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拐到男人婆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抱歉,破坏了你心目中偶像的形象。”

  “用情不专、冷血无情的花花公子?”她又一次重复她的话。

  尹胜楠突然有种下好的预感,她怎么会忘了小女生迷上某个偶像时的疯狂程度呢?幸好她还没上厕所,幸好旁边就是隔问的厕所,快尿遁吧。

  “对不起,我有些尿急,请你……”

  “你竟然敢说总经理是用情不专、冷血无情的花花公子,你……你……”她倏然打断她,却说到一半就气到说不出话。一会儿猛吸了一口气后,才朝她大声叫道:“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还好她没街上来给她一阵乱打,尹胜楠现在脑子中只有这个想法。

  “兰姊你跟她说,总经理不是花花公子。”小桃转头对秦兰叫道。

  “总经理不是花花公子。”秦兰顺从的照她的话说一遍。

  “他也不会用情不专和冷血无情。”她续道。

  “他也不会用情下专和冷血无情。”

  “还有——”

  “还有——”

  “他是个好人,天底下最好的大好人。”

  “他是个好人,天底下——”

  “停!”尹胜楠终于忍不住的出声喝止,她快不行了,如果她们俩再这样继续扮双簧下去,她一定会笑出声来的。不过她们的崇拜也未免太过盲目了吧,竟然说袁颽是天底下最好的大好人,真是见鬼了她。

  “不管他是天底下最好的大好人,或是最坏的大坏人,都跟我无关,我只管做

  好自己的份内事就够了,现在,可以放手让我去上厕所了吗?”她说。

  “你真那么急吗?”一阵沉默后,小桃问。

  “很急。”急着远离你们。

  “那好,你先上厕所,我等你。”小桃放开她说。

  尹胜楠登时傻眼,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不会是要在这里等她上完厕所再继续吧?她看着一脸坚定的她,再将视线转向年纪稍长小桃几岁,平日行事成熟的秦兰。

  “总经理真的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花心无情,你先上厕所,待会儿出来之后我们再跟你说。”秦兰看着她补充。

  嗄?她们是来真的!

  不会吧?

  他长得很帅,真的很帅,就像是从杂志里走出来的模特儿一样,五官立体、眼神深邃、瘦长却结实的身材又好得让男人嫉护,女人爱慕。

  本来外表的突出不是罪,但是再配上一副悲天悯人的心肠,那就真是罪过了,因为太完美。

  尹胜楠眉头皱起,一路上不时瞄向开车的袁颽,思绪始终流转在昨天,小桃与秦兰对她所说的话上头,仍怀疑着她们所说的是否属实。

  据她们所说,她们之所以会如此崇拜袁颽的原因,绝非他白马王子的条件,而是因为她们就是最好的实证,他有恩于她们。

  这是哪个星球的语言?

  就小桃所言,过去的她完全是一个自暴自弃、乱搞男女关系,不知今夕是何夕的不良少女。

  遇见袁觊时,她刚怀孕两个月,身上没钱堕胎,两个敢做不敢当的混球除了互推卸责任外,连堕胎钱都不愿意出,要她自己想办法,当时无法无天的她连死都不旧,走上马路挑上某个倒楣鬼的车子时,她甚至于还佩服的心想着自己多么聪明,竟能想到这么一个一石二鸟之计,既可堕胎又可趁机向那个倒楣鬼狂诈一笔。

  而那个倒楣鬼就是袁颽,他们的相遇与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就像爱情小说里所写的那样不真实,却又真实发生了,唯一不同的是得把爱情抽换成亲情,他待她如亲人,疼她如妹,即使被她设计成为八卦杂志追逐的对象,坏了所有名声,仍是仍是像没事般的包容她的恶作剧。

  最后她终于折服,洗心单面的成为袁颽迷之一。

  秦兰的遭遇倒是没这么戏剧性,她只不过是家庭暴力的一案,又幸运的被袁颽发现并拯救而已。

  不过当她说出她的前夫是谁时,那就一点也不平凡了,因为对方竟是公司死对头中的高层主管,在业界也算是一名青年才俊,但袁觊却毫不在意业间的闲言闲语,或在公开场合上相遇时的尴尬,对她伸出援手。

  她的人生因他而获得救赎,她却害得他在声名狼藉上又添增下实的一笔。

  然后,她们俩再朝她爆料的说,其实在公司里的女职员,有将近一半的人数,都是袁颽的善心。

  当时她听完之后,除了张大嘴巴呆若木鸡之外,甚至于连呼吸都差一点要忘记,花花公子袁颽的真面目其实是济公活佛?

  拜托,谁来把她摇醒,这个梦实在太可笑了。但是她又压不住好奇,想确定那一切是真是假,这种矛盾的个性真是讨人厌。

  “从上车到现在,你已经偷看了我好几次,想说什么?”袁颽突然开口。

  尹胜楠眨了眨眼,从上车后首次转头直接面对他。她该问吗?这种问题由他来回答,根本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算了,所谓眼见为凭,反正她待在他身边的时间多得是,不如靠自己慢慢观察会实在些,至于现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