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顽童帝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我……我……”看着那张肿得不象话的脸,温拾兰想笑又内疚不已,轻咬着嫣红下唇。

  “别忘了他还有个世子身分。”唯恐天下不乱的某人凉凉地丢下一句,提醒怒掴皇亲国戚的严重性。

  “啊!对喔!他是世子爷……”花一般的容颜变得沮丧,微微绞着的白玉纤指透着惶恐。

  “少管闲事,容尽欢,哪边凉快哪边待。”小爷正玩得起劲,“柱子”就安分点,少来坏事。

  像没瞧见狠厉瞪眼似的,容尽欢神色悠然地把玩手中碧玉青竹笛。“没瞧见咱们兰儿快哭了吗?你这人一向粗枝大叶,粗野惯了,不懂得什么是怜香惜玉,花儿再美也要有人怜惜才开得娇艳。”

  只有这个傻瓜看不见自己的心,整天嘻皮笑脸地逗弄人,人家有心也会被他的笨气到吐血。

  “她哭不哭干你屁事,你少来掺和,小爷看她顺眼才逗她两句,那些阿猫阿狗我才懒得理会……啊!疼呐!谁敢胆大包天偷袭小爷……怎么又是你这个臭丫头。”他们八成天生犯冲,八字不合,每回在她面前他都没得显威风。

  收回拧人的纤纤玉指,温拾兰表情不悦的横竖黛眉。“不许对容大哥大呼小叫,你知道他一曲清笛多少人为之倾倒吗?他是天上的神人,云中的仙鹤,高洁如最纯净的白玉,容不得一丝玷污。”

  “他是出土白玉?”呿!是死人的陪葬品吧!看似白玉无瑕却内心污秽,一身的尸气。脸有点臭的乔翊心里很不是味道,龇牙咧嘴。“你干么喊他容大哥,有那么亲近吗?叫声小三哥,小爷就原谅你的大不敬。”

  “……世子爷,你可不可以稍微长大些,像容大哥这般沉稳自持,不要老像个无赖,尽做些损人不利己的无聊事。”她睁着水亮眸子,摆出教训人的嘴脸。

  “左一句容大哥,右一句容大哥,你嘴巴不腻呀!小爷都听烦了,春心乱动也要看对象,不要明明是一匹狼却当成神来拜,小心拜出个邪魔歪道,不过神和鬼其实差不多,全是往上飘的。”一说完他自觉有趣,拍着肚子哈哈大笑。

  “你……你不要说容大哥坏话,太可恶了。”她气得脸颊红通通,为自己崇拜万分的乐神受到侮辱而满心不高兴。

  “兰儿,犯不着为了点小事动气,他就是个五音不全的俗人,你和他一般见识反降低我们的气度,不在同一等级是不了解我等对音律的喜爱。”人要笨到无药可救,那就只能劝他节哀顺变了,黄泉路上好走。

  “容、尽、欢——”这家伙在说什么鬼话,他真的太久没练练拳脚了,生锈的骨头不中用了吧!

  容尽欢笑笑的一抚水眸晶莹的佳人发丝,顺手一拢她落下的乱发,以粉藕色水丝发带扎系乌黑云丝。“瞧你跑得慌,头发都乱了,容大哥帮你梳拢梳拢。”

  “谢谢容大哥。”她低下头,双目垂视,有些羞赧。

  “不用客气,自己人何须言谢……”他眸底泛着笑意,修长手指温柔而轻巧地滑过柔顺黑发。

  “谁跟你自己人,你不要往脸上贴金,胡乱攀交情,你是个官,好歹有个分寸,对个臭丫头动手动脚成何体统。”觉得刺眼的乔翊一掌拍开好友的手,抽掉粉藕色水丝发带,故做捉不牢随风飞走,煞有其事的数落一番。

  “还有你呀!回去背背《女诫》,小楷抄上一百遍,男女大防你丢哪里去了,人家阴险地朝你一笑你就晕头转向了,是狼是虎搞不清楚,那种货色不是你这个臭丫头能沾的,给小爷离他远一点。”容尽欢就是头不动声色的白眼狼,她这个傻子,给他塞牙缝还不够。

  看到温拾兰对好友的温顺行径,以及晶亮的倾慕眸光,乔翊心里发酸,牙关一咬,用眼刀把两人瞪得千疮百孔,走向他们,将两个人隔开。

  没有理由的,他就是觉得小兰应该和他比较亲近才对,毕竟是他先认识她,混了一阵子才藉由他才和小欢子有了交集,所以她是他的人,不该“见异思迁”和别人“眉来眼去”,无视他的存在。

  而一肚子花花肠子的容尽欢根本是真正的黑心鬼,他最擅长用谦和表面拐骗无知世人,里头是腐朽的烂泥,哪来风华绝代供人景仰,只是一只空具美色的臭虫。

  “兰儿,你被世子爷嫌弃了。”面容平和的容尽欢继续搧风点火。

  “容尽欢你给我闭嘴,少曲解小爷的原意。”他瞪向好友。你想给爷添乱是不是,小兰的巴掌会打出人命。

  真抱歉,我和你不熟。他爱莫能助地耸肩,隔岸观火。“世子爷用心良苦,下官省得了。”“省什么省,你在爷儿面前耍花样。”乔翊狠狠一瞪,警告他少瞎起哄,把他乔小三兜进一片火海。

  他笑若春阳地一扬唇。“世子爷的意思不就是嫌她女德有缺失,为人不知进退,身为司乐却胆敢犯上,冲撞了身娇肉贵的世子爷,你是金镶玉嵌的权贵,我等犯了杀头大罪冒犯了“您”,理应提头来见。”

  锐利的黑眸倏地一眯,迸出无数凌厉。“小欢子,我忽然觉得大理寺卿这个官儿太委屈你了,也许我该向小皇叔吹吹耳边风,让你到太子身边当个言官,有你这般八面玲珑的敌人,相信腾龙王朝千秋万世,蛮夷不敢来犯。”

  两个同样绝顶聪明的男子目光对个正着,交会出旁人无从得知的惊涛骇浪。

  不过心思单纯的温拾兰看不见两人以眼神对话,她耳朵里轰隆隆地响起乔翊满嘴的伤人言语,她微带伤心地抿起殷红小口,难过自己的心意不被了解。

  容尽欢的话更是火上加油,原本她只是小气乔翊口无遮拦,把人损得一无是处,但这会儿是越想越气,熊熊怒火由胸口燃起,烧得她浑身发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