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拐到男人婆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你在说什么我完全不懂,总经理来了吗?没看到尹特肋,我还以为他还没来。”陈秘书瞄了一眼空空如也的特助座位道。

  “这就是问题所在,你知道吗?刚刚总经理竟然叫我——不,是吼我说:以后不准你们任何一个人再提到她!不准提到她喔,他一定是和尹姊吵架了啦!”

  陈秘书来不及发表些什么,一个着急的声响却陡地的响了起来,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

  “陈秘书。”

  转头一看,是总务兼人事组的秦兰,她眉头紧蹙、慌慌张张的直朝她们走了过来。

  “怎么了?”陈秘书皱起眉头问。

  “我刚刚接到尹特助打来的辞职电话。”秦兰说。

  “看吧看吧,我就知道他们俩一定是吵架子!”小桃顿时哇哇大叫。

  “即使是吵架,一个辞职,一个怒吼说不准再提到她,这也未免太不寻常了?”陈秘书沉思的说。

  “他们该不会已经闹到分手了吧?”秦兰忧虑着。

  “哇——不行不行,那我之前的辛苦下就白忙了?”小桃立刻抗议。

  “我们不也是?好不容易近来泼妇骂街的电话少了不少,如果总经理真和尹特助分手的话,可想而知以后……唉!”秦兰眉头紧蹙的长叹一口气。

  “陈秘书,你在想什么?”突然发现她的沉默,小桃探问。

  “我在想他们俩吵架会不会是跟一个叫张文盛的人有关。”陈秘书思考着。

  “张文盛?谁呀?”

  “一个好像已经结婚,却正准备离婚追尹特助的人。”

  “离婚追……”小桃瞠目结舌的看着陈秘书,又倏然一笑。“呵,想不到尹姊每天衬衫长裤,头发削得比男人还短,工作能力又比男人还强,这样一个男人婆的女强人,行情竟是出乎意料外的好,真是令人想不到。”

  “没什么好想不到的,你忘了那些杂志上的照片吗?尹特肋本来就是个美人,只是不愿意打扮而已,见过各式各样美女的总经理会对她情不自禁就是最好的证明。”秦兰道。“言归正传,陈秘书,你为什么会觉得他们吵架和那个叫张文盛的人有关?”

  “因为我那天刚好听到尹特助和那人讲电话,从尹特助的对话中听来,那人似乎不懂什么叫知难而退,除了打电话追求之外,好像还想追到公司来,所以我在想,总经理是不是刚好撞见那人对尹特助纠缠不休的画面,而对尹特助产生了误会。”陈秘书冷静的分析。

  “一定是这样!”小桃弹指惊叫。

  “我们要不要进去帮尹特助解释一下?”秦兰问。

  “当然要!他们俩的幸福可关系到我们三个人的福利耶!”小桃第一个举手赞成。

  “陈秘书?”秦兰看向她。

  “走吧。”

  听完陈秘书三人的解释与担保后,袁颽脑袋顿时变成了一片空白,他简直就不敢相信常以此道破坏他人婚外情的他,竟也会着了此道。

  亲眼所见都不见得是真了,更何况凭那几张照片,以及一个早已失去理智的女人所说的话?他怎会变得如此的愚蠢、白痴、该死?!

  回想起自己对她说过的那些话,而且还是在那种情形之下说的,他简直就想把自己给掐死,她会原谅他吗?还会接受他吗?

  不敢再想,他抓了外套冲出公司,途中只停下来买了一束由九十九朵红玫瑰绑柬而成的心型花束,然后直接来到她家门前。

  手机没开,家里电话没人接听,按门铃半晌也无人应门,她是存心避着他是不是?没关系,俗话说的好,跑得了和尚跑下了庙,他就不相信她不必回家。

  从早上十点直守到晚上九点,他的肚子饿的咕噜咕噜叫,却不想因离开去觅食而与她错过。

  他背贴着墙壁坐在走廊上,脸上神情因长久等待无获而显得有些颓然,与一旁长久未得水气滋润的玫瑰一样略显失色。

  “蹬蹬蹬……”

  楼梯问忽然传来脚步声,让袁颽脸上原本颓然的神情突然一扫而光,期待的望向通往楼梯口的方向。

  不是她。

  他颓然的再次将额头贴在他放在曲起膝盖上的手臂上,无声的叹气。她这一整天到底跑到哪儿去了?

  “这位先生……”一个犹豫的声音突然在静谧的空间中响起。

  袁觊抬头起来看向喊他的小姐。

  “你是在等507室的那位小姐吗?”犹豫的声音问道。

  袁颽轻点了下头,已饿到无力说话。

  “但是我那天早上看见她提着行李,好像出远门去了耶。”

  “什么?”袁飘猛然由地板上眺了起来,一八O多的身高当场吓得那身高大概只有一五O的好心人向后退了一大步。“你说什么?”他瞬间冲到她面前寻求解答。

  住在尹胜枬隔壁的小姐仰高脖子,退后一步,再仰高一点点脖子后,才开口回答,“呃,我说那……那位小姐好像出远门去了。”

  “是她跟你说她要出远门的吗?”

  “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