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金萱 > 拐到男人婆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那你怎么会知道她出远门去了?”

  “因为她拖着行李,又把盆栽交给管理员请他代为照……”她最后一个字还未出口,他人已冲向楼梯口瞬间消失不见。

  袁颽飞也似的迅速冲到一楼大楼管理处询问,结果果然跟刚刚那位小姐所说的一样,她竟然旅行去了,而且归期不定。

  袁颽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此时的他该做何感想,或者该做些什么,她竟然在他们分手之后还有心情出门去玩!这个女人……

  也许她是伤心过度,想出去散散心——

  见鬼的伤心过度,如果她真的有一点伤心的话,就不会笑灿如花的对管理员说她一定会买一堆名产回来请他吃的。

  笑灿如花?没错,管理的确是这么对他说的,因为说完之后,他还很得意的告诉他,这个成语是他的小孙子教他的喔,就是形容一个人笑得有如花朵般灿烂的意思。

  灿烂?灿烂个头啦!真是存心想把他给气死!

  她说她爱他,昨晚她的确有这么说不是吗?他应该没有听错才对呀,那么在被他恶意抛弃之后,她怎么可能还能“笑灿如花”的出门去旅行,她真的爱他吗?

  她真的爱他吗?她真的爱他吗?她真的……爱他吗?

  即使她真的爱他,那也是曾经,在他那冷酷无情的恶意抛弃她之后,她又怎可能会继续爱他呢?不恨他,他就该偷笑了。

  怒气如皮球泄气般,一下子便瘫软了下来。

  离开她的住所,袁颽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开着车在街上闲逛,他在想,真的要让这段感情就这样结束吗?他甘心吗?

  不,答案当然是不,但是问题在于,他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挽救这一切,让她原谅他并愿意重回他怀抱呢?

  女人爱钱,爱所有有关美的东西,还有甜言蜜语,但是尹胜楠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她虽然爱钱,但却是坚守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之原则,绝不收受无功之禄,所以砸钱这方法自然可免,至于剩下的招数……

  唉,算了吧,如果她真爱美又爱听甜言蜜语的话,她的外号就不会叫做男人婆了。

  办法、办法,一定会有办法的,正所谓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不是吗?天无绝人之路的,再仔细的想一想。

  东想西想,竟在不知不觉问将车开了回家。算了,既然都到家了,就回家想吧,免得待会想得太入神而酿成车祸,那就真应验祸不单行了。

  走进家门把外套和钥匙随手一丢,他整个人倒躺在沙发上继续伤脑筋。

  突然之间——

  “咕噜——咕噜——”

  什么怪声音?

  不是怪声音,而是他的肚子在叫,他竟然忘了他已经整整一整天滴水未进了,好饿呀——

  忘了就算,一想起来连手脚都遏制不住的发软了起来。

  他将目光投向客厅角落的冰箱,想起了昨天他想从里面找出某个能裹腹的食物,却一无所获后,又缓缓地将目光移开,移到了他偶尔会堆放些糖果饼干等干粮的橱柜上,但只一秒他便突然把眼睛闭上。

  这下他完全想起来了,家里除了白开水能人胃袋之外,根本就没半点可以吃的东西。

  很好,这是不是就叫做罪有应得呢?

  他伤得她心痛,老天就罚他胃痛。

  他真是活该呀!

  §第十章

  门铃声清脆的响起,然后过了一会儿,门缓缓、缓缓地被一个饿到有气无力的饿死鬼拉开,然后手中的食物“唰”声被抢走,窸窸窣窣先拉开塑胶袋,塞两颗小笼包进嘴巴里再说。

  章劲就这样看着他,以神乎其技的短短三秒钟咽下口中的两颗小笼包之后,才似笑非笑的开口揶揄。

  “还活着呀?”

  “你这是废话吗?”袁颽朝他瞪眼。

  “不,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这叫“袁氏问候”。”章劲露齿笑道。

  袁颽毫无开玩笑的心情,瞄他一眼后,径自提着满袋的食物走进屋里,开始祭自己的五脏六腑。

  章劲随他进屋,然后好奇的东张西望。

  “你在看什么?”几颗小笼包下喉,胃不再那么难过,四肢似乎也恢复部份力气后,袁颽才终于有空管好友在干么。

  “看你家怎么一点都不像垃圾堆。”章劲回答。

  “我又不是你。”

  “嘿,这句话有点过份喔,什么叫我又不是你,况且我再怎么糟糕,嘿嘿,好像也没有差点把自己饿死吧?”章劲斜睨的揶揄他。

  袁颽撇了下唇,继续吃东西。

  “喂、喂,告诉我,你这回是不是认真的?你真喜欢男人婆?不是无聊、不是太闲、不是你那见鬼的骑士精神发作,而是以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那种有结婚生子打算的认真在喜欢她?”章劲既好奇,眼中又有抹认真的神情紧盯着他问。

  “干么,洁叫你来探口风的吗?担心我会欺负她的死党?”袁颽瞄了他一眼。

  “才不是,她根本就还不知道你把魔掌伸向男人婆,如果她知道的话,早就自己杀来了。”章劲撇唇道。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