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顽童帝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二


  “王爷厚爱本该心喜若狂,可惜小女子早有芳心暗许的心上人,此生再也无心别爱,辜负王爷怜惜实非所愿。”

  “呵呵……本王相信真诚感动天,以你的花容月貌有人倾心并不意外,但是天底下有几个男子敢与本王比拟,拾兰姑娘这朵娇美的海棠花,本王定要摘下。”

  不懂拒绝为何物的石玉棠充分展现皇家的霸气和专横,对他看上眼的人事物绝不罢手。

  “王爷,你……”根本是强人所难,她都“心有所属”了,他还信誓旦旦非取下她不可。

  “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是冰天雪地小国的庶出小王爷,封地也小小的一块,还没我们腾龙王朝一个郡州大,凭什么大言不惭,我们腾龙的娇花岂是能任人攀折的吗?”一只长满疙瘩的癞虾蟆,好大的口气。

  被人讥为小小学地的小小属臣,身为北啸国尊贵的王爷,石玉棠本该是怒不可遏了。他们人少却幅员辽阔,高山峻岭虽占了一大半,可是国势并不弱,因为多产宝石和美玉,北啸国国库丰裕,是一大富国。

  可是一瞧见不到他胸高的小个头,又是软糯脆嫩的童嗓,一个俊秀孩子的童言童语哪有怒气好生,他只觉好笑,伸手想摸摸他的头。

  “谁家的孩子这般讨人喜欢,真想抱回北啸养……啊!还挺悍的,打人呐!

  有爪子的小老虎。”

  他越看越欢喜,驯服野性十足的小兽会带给驯服者不少乐趣。“少用你的脏手碰我,她是我的人,贴上我的名字,这辈子注定只能是我的,你这个外来的王爷最好识相点,不要心存妄念。”不认识小爷是这家伙吃亏,他的外号叫“鬼见愁”,连鬼见了都发愁。

  她是我的人,贴上我的名字,这辈子只能注定是我的……咦,这句话听起来好耳熟,好像什么人曾经说过……温拾兰陷入回忆,她的思绪飞到多年前,当时也有男孩挺身相护,帮她解围。

  太像了,实在太像了,立羽和乔翊不仅外表长得像,连说话的语气与神情简直如出一辙,如果不是年纪有差别,说他们是同一个人无人不信。

  “小孩子一边玩去,别来瞎搅和,等我博佳人一笑后再陪你,你乖,要听话,叔叔给你买糖吃。”石玉棠用哄孩子的口气和他打商量,拿出手掌大小的白玉璧要赏给他玩。

  人小但怒气不小的乔翊拍开他的手。“不要惹小爷发火,你承受不起。”

  闻言,他只觉这孩子被养得张狂,非常合他胃口。“快去找你的爹娘,我不怪你顽皮,你……

  咦,我的手怎么变成紫色的?”

  乔翊勾起唇,冷笑。“因为我下毒了。”

  “下毒?”呃,整条手臂都麻了,没有知觉。

  “我说过别得罪我,你偏不听,不是每一个孩子都是天真无邪的,总有几个是毒蔓,让人碰也碰不得。”他比较倒霉碰到他乔翊,霉运当头。

  “你……你这是什么?”怎么举不起来,软得像面条。

  “快去找人解毒,晚了就来不及,还有,别再来找她,否则来一回我下一次毒,来两回就下两次毒,等到第三回……叫人抬棺材来收尸。”

  石玉棠的一张脸吓白了,他没敢再多说一句话,转身就走,赶紧找人救命去。

  佳人虽美但有刺,摘不得,相信他会记取这次教训。

  “立羽,你真给景隆王爷下毒呀!你的毒打哪来,又怎么又下毒,向谁学的……”他才几岁呀,哪个没天良的教他这些坏事。

  一回过头,乔翊冷厉面孔又变回孩子的纯真笑脸。“哪里是毒,我哪有那么厉害,那是骗他的,用的是丹青,我绘画用的,我随便一唬他就信以为真了。”

  “啊!我差点也上当了,以为你真下毒了,王爷的表情好惊恐,我都要被你骗了。”还好只是小孩子的淘气,没真伤到人。

  温拾兰的心思很单纯,除了歌舞方面的知识外,其他方面非常不灵光,甚至可以说“大智若愚”,她没放在心上也就不注意,轻易信了别人随口一编的理由。

  “嘻嘻,我会骗人喔!”他装出好得意的模样,模仿小孩子“愚蠢”的笑声。

  “对了,小兰姊姊,我刚刚好像听见你跟那个聋王爷说你有芳心暗许的心上人,你的心上人是谁?”

  温小兰,你的回答不要让我太失望,否则……

  “哎!我……我随便说说的,哪有什么心上人,你……你不要乱猜啦!”一提到心里的那人,她面红如枫。

  “小兰姊姊,你不说实话我以后就不帮你喽!要是那个耳朵有问题的‘聋王爷’再来找你,你心里没人我怎好坏人姻缘,来日你到北啸国别忘了捎一块大冰玉给我,感谢我成就一桩美事。”他两只小手臂画了个大圈,故意说些令人不安的反话。温拾兰被他的威胁逼得好笑又无奈。“是有那么一个人,放在我心底已经很多年,我一直很喜欢他,只要看到就满心欢喜,甜到心坎里。”

  “是谁、是谁?快说。”明明是乔翊急着想知道,可是配上立羽的天真小脸,看起来像是兴奋地想分享秘密。

  “小孩子不要问啦!我会难为情。”她双颊热得发烫,不好将姑娘家心事说给个孩子听。

  “是不是乔翊哥哥?你不是不讨厌他。”她说乔翊不坏,只是爱欺负人,性情顽劣,让她气得牙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