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亲亲搭错线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她赶紧提起剩下那两袋迅速走进电梯里,刷卡,按下十八楼的楼层按钮,然后转头看向他问道:“要不要分点给我拿?我可以帮忙拿一点。”

  “一下就到了,待会儿你负责开门就行了。”他摇头说。

  一会儿,电梯抵达十八楼,两人一起走到家门前。

  谢欣欣负责拿钥匙开门,门打开来之后,她退后一步想让他先进门,他却示意要她走前面。她没想太多,直接走进屋里,随手将屋里的灯打开。

  眼前一亮,她就被一大片花海给眩晕了眼,全部都是红玫瑰,沙发上、茶几上、地板上,满满的全都是。怎么会这样?家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红玫瑰?

  “总共是九百九十九朵,花语是无尽的爱。献给你,我的未婚妻。”辜靖玄站在她身后,伸手圈抱着她,温柔地对她说。

  “你是什么时候准备这些的?”她的声音有些沙哑,真的有感动到。

  “昨晚打电话请人帮忙准备的,还有烛光晚餐。”

  他说着将她牵到餐厅,只见餐桌被布置得好美,洁白的桌巾上有蜡烛、有鲜花,还有红酒。餐盘洁净亮白,餐具银光闪闪,深呼吸的话,还可以在空气中闻到除了玫瑰花香外的食物香气。

  “来,你先坐下。”

  他将她按进座位里,接着像变魔术一样,开始从冰箱及烤箱中端出一道又一道令人垂涎三尺的美食上桌,内容完全比照茹丝葵的规格,将她惊得阖不拢嘴。

  “你是怎么办到的?”她无法不问,声音中依旧充满了压抑不住的惊喜。

  “俗话说得好,”他卖关子的停了一下,才看着她缓慢地接着说:“有钱能使鬼推磨。”

  她呆了一下,不禁噗的一声笑出来。

  “喜欢吗?有没有得到惊喜?”他微笑地问她。

  她边笑边点头。

  “快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她点头,拿起汤匙先喝汤,然后再换叉子吃沙拉,再换刀叉吃牛排,吃得不亦乐乎,开心得不得了,脸上的笑容更是连一秒钟都没有停下来过。

  “很开心?”他问。

  “嗯。”她立刻点头。

  “我不是一个浪漫的男人,你应该发现了吧?”他对她说。

  “不会,今天的你就浪漫得不得了。”她微笑着说。

  “这只是一时,不是一辈子。”他摇头道:“我不是个浪漫的男人,这是本性,我自己知道。”

  “没有人会浪漫一辈子的,偶尔一次才有惊喜。我觉得这样很好。”她给他信心。

  他又摇了摇头,说:“我想说的是,我不是一个浪漫的男人,对于你们女生喜欢的浪漫情事,我可以说是一窍不通。但我是一个很好的执行者,只要你肯告诉我你想要的是什么,我就一定能达成你的心愿,让你得到满足。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懂,你喜欢直来直往。”她点头。

  “我喜欢你开口告诉我你想要什么、需要什么,不要只是期待,而后在我的不懂浪漫下受伤害。我是绝对不会伤害你的,你一定要记住。”他认真的凝望着她。

  “嗯,我记住了。”她点头说,脸上泛起微笑。

  “要记住在这个世界上,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他正经的说。

  “嗯。”她点头,笑容又更深了些。

  “谢欣欣。”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轻声唤道。

  “嗯?”她看着他。

  “我们要一起白头到老。”他说。

  “好。”她点头允诺。

  “我爱你,请你也爱我。”

  “好。”她鼻头莫名的有点酸。

  “一辈子。”

  “一辈子。”

  虽然因为辜靖玄服丧中,婚事必须一切从简,但除了不放鞭炮、不挂红、不拜祖先、不吃甜等,其余都跟正常的仪式一样,所以要忙的事还是很多。

  只是男方这边没长辈,年轻人许多习俗又都不懂,只好劳烦女方长辈能者多劳了。

  不过即使如此,他们俩要忙的事依然不少。

  例如婚纱照,虽然只是照几张相意思一下而已,但还是得抽时间去定装,再抽时间去照,再抽时间去选相片、拿相片。又例如买十二礼和订喜饼,这些也得自己跑,不能麻烦长辈。

  还好由于婚礼打算在台中举行的关系,订餐厅的事便麻烦住台中的长辈,否则他们又得多件事忙。

  决定在台中举行婚宴,是因为男方亲人只有阿姨一家,其他都是女方亲友的关系,这样比较方便。至于继母,辜靖玄压根就没打算要邀请她,而她那方的亲朋好友自然也可以省去。

  然后,让他们最累的一件事就是搬家。

  原本辜靖玄是打算请搬家公司搬的,欣欣却说有很多东西都要丢,要搬的不多,自己搬就行了,结果差点没把他们给累死。累没关系,那种早上起床全身发酸爬不起来的感觉才恐怖,好像自己一夕之间老了五十岁一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