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水晶露珠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因自己的工作性质,吴美雪见过形形色色的美女不知凡几,不管是本土或是外国的金丝猫,眼前女子的姿色算是中等,还构不上国际标准级,顶多只能说还能人眼。

  不过那头长发倒是不错……呀!瞧她又想到哪去了,老犯职业病,动不动就想找个资质不错的模特儿走秀。

  “你敢说我是妖女?”还没人敢当着她的面辱骂她,她活腻了吗?蒋诗柔将手中的小瓶子握紧,眼露肃杀之色。

  “说你是妖女又怎样,有本事你咬我……怎么了,你别尽扯我的手,我是在替你讨公道耶!”这小笨蛋又犯傻了,居然想替情敌求情。

  人她见多了,是好是坏一目了然,空长了一副好皮相不见得就是好人,相由心生,那股恶气骗不了人。

  “大家都是自己人别动气啦!有话好好说不要口出恶言,好歹她也叫阿生一声哥哥,我们别对她那么凶。”感觉像两个欺负—一个,很不厚道。

  “你对她和气她不见得对你客气,瞧她的表情多凶恶呀!好像要一口吞了你似,绝对是不怀好意。”她的话肯定不会出错,她吃过的盐巴比她走过的路还多。

  有吗?为什么她看不出来凶样。“得饶人处且饶人,凡事何必斤斤计较,她的嘴巴那么小不可能吃得了我。”又不是电影中的大蟒蛇有张血盆大口,牙一龇就把人吞下肚。

  “你这小天真有时真叫人受不了,我说的吃是形容词,你对人家好人家不一定对你好,还是你觉得可以跟别人共用一个男人,或是干脆送人算了。”当初她的前夫便抱着这打算要她妥协,偏她性子烈没二话,丢张离婚协议书了事,省得大家越见越痛苦。

  又不是长得丑没人要,何必执着一个已变心的男人,爱情并非女人的全部,走出自我才能拥有幸福,像她随遇而安的感情观女口倒吃甘蔗一般,越吃越有滋味,全甜在心坎底了。

  有失必有得,现在她吴美雪可是小有成就的职业妇女,比起当年可怜的失婚妇人快乐多了。

  “嘎?呃,呵呵……”傻笑的方良善不知道该回什么,总觉得人性没那么坏。

  但她的善良看在心高气傲又自视甚高的蒋诗柔眼中却是可笑至极,以她的容貌和受宠程度需要同情吗?只要下手够狠绝不留情,还有什么是她想要而要不到的?!

  “你们有必要在一旁做戏吗?阿生哥是我父亲一手带出的人才,我不需要说谎骗人,他老人家早就替我定下婚事,就等他身体好一点便会为我们主待婚礼。”

  她说得若有其事,连社会历练深厚的吴美雪都开始产生疑虑了。

  “也许你说的是事实,可是我相信阿生不会骗我,除非经由他口中证实确有其事,否则你所说的一字一句皆是泡沫不可采信。”如果她连所爱的人都质疑的话,那被她所爱的人十分无辜,为莫须有的罪名当上负心汉。

  择其所爱,爱其所择。

  人总要聪明一次,不能老是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什么都可以无所谓的当游戏一般毫不在乎,唯独爱情真诚而可贵,错过了就不会再回头。

  “你真是固执呀!真想从我手中抢走属于我的幸福吗?”以前她就做过一次,这次她不会再退让了。

  不知怎么回事,蒋诗柔对方良善的恨意特别深,好像在许久的时空里,她也曾因为她的缘故而失去最爱。

  “幸福是抢不走的,我从不认为自己固执,我只是顺应命运的安排。”她不宿命却相信因果,人在哪个时候遇到哪个人都是有原因的。

  蒋诗柔笑得极为妩媚的走近,眼中看不出一丝邪佞。“命运吗?那是非常容易改变的事,只要一点点小意外。”

  一瓶不到手掌大的小瓶子在她手指间轻扬,看来惬意又无负担,像在把玩昂贵的香水瓶炫耀身价,举手投足散发迷人的风情。

  她优雅的旋开瓶盖放在鼻下轻嗅,让人以为那是高级的香味不具威胁性,是她个人品味的小习惯而已。

  殊知甜美的面容突然一变,扬起令人背脊发凉的阴笑,大开的瓶口朝外一洒——

  “小善,小心。”

  一阵猛烈的强风忽然呼啸而过,尖锐的刺耳声随之响起,扬长的凄嚎在风中回荡。

  §第十章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我不是要你好好的跟着她,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不成?”

  砰地一声,一道暗灰色的身影飞向一尘不染的白色墙壁,狠狠的摔落于排满花景的角落。

  嘴角流血的朗五可不敢抱怨这拳下手太重,罪有应得的他满脸愧疚,鼻青脸肿不当一回事的蹒跚起身,他猜测自己少说断了几根肋骨,浑身疼得几乎无法站直。

  他没想到一时的疏忽会酿成巨灾,原以为大小姐就快离境了,应该不致惹出什么祸事才是,就算让她逛逛街、买点台湾名产回英国也无可厚非,反正瘟神一送走他就轻松了。

  谁知她说要上一趟化妆间整理仪容就不见了,留下换下的衣服和刚撕下的假发标签,在他察觉不对时已经来不及,早先她打扮得像飞女走过他面前时,还当是神似的女孩而惊讶。

  原来她早就有预谋在离台那一天行动,这几天装得乖巧又好招处的模样只为瓦解他的防心,让他不疑有他的给予方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