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亲亲搭错线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一阵头昏脑胀后再睁开眼睛,她已平躺在床上,身体的上方悬着他。

  看着他没有一丝柔软只有紧绷与冷峻的脸,她依然和之前一样一点也不觉得害怕,只有担心。

  “吃点东西好不好?别把自己的胃给饿坏了。”她伸手轻轻地碰触他的脸,柔声劝说道。“别让我担心,好不好?”

  他没有应声,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然后他突然将她的手从他脸颊上拿开,直接俯下身来亲吻她。

  她的身体因惊愕而微僵了一下,随即立刻放松下来,决定今晚任他由他。她缓缓地闭上眼睛,抬起手臂环住他的颈项,明确的给了他通行证。

  一感觉到她的顺从与回应,他原本只是试探的亲吻立刻变得饥渴而狂烈,有如狂风暴雨般瞬间将她席卷。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

  董事长过世的事在公司迅速传开,大家私底下都在讨论着公司最后会落到谁手中,是总裁呢?还是协理?毕竟只有他们两个拥有继承权。

  答案将在今天揭晓,因为随着丧事告一段落,董事长的委任律师终于在刚刚来到公司,约见两位继承人,公布遗产分配的事。

  为此,辜靖玄在半个小时之前去了总裁室,至今未归。

  谢欣欣一个人待在办公室里等待着结果,有点担心如果他父亲当真老糊涂,把大多数遗产都留给他继母的话,那他该怎么办?承受得了这种伤害吗?她真的好担心他。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她迅速转头看去,只见他神情恍惚的走进办公室,反手将门给关上,然后就这样站在门前发呆。

  她起身走到他身边,担忧的轻轻碰触他,柔声问道:“你还好吗?”

  他抬眼看向她,倏地伸手将她拉进怀里,将脸埋进她颈间,紧紧地拥着她。

  “怎么了?”她伸手抱住他。

  “他全知道。”他哑声道。

  “什么事全知道?他是谁?”她轻声问,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我爸他全知道,知道那个女人在外面有男人,也知道她对公司有野心想图谋不轨,他全部都知道。”他沙哑的对她说。

  “怎么会?你怎么知道他都知道?”

  “他留了一封信给我,要我小心继母。我爸把公司所有的股份都给我了,只将继母现在住的房子和部分现金留给她而已。他竟然全部都知道,却什么也没有告诉我,我这个儿子有这么不值得信任与托付吗?”

  “我想伯父不告诉你应该是为了你好,毕竟总裁在名义上仍是你的母亲,若是让你去对付她,别人将会如何看待你?”

  “我不在乎!”

  “但伯父他在乎,伯父他很爱你。”她柔声道。

  他浑身一僵,再也说不出任何逞强的话,只是将她抱得好紧好紧。

  “总裁对这个结果有什么反应?”她抱着他,忍不住好奇的开口问他。

  “难以接受,但她不得不接受。”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

  “不得不是什么意思?”她不解的问。

  他的情绪获得控制,缓缓地松开她,抬起头来看着她,回答她的问题。

  “我爸不只留了一封信给我,还给了我一把保险箱的钥匙,里头有继母搞外遇的证据,那些证据足以让她失去一切。如果她不想失去一切,就得接受这个结果,不许再对公司动任何歪脑筋。她不得不接受。”他说。

  她瞠目结舌的看着他,半晌后才叹为观止的开口说:“你爸好厉害。”

  他点头同意。“我也没想到他会留这种东西给我。”

  “太好了,这下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不必再与你继母斗法了。”她微笑着说。

  “这个周末可以去拜访你父母吗?”他点头,而后忽然问道。

  “怎么会突然想去拜访我父母?”她一脸疑惑的表情。

  “提亲。”他言简意赅,把她吓得目瞪口呆。

  “这太突然了。”她瞪着他,发现他对于双方感情上的事总是用跳跃的方式进行:交往没多久就想同居,同居才几天就求婚,现在连提亲都这么突如其来的,让她一整个傻眼。

  “你怎么又是这句话?”他哭笑不得的问。

  “不然要说哪句话?真的很突然,你不觉得吗?才第一次见我爸妈就提亲,你想吓晕谁呀?”她瞪着他叫道。

  “我没有想吓晕谁,这件事我也是逼不得已,没有办法。”他苦笑道,将她拉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这话什么意思?逼不得已?”她皱眉问他。

  “按照习俗,家里有亲人过世必须要在百日内完婚,不然就要等上三年,我不想等那么久。”他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她,缓慢地说。

  她愣了一下,讪讪的说:“我真的忘了还有这个习俗,那……”她停顿了一下,皱眉道:“意思就是我们要在三个月内结婚?”

  “你不愿意吗?”

  “你明知道我愿意还这样问?”她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