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傻傻丢了他 > 上一页    下一页


  霓虹灯在夜里轻快的变换着颜色,闪烁着夺目的绚丽光彩。

  晚上八点四十五分,已过了晚餐的颠峰时间,一般餐厅在这时间大多稀稀落落的,并不拥挤。

  顾天奇坐在停在马路边的车里,透过餐厅透明的玻璃窗,看见那对还坐在餐厅里用餐的母子。

  他从没想过再次遇见她会令他如此忐忑不安,他以为自己应该可以心无芥蒂,平心静气的与她话说当年,但是……

  他的视线停在她身边的小男孩身上,蹙紧了眉头,不确定自己到底在想什么,或者是觊觎什么。

  如果那孩子真与他有关,她应该知道他在哪里,应该会来找他才对吧?所以那孩子应该是与他无关。

  可是为什么看着他们,他的心情会如此复杂呢?

  他目不转睛的看着餐厅里的那对母子,有股立刻冲进去与她面对面问清楚一切的冲动。但是他又想到,如果那个孩子真与他有关,令她没来找他的阻碍会是什么呢?他是不是应该要先搞清楚这一点比较好?

  想来想去,他决定还是先忍一忍,弄清楚一切再说。

  与他们距离有点远,在这种距离下他无法看清楚长相,但即使如此,他也能清楚描绘出她的五官,和她脸上的每一根线条,因为姜丽的模样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深深刻在他心底了,想抹都抹不去。

  在他的人生里,姜丽一直都是他最重要的人,没有之一,就连妈妈都比不上她在他心中的地位。

  她是他的灯塔,让他不会迷失方向。

  她是他的家,让他累了有所归宿。

  她是他的温暖热源,让他不会觉得寒冷。

  她是他的心、他的爱、他的快乐、他的幸福,他所有的一切。

  他们在一起时从来不曾吵架,因为她总是会让着他,以他的意见为意见。

  她也从未嫌弃过他,明知道他是个私生子,知道他一贫如洗、寄人篱下,还有个重度忧郁症的母亲,她还是坚定不移地握着他的手不放。

  因为有她的存在,他才没有走岔路,没有因为对母亲的怨和对父亲的恨而毁了自己的人生;也因为有她在,他才学会了笑,拥有了开心和快乐的情绪,没有成为另一个忧郁症患者。

  虽然都过了二十几年了,他似乎还能听到那时候还是个小不点的她围绕在他身边,不断用那稚嫩的嗓音叫着他——

  “哥哥……哥哥……哥哥……”

  “走开!”

  “这个给你,是我最喜欢的洋娃娃喔,她的名字叫小艾艾。”

  “……”

  “哥哥……哥哥……哥哥……”

  “走开。”

  “马麻说要吃饭饭才会长大,我要快点长大保护哥哥。哥哥不要害怕,丽丽会保护你的。”

  “……”

  “哥哥……哥哥……哥哥……”

  “走开~”

  “这是隔壁奶奶给我的糖果,给你,还有饼干也给你,丽丽好想吃,但哥哥瘦瘦,丽丽胖胖,给哥哥吃。”

  “……是有一点胖。”

  “哥哥……哥哥……哥哥……”

  每一天,她对他的呼叫比三餐加点心加宵夜都还要多、还要频繁,几乎可以说是无时无刻,随之而来的则是各式各样的糖果、饼干、玩具和礼物。

  小时候的她很黏人又很爱说话,逐渐长大后,话没那么多了,但是一样黏人,总爱跟前跟后的,见他心情不错就整个人巴上来,像只无尾熊般紧抱着他的手臂不放。

  俗话说,习惯成自然。被她黏久卢久习惯了之后,一切似乎也都变得自然而然又理所当然了。

  吃饭时同桌、出门时同行、搭公车时同座,那是一种自然而然的习惯,原本他真的是这么认为的,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告诉他自己收到了情书,写情书给她的那个人是学校鼎鼎有名的校草,有好多女生都喜欢他……

  “那你呢?也喜欢他吗?”

  他开口问她时,就见她一张脸顿时泛红,羞窘得不知所措,一副情窦初开的模样,答案不言而喻。

  那一刻他真的分不清自己是什么感受,只觉得莫名的有些不是滋味。

  “妹妹”恋爱了,他这个做“哥哥”的,总是要去确定一下对象究竟是什么货色,配不配得上他这个“妹妹”。

  于是他去了她的学校门口等她下课,看见她与那个男生一起走出校门口,看见他们并肩而行有说有笑,看见他们同桌而食相谈甚欢,还并排同坐。

  原本那些位置都是属于他的,从小到大坐在她身边、走在她身边的人总是他,她连姜叔和阿姨都不给面子,直说那是他的位置。然而今天,她却将那个位置给了另外一个男生。

  老实说,他觉得那滋味不好受——不,应该说是该死的不好受才对!

  那时他才发现自己竟对她充满了占有欲,至于这占有欲是因亲情而起,或因爱情,当时的他也懵懵懂懂得分不清。

  不过有件事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他希望她能够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没有烦恼忧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