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顽童帝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〇


  “谁说我不收,你敢把我的东西转送别人试试,小爷我咬烂你的嘴巴。”他一把抢了过来,好像得到稀世珍宝一般护在怀中,谁敢来抢杀无赦。

  温拾兰又喜又羞地轻捏他的耳朵。“什么小爷不小爷的,你这毛病怎么改不掉,戴戴看合不合手,太大太小我再改改,不费什么眼力。”

  这人还是一样无赖,一点也没变,什么羞人的话也敢说出口,丝毫不怕难为情,脸皮厚如城墙。

  “哈哈……我们家小兰做的哪会不合手,合合合……五根手指头合得服帖,而且好暖和,像包了一层皮毛。”他欢喜的套上皮手套,大小适中,手掌翻来覆去看了看,十足的嚣张得意。

  “谁是你家的,你要不要脸,还有,这本来就是立羽……你送来貂皮做的貂皮手套,当然是覆着皮毛,里头是毛茸茸的貂毛保暖,手心也不易出汗,外头的软皮我仔细磨过再抹上一层貂油,不会硌手或过硬,握缰的时候不致磨破手皮。”

  她看了看他套上貂皮手套的手形,果然合适。

  “亲都亲过,抱都抱过了,你不是我家的还是谁家的,温小兰你这辈子注定是我乔翊的人,小爷……不,我警告你休想耍赖不认账,始乱终弃,我乔小三不是你甩得掉的人,我会缠你缠到死。”他说话口气像土匪,恶霸的霸占她的全部。

  他是无赖小祖宗,放眼腾龙王朝,有谁比他更胜任这头衔,赖皮称第一,顽劣无人敌,上天下地他最大。

  “你……你小声点,这么大声嚷嚷想让我不要做人了是不是,你不怕丢脸我怕没脸见人,你……你这是可恶的楞头青。”她找不到骂人的字眼,羞得以手掩面。

  乔翊一听,咧开嘴大笑。“我是楞头青没错呀!不然怎么不晓得从小到大喜欢的人一直是你,从来没变过,你看我多专情,给我一个赏赐吧!从现在到以后,你就是唯一的一个,你赶快躲起来偷笑。”

  “嗯哼!我记得某人没少欺负我,一见到就骂我笨丫头,什么调皮捣蛋的事没做过,你自己数数十几年来我被你气哭几回。”她没好气的推回他嘟起的嘴,开始和他算起数也数不清的旧帐。

  一提到发馊的陈年旧事,他连忙低声下气的讨饶。“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谁还记得那些破事,我也是在意你才做了一些蠢事,要不你根本不理我,一进入音乐里就浑然忘我,连我是谁都忘得一干二净。”

  乔翊越说越心酸,话里还透着酸溜溜的醋味,活生生的人嫉妒不会吃饭的死物,说来着实可笑。

  “我才没有忘了你,打小我就喜欢你……”啊!她怎么说出来了,好不羞人。

  温拾兰羞红脸,捂着脸懊恼。

  “不能收回、不能收回,我听见了,你说你喜欢我,哈哈哈!温小兰喜欢小三,她喜欢我,打小就喜欢……我听得清清楚楚,一字不漏。”他高兴得快要飞起来,只差没街头巷尾插旗了,上面写着——温小兰喜欢乔小三。

  “乔小三——”她气恼的大吼。

  乔翊欢喜之余伸臂一揽,将他心尖上的人儿轻拥入怀,“我也喜欢你,温小兰,乔小三喜欢温小兰,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想把容尽欢给宰了。”

  “咦,你想杀了容大哥?”她惊讶的睁大眼,一副吓得不轻的模样。他们之间没什么深仇大恨吧。

  他讪讪一笑,以鼻尖磨蹭她的鼻头。“我以为他才是你的心上人,你凡事都找他,让我看了眼酸、鼻酸、心更酸。”

  “怎么会是他,我一向当容大哥是自家兄长,遇到事找自个儿哥哥商量有什么不对。”从小认识,温拾兰心中对容尽欢没有男女之情,也看不出容尽欢藏在心底多年的情意。

  “谁叫你每一回见到他就会两眼发亮,小粉蝶贪蜜似的绕着他身侧,左一句容大哥,右一句容大哥,喊得甜蜜蜜,你几时笑逐颜开喊我一声乔大哥或是翊哥哥?”难怪他会误会,她……

  亲疏不分啦,所以他要狠狠的欺负她。

  “那是容大哥通晓音律,和我有相同爱好,所以就有点崇拜……”她越说越小声,说得自己都心虚了。

  “先不说这件事,这次的貂皮你为什么不跟我开口要,偏偏偷偷摸摸的找上容尽欢,他猎的貂有我多,有我漂亮吗?还不是要我给你。”他想到这事就来气,一肚子火。

  明明是他和温小兰走得比较近,有事没有就凑在一块,而且自从他缩小成立羽后也没再欺负她,对她好得没话说,不时送些小点心、首饰等给她,她有什么不能跟他说,还要瞒着他找上别人。

  而这个人还是他最介意的容尽欢,虽是有过命交情的好友兼他的专属策士,可是有些事不能分享,譬如男女间的感情。她有秘密不告诉他却说给另一个人听,当时他听到朱心池的转述时,第一个念头是扭掉容尽欢的脑袋。

  而后他在皇家狩猎场处处阻挠容尽欢猎貂,不时故意吓跑其猎物,为的就是不想让他有机会献殷勤,把他喜欢的温小兰抢走。

  在狩猎的过程中他赫然发现有些东西不能让,让了是一辈子的遗憾,所以他以立羽的名义将猎得的貂皮送给她,并以立羽的身分邀她一起去看岁末的河灯庆典,借机向她坦白立羽其实就是自己,也把自己醒悟太迟的心意向她表白。

  谁知嘴上说不生气的她还是给他一巴掌,幸好他聪明,一吻吻住了她,否则她又要气得跟他绝交,八百年不相往来。

  温拾兰脸蛋红红的拉他衣袖。“那本来是要在你生辰那日送给你的,哪能事先透露让你知情,要不然还有什么惊喜,我叫容大哥保密是因为怕别人知道会笑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