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顽童帝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六


  乔翊的箭不像一般狩猎者斜背在身后,以手向后捞好抽取放箭,而是勾在马的左侧,系于左前脚上方,箭袋与马身同斜,箭翎在前地紧贴着马腹,他手上空空如也,连缰绳也不握,相当惬意又逍遥的含着两片叶子,吹出破碎不全的杂音。

  他就是个不懂音律的俗人,吹笛吹到破音,弹琴弹到琴裂,舞也是乱跳一通,颇为符合他胡搞瞎搞的性子,常拉着温拾兰左三拍右二拍的跳胡旋舞,搞得她哭笑不得。

  “咦?银貂。”

  隐约的银白色身影在弯低的枝桠间飞窜,见状,容尽欢张满全身雪白的月牙弓,箭尖对准那即将丧命的小东西,箭如长虹射出。

  蓦地,一片叶子破空而至,不偏不倚的擦过箭头,长箭偏了一寸射入枝干,入木三分,尾翎不住的轻颤,正好与本该命丧当场的银貂擦身而过,它迅速的跳起逃开。

  “哎呀,瞧我这笨手笨脚的,怎么就手滑了,再来,再来,小欢子你行的,小爷最看好你,多捕些野猪和山羌给小爷当下酒菜。”手舞足蹈的乔翊笑得开心,挥着系在马颈的方巾助阵,神情愉快的像刚得到一壶好酒。

  “就你耍无赖。”容尽欢失笑,不以为意,再次寻找天性胆小,敏感又擅长逃窜的小兽。

  “本事差就别怪风大,瞧小爷的马上英姿,别闪了眼。”似流云轻卷,雄鹰疾飞,一个飞身轻跃,足不沾地,动物惨烈叫声响起。

  几乎是眨眼间,不用弓箭或刀剑,乔翊指间一使力,挣扎不休的貂儿忽地脖子一歪没有动静,失去气息。

  为了保持貂皮的完整性,他不用任何工具,只是轻轻扭断颈后脊骨,让小貂死得不痛苦。

  而后的情形如旧。

  每当容尽欢一发觉貂踪,才欲下手捕猎,跟在身边的乔翊就像鬼影一般,不是先把猎物吓走便是早一步出手,百般阻拦容尽欢的猎貂行动。

  很快的,勾着唇粲笑的乔翊收获满满,马两侧吊挂着七、八只银貂、黑貂,毛发光洁,毛色纯净,不见半滴血,干干净净一如“生前”。

  而容尽欢也不算太差,打到几头公羌和狐狸、雉鸡等,故意和乔翊抢着猎貂实则是让着他,小小恶整了一下。

  “可惜呀,小欢子一只小貂也没逮到,要不要小爷把剥了皮的貂肉赏给你,下姜葱蒜爆炒滋味很不错,或是抹上盐巴、孜然串烤,风味更佳,你不妨试试。”

  他得意的揶揄,下巴抬得半天高。

  “打猎有打猎的乐趣,世子爷的赏赐下官不敢推却……”他假意伸手欲取走未剥皮的银貂,烧盘好肉菜祭世子爷的五脏庙,但是他还未有动作前,一道怪异的风声呼啸而至。“小心……”

  容尽欢的呼声未起前,乔翊已察觉到一股直冲着他而来的冷冷杀气,他倏地翻身正坐马鞍,缰绳一拉令生性警觉的胯下良驹退后几步。

  仅仅一线的差距,一支箭头抹黑的流箭划过乔翊头侧,削落几许黑发,箭身没入泥土,一尺内的枯草野菊竟瞬间枯萎,成焦黑状。“有毒?!”竟然挑在这个时候动手。

  “小欢子,小爷的命是不是很值钱,怎么人人抢着要。”真有意思呀,拿他当豹子射,乔翊的眼眸一冷,露出森冽寒意。

  又是一支箭飞来,同样箭尖淬毒,容尽欢取出腰间的青玉碧竹笛翻腕一挥,箭落地断成两截。

  接着是连绵不绝的箭雨朝两人所处之地射来,几乎是箭箭凌厉,夹杂着破空之势而来。

  乔翊和容尽欢亦非省油之灯,他们先将胯下的马放开任其奔向他处,以免顾之不及伤了爱驹,而后两人有如两条银龙般窜出,一边以兵器挥开飞箭一边冲向箭射出的方向,只见十几名身着卫兵服饰排成两列,前列蹲射,后排站得挺直,前后一快一慢的配合着“宫中侍卫?”瞧见兵士的衣着,容尽欢迟疑了一下未尽全力,他不想错杀无辜。

  “杀手。”乔翊冷笑的挥动鲜少用到的兵器,三尺银锻软剑,剑光如虹横过其中一名侍卫颈项。

  虹光一落,身死人不知的兵卫仍搭箭上弓,直到鲜红的液体由线般粗细的伤处喷出,人才往后倒下。

  “杀吗?”容尽欢的玉笛一转,搭地一声,笛身前方多出三寸利刃。

  “你还跟他们客气不成,留下一个活口给刑部练刀就好。”敢要小爷的命,他先让他们过不了今日。

  “行,我左五,你右七,中间那个当粽子。”五花大绑,一条命留着见人间阎王爷。

  “嘿!小爷不平,为什么你五我七,刚好十二个你我平分才公平。”心太黑了,他居然多两个。

  嘴角上扬的容尽欢笑如皎月,明亮耀目。“人家想杀的对象是世子爷,下官不过倒霉碰上了,顺手帮忙一把而已,人要懂得感激,不要抱怨太多。”

  “成,你好样的,哪天你身上插了百来支箭成了箭猪的时候,小爷一定义不容辞帮你拔箭。”

  两肋插刀太矫情了,收收尸还可以,算是还他认识十来年的交情。

  两人谈笑风生之际,又有几名侍卫倒地不起,双目圆睁死不暝目、胸口、颈间、眉心或浅或深的伤口,血流不止。

  其他人见状虽心生惧意,但是没一个人背过身逃走,他们豁出去了以命相搏,不用箭改用长剑,近身搏杀,剑光交错,剑剑都是不留情的死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