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顽童帝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三


  她一小口一小口的轻啜着,安神宁气的茶水很快见底了,一股温热由喉间滑向胸腹,顿时暖了四肢。“好了,都下去休息吧!你们也累了。”

  “小姐,留两个人在床榻旁伺候吧!奴婢们不放心。”要是又魇着了可怎么办才好,总要有人陪在身侧。

  她摇了摇螓首,笑着撵人。“留点精神明日好应付心心,她一疯起来十头牛也拉不住。”

  朱心池是天生的惹祸精,也不知是仗了谁的势,连太子都敢得罪,行事日益张狂,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令人莞尔。

  一想到朝气十足又精力旺盛的朱府小姐,春柳等人真的怕了。“那好吧,奴婢们去躺一下,小姐若有事朝外喊一声,奴婢们随即就到。”

  “嗯,去吧!”她挥挥手,让她们早点安歇。

  不太安心的丫鬟们走得慢,不时回过头瞧瞧主子是否睡得妥当,换下的衣物折迭得四四方方,等着明天一早浆洗婆子来收衣,不熄灯的半掩门扉,好听清楚屋里的动静。

  夜里很静,虫鸣蛙叫声十分清晰,躺在床上了无睡意的温拾兰睁着水亮眸子盯视垂着烟青流苏的银红床幔,细数那一朵朵开得娇艳双面绣海棠花,耳边不经意听见以屏风隔开的小暗间里,春柳、碧竹她们轻手轻脚躺上小床的声音,而且一下子就入睡了,细微的鼾声一起一落。

  睡得着,真好,她在心里想着。

  她却是翻来覆去的怎么也无法静下心,双眼一闭上就瞧见一道血淋淋的身影朝她走近,她骇然地睁开眼,捂着嘴抽气,挥不去的阴霾重重压在心口,叫她几乎快喘不过气。

  蓦地,温拾兰发现她又发汗了,好不容易回暖的身子又透出丝丝寒意。睡不着的她掀被下床,莹白如玉的纤足套入绣花鞋,她缓缓起身轻移莲步,走向喜鹊登梅雕窗,仰望天上那过了十五仍圆如玉盘的月儿,闪闪烁烁的星子像远方不归的那个人,取笑她的多愁善感。

  心里沉闷的她忽然不想待在屋内,长年习舞的身子相当轻盈,落地无声地推开门扉,她看了看睡得正熟的丫鬟,没吵醒她们便往外走。

  披了件御寒的外衣仍觉得有点冷,她拉拢衣襟漫步于阵阵花香中,杏花枝桠挂满了一朵一朵的小白花,馥郁不腻人,暗然飘香。

  “……真的是我多想了吧?你真的平安无事,安然无恙地待在某地,照样张狂地无法无天,令人发火吧!”神明呀!请保佑那个行事乖张的臭小子,他叫乔翊,是威远侯世子,生来是带给别人灾难的。

  幽然地叹了口气,双手合掌的温拾兰诚心祈求,她平静的面容显得虔诚,口中祈祷,眼睫低垂半掩目,风儿轻吹扬起裙摆,在风中迎月而立,宛如翩翩下凡的牡丹花神,艳而不妖,明媚似月华,傲然而多姿。

  她是美丽的,从粉雕玉琢的小女娃,成了花容月貌的美人,慢慢拉长的纤纤娇躯展露少女的风姿,亦有含春女子的风情,娉婷绰约,袅袅婷婷,不需点朱抹翠便是天香国色,丽质天生。

  可惜温拾兰看不见自己的改变,除了专注在歌舞上,她的一颗心全给了不解风情的乔翊,她对他的感情是一点一滴的累积,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开始,可是他却毫不知情,迟钝地像木头人。

  其实她很后悔初见时打了他巴掌。当年她还很稚嫩,一个个头和她差不多的男孩朝她一扑,还压在她身上不起来,她羞恼地不做他想,做了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手一举高便挥下。

  可长大后想想,知道并非全是他的错,若是他不适时的装疯卖傻,出手拉她一把,自己可能就被蛮横霸道的太子抢走,不等她及笄便成了太子侍寝,一辈子只能待在深宫终老,坐看发丝成霜。

  终归一句话,他对她是好的,虽然常被他气得直跳脚,恨不得用榔头敲他脑门,可是当她有危难、遇到挫折时,第一个跳出来护她的往往就是他,再无旁人。

  “可恶的臭小三,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喜欢谁,再这么呆傻笨下去,看我还肯不肯对你好……”

  扯着无辜的花叶,她心里又酸又涩地怨着某人,怪他少生了一颗七巧玲珑心。

  温拾兰也不知道自己在夜风里站了多久,等她发觉手脚冰冷时,已是满地的碎花残叶,双脚冻得有点麻疼,僵硬地难以行步。

  该回屋里了,再不小歇一会,真没气力陪人来疯的心心逛朱府的花园,她们之前约好了。

  就在她转身刚要回房的时候,身后传来踉跄的脚步声,淡淡的酒味飘散四周,她微惊的捂着胸口转头一探,摇晃的灯笼照出熟悉的脸孔。

  “爹,你吓了女儿一跳,不是轮到你在宫里当值吗?怎么喝得醉醺醺的,一身酒气?”爹究竟喝了多少,连路也走不好。

  “没……没醉,我和傅……傅太医下棋,喝了点小酒……老牛有空,他……他替我值班……”

  喝到舌头打结的温季青话不流利,一句话得分好几次才说得完。

  宫里的规矩是除了宰相和三品以上的大官及外放官,余下的文武百官得轮流到皇宫执勤,以免宫中有变或帝后临时兴起传召,每半个月轮一回,少有例外。

  “就算牛叔叔肯替你一顶,你也不能喝得烂醉如泥,皇宫内院不是自家后院,万一行为偏差被人弹劾了,你这个官还当不当呀!”喝酒不打紧,可总要有个分寸,若是喝胡涂了,随便一件小事就能要了他的命。

  “不……不怕,乖女儿,没事没事,这会儿……呃,皇宫乱得很,没人……没人注意我……”

  咦!有两个闺女,一下子分开,一下子重迭,晃过来,晃过去,晃得他眼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