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金萱 > 傻傻丢了他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连报告的内容是什么都还不知道,便有这种疑似不祥的预感,这教他哪还有勇气去看报告?至少要等他剧烈的心跳缓和一些之后才能。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他的心跳终于平稳了下来,但伸手去拿报告来看的勇气却还始终差那么一点。

  你到底在怕什么?顾天奇问自己。

  逝者已矣,来者可追,已发生、过去的事他没办法改变,但他们还有未来,还有许许多多的事可以追求,可以让它变得更好,他有什么好怕,在怕什么?

  没错,没什么好怕的,因为来者可追,因为他们还有未来。

  心变得坚定后,他深吸一口气,终于伸手将桌上的牛皮纸袋打开,从里头拿出一小A4大小的报告书翻阅了起来。

  姜丽,现年二十八岁,未婚,育有一子。

  报告的第一行字让顾天奇才平缓不久的心跳顿时又急遽的狂跳了起来。

  未婚,育有一子,那是他的儿子没错,是他的!他激动的将手上的报告书都抓皱了,才继续往下看。

  W大肄毕,目前为专职翻译,译有“圣院王战”系列、“托特魔王之钻”系列和“盗贼绅士之城”等书,以及美国影集“巫女传奇”和“亚勒斯侦探传奇”等等。其作品一致获得好评,前途无量。

  看见这段报告,他瞬间充满了骄傲,似乎又看见那个手里总是抱着一本厚重的原文书,和一本厚重牛津辞典的女孩,一会儿出现在庭院凉亭内低头啃书,一会儿又出现在客厅八角窗边认真查找的模样。

  她真的很爱看原文书,刚开始是为了学好英文,后来则完全是陷入其中不可自拔,只是没想到她竟会因此走上专职翻译这一行,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顾天奇嘴角微扬,继续往下看,看她现在所住的地方,看她的成就,看她的人际关系,看一切有关她的人事物。

  这只是初步的调查报告,许多资料都是经由第三者口中打探出来的,尚未获得证实,但即使如此仍能看出许多东西。

  她现在住的房子是租的,只有母子俩同住,没有其他家人,也许是在家工作的关系,除了接送小孩上下学,她并不常外出,屋里的灯经常可以看见点到天亮,还有,从未见有客人到访,而她,已经在那社区住了三年多了。

  太奇怪了!姜叔和阿姨呢?即使她没有朋友,至少还有父母不是吗?怎会从未有客人到访姜叔和阿姨不可能不关心自己的女儿和孙子,即使她现在住的房子没有多余的房间供长辈居住,至少也会到女儿家来做客,走动走动吧?从未有访客这点实在是太奇怪了。

  他皱着眉头拿笔将这部分圈注起来,决定有必要深入调查。

  比起有关她那许多道听涂说、有待查证的报告内容,儿子的资料相当完整,不管是身高、体重、出生年月日,连每次在校考试的成绩都有,还有好几张照片。

  姜皓,父不详。这是唯一一个令他觉得不满意之处,因为他应该叫顾皓才对,父亲是顾天奇,而不是不详。

  这两点得尽快改正才行。他拿笔将它们圈起来,在旁写上纠正后的正确姓名,顾皓和顾天奇,然后看着它们,感觉好好。

  那天在餐厅外和尾随在他们母子身后时距离都太远,让他没办法看清楚儿子的长相,现在有了照片,他终于可以好好将他看个仔细。

  眼睛像我,鼻子像她,嘴巴像我,脸型像她,完全融合了父母的优点,是个标准的小帅哥。这就是他的儿子,他的!

  什么叫有子万事足,他以前真的无法了解这句话,但这一刻他懂了,那是一种比赚进几百万、几千万还要心满意足、无可取代的感觉。

  他的儿子,他的!

  心里突然有股压抑不住的冲动想要立刻见到他们母子俩,想要将他的儿子拥进怀中,听他开口叫他爸爸。

  压抑不住的想望与冲动,让他终于忍不住的拿起车钥匙大步走出家门,开车朝姜丽的住处驶去。

  他知道自己突然登门拜访一定会把她吓到,但是他真的管不了那么多了,思念多年的人儿和从未见过面的亲生儿子就在伸手可及之处,要他如何还能保持冷静,继续等待下去?他真的办不到。

  车子在她家附近兜了几圈,终于找到停车位,顾天奇拿着那份报告书,笔直的往她住的地方走去。

  眼前这楝公寓在白天看起来比夜晚更恐怖,整个摇摇欲坠、险象环生,这也更加坚定他前进的步伐,他一定要用最快的时间将他们母子俩带离眼前这栋危楼。

  公寓设有警卫室也有警卫,但却形同虚设般对他这个第一次来访的访客不闻不问,让他这个陌生人自由进出,也让他感觉一肚子火。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她怎么会选择住在这种危险又没任何安全保障的地方?顾天奇眉头紧蹙,完全没考虑到钱的问题。

  如果有钱的话,谁不想住豪宅,要去住危楼呀?果然是坐轿不知抬轿苦,饱汉不知饿汉饥。

  来到她家门前,顾天奇连续深呼吸了好几次,这才伸手按下门边的电铃,不过电铃似乎坏了,按了半天也没听见有任何声音响起,他只好改以敲门的方式宣告他的到来。

  叩叩叩。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