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水晶露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章

  一阵的哄笑声如穿耳的魔音灌脑而来,早逃离“险境”的方良善非常后悔一时想出的笨主意,什么事不好做居然用最智障的方法一昏了事,以为怕麻烦的男子会直接将她往地上一丢不管她死活。

  不知时事也要看报纸,不看报纸多多少少总会耳闻发生在周遭的事,以他们服装界而言,知晓潮流的走向最为重要,其次是打通关节顺利展出当季服饰,没个黑字辈的靠山还真是寸步难行。

  自擎天帮漂白的擎天保全可说是集众恶于一身呀!里头的“员工”都大有来头,十之八九有杀过人,其中至少三分之一的人坐过牢,黑白两道通吃的畅行无阻,是属于保全业界异军突起的一匹黑马。

  老实说他们没那么可怕,长得和路边擦身而过的行人差不多,既没三头六臂或是长角生翼,顶多满脸横肉加六块肌而已,真的不是很吓人。

  但是对胆子小、连自己影子都怕的方良善来说,除了末满十岁的小朋友外,任何身高超过她肩膀的生物都具有危险性,随时有可能攻击善良又与世无争的她,因为期善怕恶是人之常性,难以免俗。

  大同爸爸常说她就是一副看起来好欺负的模样,所以耳提面命的一再叮咛她,要远离具有攻击力的生物,以她纤弱的身躯根本不堪一击,能避又避勿存侥幸之心,幸运女神不会一直在她身边。

  她实在不明白一个人的长相怎么有能力影响周遭的磁场暴力,每个人看到她的反应不是笑便是使唤她做东做西,好像她唯一存在功能的是取悦大家。

  哼!什么叫狮头狗,而且是没断奶的那一种,真是不懂礼貌的大老粗,他眼睛准被猫儿给叼了,所以才有眼无珠的出言不逊,她非……呃,她非……见了他就跑,免得又遭嘲笑一番。

  唉!为什么她的胆子老是养不大,真要畏畏缩缩过一生不成?!

  “小善呀!大头针没了,再拿一盒过来。”

  “喔!好。”

  “小善,黄色的布料不够用,想想办法弄些来。”

  “是,我马上去找。”

  “小善,咖啡没了,记得再泡一壶。”

  “你等等,我先把水烧开。”

  “小善,你眼睛瞎了没瞧见化妆室的厕纸用完了吗?赶快换一卷新的补上。”“没了吗?我明明刚换……咦,请问你是谁?我好像没见过你?”是新来的吗?

  打扮入时的年轻女子仰高骄傲的下巴一睨。“我是楼上律师事务所的公关主任,待会别忘了帮我们倒垃圾。”

  楼……楼上?

  不会吧!她几时成了大厦管理员,连人家的垃圾都要管,这女的是不是太过份了点。

  可目瞪口呆的方良善没胆拒绝她的要求,只能傻呼呼地点头说好,反正她也要倒垃圾。

  “喂!你是哪来的葱跟蒜呀!小善是我们家的由得你指使吗?没有那个屁股就别坐马桶,欺人欺到我们工作室来。”简直不知死活。

  “你……你们还不是当她是菲佣使用,动不动就叫她拿东拿西。”她振振有词的加以反击,脸上毫无半点羞愧之意。

  “那关你什么事,你会不会走错路了,要搞公关请到大富豪,凭你的姿色还能端端小菜,替客人递毛巾。”真是三家闲、一家听胡,管到人家的家务事。

  “果然是只会走台步作秀的小模特儿,没见识又缺乏涵养,我们每天接见的可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哪像你们只要钓上小开就高兴得晕了头,任人白玩。”她语气高傲的不屑降低格调。

  被气得直冒火的平面模特儿不甘示弱的反讽,“哪个酒店小姐不陪王董、李董、方总裁呢?生张熟魏是你的天份,送往迎来更是你工作之一,我们真的跟你没得比。”

  呃,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她完全看不懂在上演哪出戏,你一言、我一句的彼此叫骂,她们究竟在吵什么,为何会从葱跟蒜演变到酒店坐台,人家不是说远亲不如近邻吗?

  泡完咖啡的方良善满脸迷惑的注视着吵得不可开交的女人们,她不懂她们刚刚才说忙得要死,现在居然有时间吵架,而且还没有停止的打算。

  在这段期间她准备了三十盒大头针,帮出纳喂孔雀鱼,烫平三件模特儿随手乱扔的衣服,拖地抹桌子还换上新茶水,甚至在布满灰尘的储藏室找到徐设计师要的黄色布料。

  她们不觉得很浪费口水吗?不就倒倒垃圾而已。

  喔!差点忘了吴姐的交代,桌上的设计稿得收好,不能让外人瞧见公司的机密“啊!好痛!”痛字加两倍。

  同一个位置拐到两次不是普通的倒楣,原本就痛得难以行走的左脚转眼更肿得像馒头,一使力那痛楚就由脚底板窜到骨子里,那揪心的痛简直像在剐她的肉,一寸一寸活生生的撕扯。

  休息一天以为不痛了,甚至有稍稍消肿的样子,她想今天吴姐就要从米兰回国,身为助理的她哪能再偷懒,三天的假够她偷笑了,虽然有一天她拿去赚外快,另一天窝在家里养伤。

  没想到她太高估自己的耐痛能力,整天忙下来她真的快断气,根本没人注意到她走路怪怪的,一脚高一脚低的走得不是很稳,工作效率明显慢了许多。

  “我当你没神经呢!一只脚肿成象腿还能跑马拉松,你准备申请残障手册是吧?”真不会照顾自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