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顽童帝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五


  “你们别把事情闹大了,不过是姊妹们的小吵小闹,不要搅进来搞得人尽皆知,乔小三……呃,世子爷,你就不能稍微消停一会儿吗?鸡飞狗跳的皇宫对你有什么好处。”

  她只想安静地习艺,不让闲杂事扰了心。

  我高兴。乔翊没把舌尖的话说出,一张无赖的笑脸大大的扬起。“你不是说再也不理我了,怎么又眼巴巴的追来,是不是明白小爷的好了,舍不得我离开太久?”

  明明是很温馨的送行,被他戏谑的胡话一岔开,温拾兰急切的心像浇了一桶冷水,瞬间冷了下来。

  “谁说我来送你来着,我是陪心心来送送朱大哥,你是谁呀!我不认得,朱大哥,一路顺风,路上小心点,别让伯父和心心担心。”他是“顺便”,理他是小猪。温拾兰故意扭开头不看乔翊,说起言不由衷的违心话,一群送行的人噗地笑出声,也有人掩口轻笑。“小两口”闹别扭着实有趣,让人看得笑开怀。

  “温小兰,你好样的,敢装作不认识我,小爷让你印象深刻。”阴阴的笑,他扳过她如玉面容,用力但不伤及嫩肌地揉捏粉腮,左搓右揉搓出个逗趣的包子脸。

  “放……放受,不要再肉了,疼……混弹乔小三……”她一定是前辈子欠了他,今生来还债。

  “放手,不要再揉了,混蛋乔小三。啧!你就这点长进呀!好歹大骂几句:你去死呀!乔小三,让风刮你的肉,雨打你的骨头,虫咬蚊叮烂肚肠,脚底生疮没命归……”

  他念得正起劲,溜得很,如乞儿的莲花落,但是一只素白小手急匆匆地捂住他嘴巴。

  “不许胡说八道,你给我平平安安的回来,身上有伤就别来见我,我一辈子不跟你和好……”

  §第四章

  谁家个年小无徒,他生在无忧愁太平时务。

  空生得貌堂堂仪表非俗。

  出来的拨琵琶,打双陆,把家缘不顾。

  那里肯寻个大老名儒,去学习些儿圣贤章句。

  ……

  我教你成个人物,做个财主,你却怎生背地里闲言落可便长语,你不道来我姓李你姓赵,俺两家是什么亲那,你今日有什脸落可便踏着我的门户,怎不守着那两个泼无徒?

  吓得他手儿脚儿战笃速,特古里我跟前你有什么怕怖,则俺这小乞儿羹汤少些姜醋。

  ***

  哒哒哒的马蹄声响着,老马瘦如柴,倒坐马背上的少年郎一身粗陋的布衣还有两个显着的补丁,他跷着二郎腿,脚趾都可从破鞋中露出,仍怡然自得地哼着小曲,其乐无比。

  神仙一般的悠哉呀!不问朝廷政事,不问阮囊羞涩,一人一匹马悠然自在,白云悠悠,竹叶沙沙,迎面吹来的暖风令人昏昏欲睡,眯个眼打盹,还有谁比他更快活的。

  人生呀人生,就该把酒当歌,尘世间的庸碌事全往井里扔,半点不沾事,谁爱造帝王业就由谁去,做人何必太劳累,一叶扁舟江中泛,钓了一尾草鱼下锅去,煎、烤、炒、炸样样行……

  “主子爷,你可不可以别唱了,老奴的修为不足,快阵亡了。”为什么,为什么样样都不差,人品、学识、武功都高人一等的小主子,他的歌声能难听到叫人想去撞墙,一死以求解脱。

  “富春,你嫌弃小爷的天音……”嗯哼!这天好蓝、云白如絮,挖个坑填个老太监应该不费事,葬在朗朗晴空下也算是福气。

  唇红齿白,半根胡子也没长的富春搓着尖滑下巴,半百年纪仍不见老态,面皮白细。“主子爷,你也晓得老奴携老带幼的,好心点饶过老奴吧!”富春的确是个太监,同时也是大内出身的高手,统领密间营,十岁净身入宫,二十岁时还是当时的太子沈子扬的贴身侍卫,而后在摄政王乔灏的安排下进入密间营,成为朝中一支专探官员大家秘辛的暗探,而他也做得十分称职。

  不过太监也是有娘生的,在他有一番成就后,置了间五进的大宅子安置他老娘,无后的他又过继族中幼子传其香火,有了一双儿女,他老了还得忧心他们的前途,儿子当官怕行差,女儿嫁了人又烦心姑嫂不喜,他得上下打点才有个安稳窝。

  “吃了几年老米养肥了胆子,主子的话都敢挑三拣四的听,看来我的奸诈爹太纵容奴才了。”

  “主子爷呀!老奴年纪大了,耳也背了,你就别折腾老奴了。”富春骑的马比主子的还好,高大健壮,腿骨有力。

  “富春,你这是在小爷面前端架子?”恶奴欺主呀!养了几十年养出叛主的老人精,心寒呐!

  “主子爷……”他哪敢僭越,只是听人使唤的奴才罢了,主子的一句戏言会要了他的老命。

  “才离了佳人就发春,世子爷要是闲得发慌想找人磨,下官当尽一份心力。”

  他就是太闲了,才会找人麻烦。

  朱子仪适时的出声解围,赢得富春感激的眼神。

  “谁发春来着,出门在外别惦着那个虚礼,少让小爷听得牙酸,喊我一声小三子即可。”人在江湖不拘小节。

  “世子……小三子怎么说下官照办便是。”做百姓打扮的刑部侍郎拱手一揖,言谈中多有恭敬。

  “呿、呿、呿!榆木疙瘩不长记性呀!小爷都成了小三子,你还端着官老爷的官威,唯恐青城知府不知道我们来查案的吗?”他那个猪心妹妹可是挺“善解人意”呀,一母同胞的兄长怎么就是块木头。

  朱心池仗着和温拾兰交情不浅,言行上较为张狂,没大没小的把世子爷当普通人看待,有些话也敢当着他的面放肆畅言,少有敬意和畏怯,甚至大吼大叫,无亲疏之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