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水晶露珠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呵呵呵!新尝试、新尝试,请以后多多捧场。”原来那包狗食装的是排骨呀!

  现在的狗真是好命,吃的比人还高级。

  “的确是尝试呀!我们都成了你的猎杀目标,看有无幸运者毒发身亡。”看来她得自备银针以防万一。

  “言重了,老板我可是非常注重客人的饮食健康,绝不敢胡来。”顶多添加对人体无害的副食品。

  “是吗?”怎么她听起来像敷衍。“对了,老板,你相信世上有吃素的老虎吗?

  他笑了笑,一脸高深莫测的神情。“这个问题十分深奥,你真正想问的是你朋友的未来吧!”

  叹了口气,钟丽艳眉心微带个忧字。“我不想看到小善受伤,她是我最要好的贴心朋友。”

  人如其名善良又没脾气,对每个人都和和气气的不懂记恨,心肠比金子还纯真,她真担心她所遇非人,第一次谈感情就伤痕累累,赔了身心也赔了对人的信赖。

  “爱情本来就充满变数,谁也不能保证真爱会一世不死,若不去尝试的话,永远也找不到心底想要的答案。”伤害也是一种成长,让人更懂得珍惜所爱。

  “就如你随兴而起的奇怪菜单。”她讨厌惊吓。

  Kin轻笑的眨眨眼眸。“没错,尝试各种酸、甜、苦、辣、涩,这何尝不是人生的写照?”

  她似懂非懂的,“说得太深奥了,我现在的想法很简单,他们到底在做什么?”单纯的人拥有较多的快乐,他是这样认为。“和爱情约会吧!我想。”

  嗤了一声的钟丽艳大笑的举起酒杯,她敬了敬女酒保,又扬杯对着背影优美的钢琴师一点,开心的畅饮属于她的故事,她相信有爱的世界就不寂寞,人人都是爱的化身。

  但此刻她很想喝醉,因为她很寂寞,最好的朋友不在她身边。

  不知道她此时身在何处,是否感觉得到她的关心?

  唉!落寞呀!真想叹息。

  风扬过,门外的木头招牌也随之晃动,似在说着“欢迎光临”。而她的心却不知为何人启开,闷得发慌,她开始诅咒让她感觉寂寞的原凶,怪他把她的好朋友带走。

  远在城市的另一端,表情一肃的铁汉生狐疑的瞧瞧四周,怎么有股莫名的冷风拂过后颈,让人毛骨悚然。

  “你可以把我放下了,我家到了。”脸微红,不好意思的方良善呐呐的说道。

  “几楼?”仰头一望,老旧的建筑物满是岁月的痕迹。

  不是非常令人满意的居住品质,但勉强算得上二级古迹,至少能经过九二一地震考验,基本结构不成问题,若无天灾人祸应该还能住上个一、二十年。

  “嘎,你说什么?”没想到天黑的这样快,满天星斗占据低垂的夜。

  “心不在焉的在想什么,我是问你住几楼。”迷迷糊糊的个性真糟糕,难怪她的朋友放不下心。

  “我……”她讪笑的玩着胸前的坠玉。“我们这里没有电梯,你送我到门口就好。”

  她哪有胆子说他的胸肌比她的小胸脯壮观,她自叹不如的正在忏悔中,心想现在开始吃青木瓜炖排骨还来不来得及“长大”。

  “不要让我问第三遍。”二楼还是三楼?目前她的脚不适合做太多运动。

  一听他声一沉,她没有半丝迟疑的往上指。“七……七楼。”

  表情突然变得阴鸷的铁汉生低视怀中的小女人。“我刚才没听清楚你的话,你说几楼?”

  “呃,就是最上面那一层。”她比了比天空,腼腆的笑着。“最接近上帝的地方。”

  她喜欢门一开就能迎接阳光,蓝天白云尽在她的画布当中,那种感觉真的很幸福。

  可惜这会儿什么也看不到,严重的光害污染这一片纯净的自然资源,残酷的人类正在毁灭仅存的美丽。

  “你不是告诉我顶楼加盖的那一层吧!”他原意是取笑她想像力丰富,他不信任何神论……

  但书一笔,他竟猜得神准。

  “是呀!上面的风景很好喔!像坐拥清风明月,与斜阳比邻而居,静看流云变化,拾一季晚霞飞雁,渡一潭银河飞梭,除了夜里冷清些,它真的是遗世独立的世外挑源。”

  她近乎知足的细数小楼风光,眼露梦幻的谈论她眼中的世界,没有烦恼、没有尘嚣、没有受委屈的落魄样,一脸满足无所求的描述图画中才看得见的景象。

  在她的描述下,仿佛顶楼的小空间自成一世界,与世隔绝。

  光听她温柔的述说语气,美丽的画面突然在眼前展开,令人心有期待的想一窥如诗如画的奇妙美景。

  刹那间,她平凡无奇的面容扬散诗人的光彩,和画家多愁善感的诗意,让她有神的双瞳更为明亮,流动着一丝醉人的明媚,好像蒙尘的珍珠在一瞬间大放异彩。

  原本要教训她不懂得照顾自己的铁汉生为之震撼不已,两眼一傻的注视她发光的娇颜,到口的责备成了惊异的轻喟,他怎能轻易的抹去她的梦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