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顽童帝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二


  “吼,你又叫我臭猪心,是不是想闻本小姐三天没洗的臭鞋子,我臭臭臭……臭死你,让你滚回娘胎学绣花。”好呀!真要跟她杠上是吧,她挽起袖子跟她拚!

  “好耶!用你的臭鞋子扔她,小爷挺你到底,看要打她的妖精脸,还是肥肠腰,折了那双虾蟆腿也不错,让她一辈子跳不了舞……”乔翊大声叫好,还拿出两片金叶子做为奖赏,唯恐闹得不够热闹。

  “好,都听世子爷的,小女子为你鞍前马后效劳……”呵……雪疯子,小姐我终于可以把你打成猪头三了。

  一个吆喝,一个应和,眼见着朱心池和乔翊一搭一唱的闹起来,臭味相投的挑起一场混乱,朱心池甚至真要脱下绣花鞋扔人,倍感头疼的温拾兰一手拉一个,拉住这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乔小三,心心,你们两个再闹就别来司乐司,我们司乐司闭门谢客,小心走,别碰着,不送。”她伸出手,做出送客的意思。

  “小兰……”朱心池一脸委屈的眨着眼。

  “温小兰——”乔翊不高兴的瞪人,非常不快她的无情无义、过河拆桥,连他乔小三也敢赶。

  温拾兰谁也没理会,反而怀着歉意看向云雪湘,“雪湘,他们胡闹惯了,没什么恶意,你别往心里去,这是玳瑁簪,你不是很喜欢吗?做为赔礼,希望你能见谅。”

  将澄黄色带深绿纹的玳瑁簪子从发髻取下,放入她手中,本想故作清高,挥手拍开的云雪湘因为真的喜爱只是做势要扔掉,又装出勉为其难、不收失礼的高傲样悄悄放入袖袋中,神情仍是趾高气扬。

  “那是我送的……”话到一半的乔翊及时收口,那送出去的簪子是他以立羽的名义送的。

  “不是我要收的,是你硬塞给我的,到时可别反悔又要了回去。”就算想索回也不给,给了她就是她的。

  “哪有送出去的礼又收回来的道理,你想还,我还没脸收,都是司乐司的女官别见外,以后还要请你多照顾,拾兰在此多谢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她福了福身,诚意十足。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温拾兰给了赔礼,话又说得漂亮深入人的心坎里,连有意给她难看的云雪湘也难再冷着脸,僵硬的挤出大家都是好姊妹的笑脸。

  “我也有不是,性子太直又嘴快,想什么就说什么也没想过伤不伤人,这点我也有错,不过我很好奇一件事,为什么世子爷不来宫中走动,宫里便突然出现一位立羽小公子,而立羽小公子一走世子爷又出现了,你们两个在玩捉迷藏吗?一个躲,一个藏。”

  她一说毕,有几个人表情怪异,尤其是温拾兰的愕然和困惑更为明显,云雪湘的话说出她一直感到纳闷的地方,加上乔翊和立羽的样貌那么相像,她的迷惑更加深沉。

  但是她也没多想,只是当成凑巧,毕竟是两个年岁有差的人,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是同一个人,他俩出现的时机刚好错开而已。

  “谁听你的疯言疯语,以为小爷跟你们一样闲啊。小兰,走,陪小爷溜马去。”

  不让温拾兰将乔翊、立羽联想在一起,乔翊手臂一伸将人捞起,运起轻功,几步坐上司门外一匹高大骏马。

  “咦,这是……‘踏雪无痕’?!”她惊呼。

  通体黑如墨,毛发光亮,四足雪白无杂毛,能日行千里,不汗不喘,是一种珍贵且稀少的名驹。

  “哼!算你识货,坐稳了,小爷要放蹄狂奔了。”一声轻叱,拉缰,甩鞭,一夹马腹,乔翊放肆狂笑的策马疾驰,风,瞬间从身边呼啸而过。

  温拾兰被他突来的狂性骇到脸发白,只能紧紧的贴着他的胸以防被马儿抛甩出去,当她习惯风刃打在脸上的微刺痛后,暗地里回眸便瞧见他被缰绳磨得发红的手心,她想他需要一双手套。

  §第十二章

  “不好了、不好了,爹,出大事了,这可如何是好,我们要惹上麻烦了……

  快想想办法,不然就来不及了……怎么会那样呢?明明事先说好了条件,突然又反悔了……”

  慌得全无血色的季元彻语无伦次的从厅外冲入,慌乱的神色看得出他急得火烧眉毛,束发的镶玉嵌翡金冠微微偏斜,歪了一边,底下的麂皮靴子沾满犹干未干的泥屑,连云白色织绵长袍也显得风尘仆仆,微带灰尘。

  他一进厅先灌了一大口茶水,接着像热锅上的蚂蚁般走来走去,惊慌的眼神彷佛是空洞的,看不见任何人的存在,豆大的汗滴不断的滚落,似乎事态紧急得非一言两语能形容,他已经慌得失去分寸,不知该从何说起。

  “毛毛躁躁成何体统,像你这般定力不足怎能成大事,缓口气,慢慢来,不疾不徐的把世家子弟的气度拿出来,要有威仪,胸怀天下,不要丢你皇后姊姊的脸。”皇亲国戚的尊荣不可侵犯,他季府乃世家之首,朝中势力不可小觑。

  “爹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喝得下茶,气定神闲的不当一回事,这件事非同小可,抬出姊姊也没用,要是处理不得当,咱们也完了!”他是一个头两个大,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满头乌丝快急成白头了。瞧他面色惨白的惊慌样,季从虎才感到一丝不对劲,但他仍徐缓的放下手中花兽纹双螭茶盏。

  “什么事令你匆匆忙忙,这腾龙王朝的势头还有谁能压得过老夫?”

  “不是朝中势力有变,而是狼族出尔反尔,对我们和他们事先定好的协议不理不睬,还说那是我们腾龙王朝的家务事,他们不好介入。”狗娘养的,说话不算话,还一口反咬主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