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顽童帝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〇


  而唯一的线索在温拾兰身上,她和这两个人都走得非常近,若有人得知其下落,一定非她莫属。“我真的不知情,没有必要骗你,他那天来道别时有不少人看见了,大家都很舍不得他离开。”

  她忽地耳朵生热,有些不自在的抿抿嘴。

  虽然只是个孩子,可一想起那个轻吻,她仍有莫名的羞赧和腼觍,好像吻她的人是乔翊,唇贴唇的温热叫她面红耳赤,怔愕了许久无法回神。

  而立羽的个性真的和乔翊如出一辙,做了错事转身就跑开,不等人冷脸臭骂,十足的无赖和我行我素,根本不顾别人的想法。

  偏偏她对这两个人都生不了气,不管他们做了什么,没见到他们俩,她想的会是又跑到哪儿胡作非为,没给别人添麻烦吧,谁又是下一个被捉弄的人。

  如果他们是同一个人就好了,她也就不用烦恼该喜欢哪一个……啊!喜欢?!

  温拾兰忽地脸色微白,不敢相信她竟有那么离谱的念头,立羽再怎么和乔翊相像也是个孩子,她岂会为他动心。

  她想着,心涩了,因为她不确定乔翊是否爱她,而她是否是一厢情愿的单相思,他从来没说过他喜欢她。

  “看到不代表事实,也许有不为人知的内幕,你和他那么熟了,肯定知道他的下落,我们都是司乐司的人,你还当我是贼来防吗?他都能托人送来这些小玩意儿了,人还能离多远。”

  她笃定立羽在宫中,只是没人找得到他。

  “咦!你说的好像有几分道理……”抚着发上立羽送的簪子,温拾兰竟然认同她。

  “小兰,你傻了呀,干么她问什么你回答什么?她和小公子根本不熟,问这么多肯定不怀好意,还有你,雪疯子,你到底有什么企图,一直问和你没半点关系的人,你是见人家可爱想抱回去养,还是偷拐出宫去卖,你这人一向没什么好心眼,肯定又想做什么坏事……”

  “说得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拐着弯套话居心不良,更别说明明是岸边垂柳硬要和清贵海棠扯上关系,哪里配呀。”突然插口的男子嘲讽的看着云雪湘。

  柳枝无风骨,垂柳岸边,谁见了谁折去,他此刻这一说,亦有妓之含意,令人任意狎玩,为银子折腰,可供买卖,是明摆着的讽刺。

  “啊!乔翊?!”

  一身深青色织绵长袍,英姿飒爽的清逸男子迎风而来,风吹动他袍子下摆显得潇洒,腰上系着碧玉麒麟玉佩,一副翩翩佳公子风华。

  可是这么个清俊华贵人儿却是个十足的无赖,他先是斜眼睨人,看得人心虚又自觉低贱,而后一言不发的抢过掉了几朵花苞的绿萼梅盆栽,神情狂狷的一扬下颚,直直朝温拾兰走去,不可一世的将“闲杂人等”抛在脑后。

  这位闲杂人等不是别人,就是被羞辱得无地自容的云雪湘,她脸上的神色乍青乍白,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想站出来为自己的“无心”辩白,但是对方了然于胸的神态又令她却步,咬着下唇不说第二句话。

  心里有鬼的人总是无法理直气壮,纵使一肚子气也得往下压,人看势头潮看浪头,气弱的只能低声下气,卑躬屈膝,盼着扭转乾坤的时机。

  “温小兰,把你蠢极张大的嘴阖上,小爷是人不是鬼,你一脸见鬼的惊吓表情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要小爷七孔流血,眼歪脖子斜飘过来才让你欣喜若狂。”

  这个臭丫头不能表现得欢喜一些吗?枉他打扮得玉树临风,丰神隽朗,如书上人儿一般清俊,旁人都为他过人风采看傻了眼,痴痴憨憨的口水流一地,唯独她动也不动,惊愕的水眸睁得又大又圆,直盯着他瞧,瞧得他有点头皮发麻,好似被她捉到什么把柄。

  “……像……好像……真像……”如果有面镜子,那眼前人就是镜中倒影,几无差距的相像。

  乔翊板着脸往前一走,食指修长往发怔的女人秀额一戳。“像什么,你吓着了呀,离体的三魂七魄还不归位,把小爷看成哪个花花草草了,再不回魂,小心小爷唾你一口痰。”

  “啊!好痛。”是谁戳她,疼死了。

  见她按着额痛呼,乔翊的小爷威风顿时萎缩了,紧张兮兮地弯下腰在她身侧绕。“奇怪,我没用很大的气力呀,只是轻轻的戳了一下,没那么痛吧!”

  “谁说不痛,你怎么不自个儿戳戳看,男人的力气本来就不小,你还是习武之人……咦!你是乔小三?”居然是他,她没看错人吧。

  他没好气的一哼,“不然你以为跟谁对话,是天上的飞鸟还是水里的游鱼,一个活生生的人站在面前,你还真有本事视若无睹,小爷着实佩服你的眼力。”

  “不是长大的立羽……”她老实地往前戳,纤纤玉指碰到的是结实的胸膛。

  闻言,他脸黑了一半。“温小兰,你是猪呀,小爷是谁还分不清楚吗?你我认识十几年是假的不成。”

  “你过来。”她勾勾小指。

  “干么?”乔翊口气凶恶,但像小狗一样乖顺的听话。

  “蹲低一点。”她比比高度,不可高过她肩膀。

  “你很烦呐,到底想干什么?”他虽然满嘴不耐烦,嘀嘀咕咕的埋怨,可身子乖乖矮了半截,双手搭在膝盖半屈身,又黑又亮的眼珠瞅着她水盈盈眸子,心里满溢对她的喜欢,尤其是吻起来又软又似沾蜜的朱唇……

  哇!真想再狠狠地吻一遍,把她的檀口全舔遍了,像他爹老爱跟他娘做的那件事……等等,她在干什么,不过几个月不见,她有这么恨他吗?

  “真的……”温拾兰喃喃自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