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不悔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我永远记得你第一次和我说话的情形。”回想起来,他不自觉的勾唇露出一抹微笑。

  “虽说你来者不善,而且还是为了你喜欢的人特地跑来找我吵架,我还是由衷的感谢上天,谢谢它终于听见我的祈求,给我机会和你说话。”

  “但是看着你喜欢别人,怪我害你告白被拒绝、与男友分手,要我永远别出现在你面前,我的心情你不会了解。而当我满心欢喜的出狱,等着和你建立全新关系,却听见你要订婚了的消息,你不会明白我的心情有多低沉、多难过。”他看着她的双眼充满苦不堪言的悲伤。

  “既然如此,为什么你还恭禧我?”她眼中同样闪烁着痛苦。

  “因为你说你爱他。”看着他,支忆晴缓缓低下头,因这句话而霍然清醒。

  她究竟在干什么?既然半年前都已经作了决定,愿意承受此后的痛苦,怎么现在想反悔了?忘了爸爸的公司吗?

  “对,我爱他。”她开口,同时感觉自己的心裂成碎片。

  “别再自欺欺人了,”唐听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你一点也不爱他,你爱的人是我。”支忆晴震惊的看着他,握紧拳猛摇头,“我不爱你,我……”“不,你爱我。”现在他十分确定这一点,“昨晚你说的话我记得一清二楚,就算你真的不爱我,我也会想办法让你爱上我,因为你已经是我的人,而这辈子我并不打算放手。”他坚定的凝视着她,强硬的态度首次与他粗犷的外表相符,给人一种霸气且绝不妥协的感觉。

  “不可能了。”支忆晴像是失了魂般,怔怔地看着他摇头。

  如果这些话他在半年前说出口,或许她会为他自私的抛弃一切,但现在她已和陈氏企业的少东订了婚,即使爸爸义无反顾的只求她能幸福,她又如何能狠下心来,置公司上百名的员工于不顾?她已经给他们希望了呀!

  现在的她根本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因为你爸爸公司的事?”他看出了她的心事。

  “你……”支忆晴霍然瞠大眼。“你怎么知道?”他温柔的替她拭去悬在眼角的一滴泪。“现在你还要坚持说爱他吗?”她咬咬唇,颤抖的开口。“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就更应该了解我说的话,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即使……”即使他们深深地爱着对方也一样。

  “我要知道你是不是爱我。”“有差吗?”她惨然的笑问。

  “我要听实话,就当是补偿我为你所受的牢狱之灾,告诉我。”他认真的看着她。

  支忆晴勉强扯出抹笑,同时泪水从眼眶中掉下来。

  “是的,我爱你。”唐听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沉声的要求道:“再说一次。”“我爱你。”更多的泪水滑下了她的脸颊。

  一瞬间,他用力的将她拥进怀中,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紧紧的抱着她,像是想将她揉进自己的体内般。

  天啊,他等这句话像是等了一辈子,原本以为没希望了,没想到……

  “我不是在作梦对不对?你刚刚说了你爱我对不对?”他将她推离自己一些距离,眼神发亮的凝视着她。

  “不要这样,我们俩是不可能的。唐听,我求求你,把我忘记吧。”看见他眼中炽烈的情感,她忍不住哭喊。

  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待他们?相爱的两人却不能在一起,这痛、这苦,谁能够了解?

  “不,我已经亲耳听见你说爱我,这辈子我绝不会放弃。”“唐听,我求你。”“你爸爸公司的问题,我可以帮忙解决。”“你不知道情况的严重性,没有人能解决,我们只剩下半年不到的时间。”她摇头,泪水不断滚落。

  “不管有多严重,为了你,我一定会做到。”他替她抹去满脸泪痕。

  “不可能的。”她再度摇头。

  “如果我做到了呢?到时候你可以答应我一个要求吗?”“什么要求?”“嫁给我。”

  最大的症结既已解开,其他的问题可说是微不足道。

  离开支忆晴那儿后,唐听直接回到他睽违了半年的家。

  凌晨三点,家人都好梦正酣,他径自走回自己的房间倒头便睡,隔天却被跑到他房间准备从衣柜拿衣服穿的二妹的尖叫声给吓醒。

  于是全部的人,包括一大早顺路来接小妹上学的林伟成都知道他回家了。

  因为没有正式向周妈请辞,所以在简略的向妈妈说明这半年的去向,以及和支忆晴之间的关系后,当夜他还是回到了台北的住处,并打算待到谈群美婚假结束,再向周妈辞职。

  期间他也联络到了支叔叔,并在他的解说下大致了解情况,原来陈氏会使出这些卑劣的手段,完全是因为上一代的恩怨。

  陈氏企业现任董事长曾与支忆晴的母亲交往过,却为支叔叔的出现而分手。为了夺爱之恨,他无所不用其极的想打垮支叔叔。

  七年前电脑中的重要资料莫名其妙流失便是他们派人所为,没想到这回他们更嚣张,直接花钱请骇客侵入公司的电脑,不只盗取了各种重要机密资料,在商场上更是处处与他们针锋相对,使得公司不仅营运每况愈下,在商誉方面更是大受打击。

  心血付诸流水,信用受人质疑,公司经营在一夕之间变得岌岌可危,恐有倒闭之虞。而陈氏便趁此机会提出商业联姻的要求,成了现今这种局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