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拐到男人婆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至于被抛弃时的心情,当时的她是真的觉得很难过、觉得被抛弃了、觉得她的世界垮了、觉得她会死,但是心碎?

  有吧,即使她和他在一起的出发点并不是因为爱,但是在相处了三年,而两人正处甜蜜的情况下被他抛弃,只要有血有泪的人都会心碎的感觉,只是程度的深浅不同而已。

  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第一次顿悟,原来她当年之所以会和张文盛交往,目的只是为了想逃家,而不是爱他。原来她那时候那么呆,还好张文盛把她抛弃了,要不然难保她这一生就这么葬送在自己的愚昧无知上。

  嗯,下回有机会看到他的话,她得向他说声谢谢才行。她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扬了一下。

  “我说的话很好笑吗?”看她迟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嘴边忽又扬起微笑,袁颽眉头微蹙的问道。不安的感觉隐隐在体内泛开。

  “不,你的话让我矛塞顿开,我在想下回再碰到张文盛的时候,我欠他一句谢谢。”她微笑的说。

  “为什么?”他摸不着头绪,同时感到一阵不悦,她还会和张文盛见面?

  尹胜楠摇了摇头,觉得这个话题好像没什么好聊的,与其再继续聊这些,不如聊聊她刚刚在书房里看到的杂志内容,那本以他们父子花心程度为标题的杂志,她刚刚看了一下出版日期,竟是三个月前才发行的,换句话也就是说,那种事有可能还是进行式。

  “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她抬头看着他,迟疑的开口。

  他一愣,问:“什么问题?”

  “有关你父母亲的问题。”

  袁颽脸上的表情瞬间冷漠,尹胜楠发现他似乎很讨厌——不,与其说讨厌不如说恨,他似乎恨着他父亲。是因为他母亲的关系吗?

  “我可以问吗?”见他迟迟未答,她又问了一次。

  “你想知道什么?”袁颽看了她一眼后,深吸一口气道。

  “他们俩的感情不好?”

  袁颽倏然冷笑一声。

  “你这一声冷哼代表了什么意思?”

  “你知道我父亲最大的嗜好是什么吗?”他反问她,接着公布答案。“是收集美女。”

  尹胜楠静静的看着他。

  “从年轻到老,他的嗜好都没有变,而我妈妈之所以能够雀屏中选成为他老婆,完全是因为她长得够美、气质够飘忽,仍能让即使早已习惯流连花丛问的他惊为天人的原因,他从不认为独占花中花之后,就必须舍弃花园里其他争奇斗艳的花儿,所以他的花心在婚前与婚后根本就从未变过。

  “我对小时候最深的印象,就是我妈妈时常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当我走进去问她怎么了时,她就会抱着我继续哭,却从未开口对我说过什么,等我年纪稍大,听得懂仆役问私底下的八卦之后,我才知道妈妈之所以会时常哭泣的原因。

  “但是真正让我恨他的原因,却是他竟然放任他在外面的女人到家里撒野,而不阻止,甚至还一而再再而三的让那些女人喧宾夺主,直到将妈妈这疯!”袁颽说着,脸上呈现出一种自责、痛苦,又充满恨意的神情。

  尹胜楠胸口一阵紧缩,似乎能感觉到他所有的悲伤,尤其在她见过柔弱的袁夫人之后。她下自觉的伸手握住他的。

  “你妈妈这样几年了?”她轻声的问。

  “十二年。”

  十二年?那他当时已经二十几岁了,应该有能力可以阻止这一切才对,怎么……

  “我在国外。”看出她眼中的疑惑,袁颽哑声说。“不想让我们父子的关系愈来愈差,我在国中毕业后,即在我妈妈的请求下到美国读书,我不该去的,如果我待在她身边,她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

  “嘘。也许这是命中注定的良报也说不一定。”尹胜楠温柔的打断他。

  他低头看向她,眼底尽是浓得化不开的自责与痛苦。

  “你难道不觉得比起以往镇日垂泪的生活,你妈妈现在过得比较快乐吗?虽然她认不出你是她儿子,但是你们还是可以和平的相处,你还是可以去看她、陪她不是吗?我觉得记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现在是快乐的那就够了,难道你不认为吗?”

  袁颽愣愣的看着她,他从未用这个角度来想这件事。

  妈妈现在是快乐的,不再镇日垂泪那就够了,不是吗?

  忽然问,他觉得胸口熟热的,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那里蒸发、发酵一样,他看着她,哑声开口。

  “你说的对。”

  尹胜楠朝他微微一笑。

  “现在我们可以回家了吗?还是你想回大厅?”她问。

  “走吧,我送你回去。”他深吸一口气道。

  她高兴的举步走,却猛然发现自己的手竟还握着他的,她脸红的急忙缩手,却在下一秒钟被他捉住,换成他握她的。

  她倏然抬头看向他,却措不及防的撞进一双色泽加深的深邃瞳眸中,她的心跳不由自主的开始加快。

  “尹胜楠。”他柔柔的开口唤她,唤得她穿在鞋内的十只脚指头都要蜷曲了起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