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水晶露珠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你瞧囡囡曾怀疑我不是她父亲吗?没有。你看我不认她这女儿吗?也没有。既然我们彼此承认亲子关系的存在,你这外人有什么资格过问?!”

  哇!不得了,钻洞的老鼠也有长智慧,居然说得头头是道,几乎令人无招架的余地,小小的螺丝钉终于发挥最大的效用,把高大威猛的老虎训得脸面无光,可见他挺有两把刷子。

  吃着奶油面包的钟丽艳暗自叫好,倏地发亮的艳眸睁得大大的,好像突然发现她认识的某人有对奇怪的触角,平时隐藏得让人无从发觉,此时却光芒四射的照得人睁不开眼。

  也许心动的感觉就是这样吧!这个不老的老男人很对她的胃口,说不定他们之间也可以发展一段罗曼史。

  “大同爸爸,你的口气太严肃了,阿生只是不了解我们的家族特征嘛!你好好的解释他就会懂了。”有这么年轻的爸爸的确让人伤脑筋,可是也没什么不好。

  至少在她伤心难过时有个人可以依靠,她知道自己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一旦她需要帮助的时候,会有人立刻挺身而出予以援助,而且无怨无悔不索取任何报偿。

  这就是她的父亲,虽然有时会有些孩子气。

  “囡囡呀!你帮外人说话是不是,你嫌弃老爸管太多事,想借机抛弃我对吧?!”语气一转,面对女儿方大同的态度就变得可怜兮兮,一副即将遭弃养的无依老人模样赚取同情。

  “爸,你现在的表情好好玩喔!好像以前在跟妈撒娇一样。”即使她记得不多,一家人相处的情景总会不时的浮现脑海,想忘也忘不了。

  毕竟当年她已经七岁了,该记得应该都记住了,只是忘了回家的路。

  “恶女月呀!”一想起已逝的妻子,他的神情为之黯然。

  失去才知爱得深。

  当时年纪小不懂得感情为何物,只当成像在扮家家酒一般漫不经心,年长他十二岁的家教大姐又凶又泼辣,他避之唯恐不及哪敢多看她一眼,走路必绕远路,一瞧见她的身影赶紧掉头,能不碰面是最好,省得她又揪起他的耳朵当街开骂。

  谁知他明显的回避动作反而挑起她的好胜心,大姐大的性格表露无遗,一心以征服他为首要任务,不管他挣扎与否决心和他抗战到底,不肯让她一世英名尽毁他手。

  一场战争越演越烈,到最后失去控制的把她惹恼了,她扬言要先奸后杀将他弃尸荒野,他也不示弱的要她有胆放马过来,他绝对不会屈服在她的拳头之下。

  原本只是一句意气用事的玩笑话,没想到事情真的发生了,一发不可收拾造成事实。

  一开始两人都对这种关系感到不自在,曾经互不见面一段时间,可是命运之神又将他们两人的未来拉在一起,他意外的在她的相亲宴上遇到她,一时的嫉妒让他说出两人曾有过的关系。

  当然场面变得很僵,她也相不成亲,因为这件事她被批评得很难听,而她敢做敢当的气势让他大为敬仰,在众人反对的声浪下他们反而越走越近,成为乡里讨伐的孽缘。

  “爸,你又想起妈了?”她也好想她,可是她再也不会回到他们身边了。

  生命何其脆弱,一眨眼间什么都成空,只留下渐渐淡去的回忆供人凭吊。

  “她是个很有个性的女人,咱们俩加起来没她一根手指头厉害。”过去的日子美好得令人怀念,他真的很想她,希望时光能倒回相爱的当时。

  丁如月,你过得好吗?可曾想起被你遗弃的我们,你的死亡让我们的爱变得残酷。

  被留下来的人总是苦多于乐,永远想念着一个不再回头的情人。

  “是呀!妈妈什么都会,她随便喊一声所有人立刻立正站好,没有人敢乱动。”

  一想到那画面,方良善噗哧的笑了。

  方大同也笑了,只是笑容里布满苦涩,像一下子老了三十岁似,眉宇间透露着沧桑和疲惫,为一个人爱恋终生终不悔,脸上隐隐散发属于他这年纪的沉稳和追思,叫人为之动容。

  不过过于沉闷的气氛让一向好动的钟大小姐看不下去,她眄了眄毫无表情的那根人柱,用眼神暗示他说些什么转移话题,可他竟回她个死人脸要她想办法,真是没人性呀!

  也不想想有一个是他的女人,如无意外可能会升格成为他的老婆大人,另一个更别提了,他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老丈人,她指的是他的外表。

  山不就我我就山,算她倒楣交错朋友,她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

  “喂!你们父女俩唱够双簧了没,别想把我们两个当垃圾丢在一旁,我们也是有尊严的。”太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尽在那伤春悲秋。

  我不是垃圾,别把我和你搞在一起。不快的铁汉生微露警告的眼神,要她谨慎用词。

  嗯哼!谁理你,有本事自己摆平。完全不怕他的钟丽艳笑得很甜,摆明了不给他面子。

  “咦!你还没走呀!你留在我们家干什么?我可不会留你下来大吃大喝一顿。”赖在人家家里不走真奇怪。

  表情微微一僵,她的笑容变得恼怒。“过河拆桥呀!老先生,主人不送客我贸然走掉不是太失礼了,我这么有教养的人是不会在意你的怠忽。”

  可恶的娃娃脸,这笔帐先记下,改天她一定一五一十的讨回来,看他敢不敢再小觑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