住这种事,谢欣欣还做不出来,因为如果被妈妈知道,她会被打死。所以,她过去和蒋东阳交往了三年还是各住各的,始终没有同居。为此她有点感谢妈妈,否则上回分手她一定会很惨。

  然而这一回她真的不搬都不行,蒋东阳那个疯子消失了几天竟然又出现,而且有次还夸张的跑上楼守在她家门前,差点没把她吓死。

  然后她跟辜靖玄讲这件事,当天就被他押着回家收拾行李了。

  “如果你真的不想直接搬去我家,那就先去住几天,避避风头再说。”他说。

  “避风头?”她一脸古怪的表情,哭笑不得的问他:“你当我是通缉犯,还是向地下钱庄借钱不还要躲债呀?避风头……”她真是无言了。

  “情况不是很像吗?”他靠在她卧房门边看着她说。

  “哪里像?我并没有想躲,是你硬要我搬去你家躲的好吗?哪里像了?”她转头瞪他一眼,心不甘情不愿的打包着行李。

  “你不怕吗?”他问她。

  “怕什么?”她一脸莫名其妙,对于蒋东阳她才不怕呢,只是觉得烦而已。

  “不怕他守在门外面,趁你开门的时候突然将你反推进屋内锁上门,让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吗?”

  谢欣欣不由自主的想像那画面,突然觉得好可怕。

  “你不要吓我。”

  “我并不是在吓你,只是在告诉你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如果你一直这样不理他,哪天他被逼急、惹火了,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又有谁知道?最好还是要以防万一。”他认真的说。

  “我被你说服了。”她无奈的投降道。

  “所以你决定要搬去我家了吗?”

  “先去住几天再说。”一顿后,她皱眉道:“我妈若知道我跑去和男朋友同居,她一定会把我的腿打断。”

  “你妈这么凶?”

  “不凶,只是生起气来很恐怖。我高三的时候还被她用竹子打到小腿瘀青了好几天,你知道吗?真的很恐怖。”她说着忍不住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

  “为了什么事被打?”他好奇的问。

  她沉默了下才不甘愿的说:“偷交男朋友。”

  “打得好。”他笑着评语道。

  “你来被打打看,很痛耶!”她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有人管、有人打,总比没人管、没人打要好,你要惜福。”他笑道,眼底闪过一丝羡慕与落寞。

  “这种被打的福我宁愿不要。”她撇唇道。“要不,我妈下次要打我、骂我,你替我被她打、被她骂,我让你也享享这种福如何?”

  “好呀。”他点头道,“以后你就叫她来打我这个女婿好了,别打女儿。”

  “咳……”谢欣欣整个被呛到,咳到不行。“什么女婿呀?”终于咳停后,她瞪着他叫道,脸微微地发烫中。

  “等我们结婚后,我不就是你妈的女婿了吗?”他理所当然的说道,一点都不觉得害臊。

  “那是多远以后的事,八字都没一撇,你别说得这么顺好吗?”她没好气的翻白眼。

  “怎么会八字都没一撇?我们已经在交往了,至少有一撇吧?”他皱眉道,不喜欢这“没一撇”的说法,那感觉好像他们俩毫无关系,随时都会散了的感觉。

  “我上一段感情谈了三年,最后还是分手。你认为那算有一撇吗?”她反问他。

  辜靖玄顿时无言,眉头皱得死紧,他一点也不想和那个家伙比。

  “那要怎么样才算有一撇?”他问她。

  “订婚呀,至少要到订婚才算有一撇吧?”这是她的想法。

  “那我们订婚吧。”

  “什么?!”她整个傻眼,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麻烦你再说一遍。”她目不转睛的盯着他要求道。

  “我们订婚吧。”他说。

  她张口结舌的看着他,惊愕到差点说不出话。

  “这样太突然了。”她表情恍惚的摇头。

  “上回要你搬去我家住你也说突然。”他无奈的看着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