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顽童帝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九


  乔灏看了看在场每一个心存疑问的人,未多作解释的将目光落在儿子身上,父子俩眼神一交会,乔翊心领神会的一颔首,代为解说个中曲折。

  “暗地谋划要我命的人必定心有疑虑,暗中派人在乔府四周观察我是否已死,好方便他们进行下一步计划,所以我的生死就成了关键,对方在做什么前都会先踌躇一下,考虑我会不会突然现身搅局。”他们防着他没死,想让他再死一次,彻底的从这世上消失。

  “朕明白了,是把你藏起来,让有心伤你的人找不到藏身处。”清明帝相当自豪皇宫的守卫程度,想闯过铜墙铁壁的禁卫军可不容易。

  “还有就是宫中药材取得便利,总不能让太医们一天到晚往乔府跑吧!那岂不是宣告此地无银三百两,叫人赶快来杀我,我伤重好下手。”乔翊还有心思自我调侃,笑得没心没肺地做出拿刀往心窝插的自裁动作。

  “真要让他住到宫里……”佟欣月舍不得,噙泪哽咽。

  乔灏轻拥住妻子。“这是为了他好,做父母的再不舍也要狠心推开,这一次只是变小了,那下一回呢?”她抹了抹泪,忍住难过。“我明白,我真的明白,只是……他才八岁呀,还是个孩子……”

  其他人一听脸都黑了,八岁的个子十八岁的心智,乔翊哪里还是孩子,他根本是装小的小魔头,不管几岁依然“本性难移”。

  §第七章

  “那朵花为什么开了一半就不开了?拿下来让我瞧瞧,我个子不够高够不到,拜托你了,美得像芙蓉花的姊姊……”男孩水汪汪的大眼眨呀眨,无邪的教人疼爱。

  长着一张马脸的黄裳宫女喜孜孜地伸长手臂,摘下皇后娘娘最喜欢的腊梅,恭恭敬敬地送到讨人喜欢的小主子手中。

  “哇!那些圆圆的珠子好漂亮喔!是不是从海龙王的龙宫挖来的,如果我也有一颗该有多好。”

  奢侈呀!拿夜明珠照明,这有多败家呀!要是他爹肯定打死他。

  身着藏青色的小太监谄媚地闪过东宫守卫,偷偷地挖出十来颗太子命人嵌入柱子的东海明珠,谄笑地给宫中的新小主子当弹珠玩。

  “嗯!好香,是什么味道,是“酱闷鸭柳”还是“碧丝川辣鸡”,玩了一会有些饿了,不晓得皇帝小爹要给我吃什么?”加入芝麻小火炒,与葱姜八角和酱油腌制,放入蒸笼中蒸熟,再把油烧七分热放进鸽蛋的麻绒鸽蛋……莲香楼的好菜呀!他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一声“皇帝小爹”令所有的宫女太监都震惊了,让人不敢有丝毫怠慢,更加诚惶诚恐地伺候着,要什么有什么,宠到天上去。

  有谁敢胆大包天称真龙天子为皇帝小爹,还是由皇上亲自由宫外带回来的孩子,龙口亲言一切用度比照太子,且不能让他冷着、饿着、嫌无聊,极其所能满足他,服侍得开心便重重有赏。

  这般圣宠说明了什么,一群磨成精的奴才还看不出来吗?除了吹捧巴结外,个个把他当祖宗供着。

  这会儿哪个宫女不说皇上带了个私生皇子进宫,那边的太监围着讨论皇上和哪个民间女子所生,你一言、我一句地流言传遍整个皇宫,无人不知面容俊秀的小主子是清明帝私生子,两人五官有三分神似,是所谓的“父子脸”。

  大概只有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不晓得这件事,因为没人敢告诉他们,此事可不是小事,要是一个没处理好,那可是宫中大事,一大票宫人都会受到波及。

  “小主子你等着,奴才这就去御膳房为你传膳,“红烧果子狸”、“黄山炖鸽”、“茶笋老鸭煲”、“问政山笋”和“腌鲜鳜鱼”……”小太监一口气念了十几道菜名,是著名的徽菜。

  “可是我想吃他们手上端的那些,我饿了。”小脸细致得宛若玉雕出来似,委屈地抚着肚皮喊饿。

  “好,马上来。”

  一句“我饿了”比打雷还惊人,皇上的心肝宝贝儿怎能让他饿着了,就算杀头也要喂饱他。

  为首的大太监二话不说地拦下要送往东宫和凤锦宫的午膳,土匪似的抢了太子和皇后的膳食,不怕掉脑袋地把小主子服侍得妥妥当当,半点委屈也受不得。

  不是他胆大包天了,而是皇上有交代,只管哄得小主子开开心心,其他啥事也别理,天塌下来有天子扛着,皇宫内“闲杂人等”不得过问。

  嘿!一国之后都成了“闲杂人等”,这位小主子的地位还不崇高吗?简直比镶金嵌玉还尊贵,有眼力的奴才都晓得该奉承谁,事事以小主子为先。

  一旁神色无奈的俊美男子终于出声劝告,“喂!别太过分了,适可而止。”

  玩得太大收不了场,引来的不知道是狼还是虎,他的小命可就没了。

  粉嫩嫩的像画里的人儿,穿着半臂青色小袄,织锦青绫小衫的小公子咧嘴一笑。“日子难过呀!总要找些有趣的事开心。”

  “那也犯不着专寻那边的晦气,你自个儿的麻烦事就不少了,还非要不安分的添乱,没把“京城小魔头”的封号发扬光大很不甘心是吧!”没事找事,典型的乔小三作风,不闹个鸡飞狗跳就不痛快。

  个儿小不隆冬的小公子笑得有点奸狡。“他们让我委屈,我怎好不回报一、二,有来有往才是礼,太客气人家会认为我失礼了。”

  一声不以为然的嗤哼从头顶落下。

  “别忘了你刚死里逃生,宫中有不少老人记得你……以前的长相,若是被人认出来了,你就等着哭吧!”他绝对袖手旁观,别人想死关他底事。

  “你来陪侍不就是来保护我的,有毒你先尝,剑来你先挡,逃跑我第一,断后交给你,瞧,我安排得多妥当,你、我搭配得天衣无缝。”不好好利用好友,岂不枉费他乔小三物尽其用的天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