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卡儿 > 他is天使撒旦 >


  “不好吗?这样大家不必再费心准备会议事宜。”他的笑声像似嗤鼻的讥讽。

  翟盛洲敛起讶异之色,连忙挤出欣然的笑意。“这话也对,但是你明天会不会又……”他的眼神迅速瞟过丁佩缇。

  徐浩镇当然听出他话中弦外之音。“不会,佩缇答应要陪在我身边,所以应该不会再出差错。”

  “好、好,我现在回去知会其他董事。”翟盛洲会心地微微一笑。

  “温森,送翟老。”徐浩镇吩咐。

  “是,少爷。”温森谦恭地送翟盛洲离开。

  目送那恼人的老家伙离开,丁佩缇毫不犹豫地立即从徐浩镇的怀中跳开,充满怒火的双眸直视着他,“你为什么要扯这么大的谎?说我是你的未婚妻。”

  “是你答应要配合我演这出戏。”他态度从容地耸耸肩,优雅地微笑,坐下来观看她的怒火。

  她不喜欢他那吊儿郎当的态度。“我是答应你,可是当时你没说清楚我要扮的角色。”

  徐浩镇摆出不以为然的模样,优闲地支着下颚,“倘若真心计较,我是这出戏的导演兼制作,既出资又出力,你不能挑剔我给你的角色。”

  出资!出力!

  他的话轰得她哑口无言,忿忿地眯起双眼。“最起码你也该征询我的意见。”

  “是我在主导这出戏,所以你无权过问。”他讽刺的强调。

  “你……”丁佩缇心里暗恨。

  德拉在一旁冷眼旁观徐浩镇和丁佩缇之间剑拔弩张的对话,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又是少爷玩的把戏。

  “少爷,能不能让我说句话?”

  徐浩镇这才发现被冷落在一旁的德拉。

  “你这么做会不会伤害了佩缇?今天之前她还是个局外人。”他为丁佩缇叫屈。

  徐浩镇双眉紧皱,冷冽的外表堆蓄着隐隐若现的愠怒。“我也是情非得已,为了要摸清楚那些人的想法,我必须要有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在身旁,万一他们联合起来在合约上或是任何一个文件上动手脚,那岂不是将我的努力毁于一旦。”

  他的怒气惊慑了德拉和丁佩缇。

  丁佩缇这才了解他的用意,尤其是那句“值得信赖”打消了她所有的埋怨和怒气。

  “你应该说明白。”她低头轻语。

  “请问有时间让我解释吗?”他用令人冻结的目光冷冷瞪着她。

  “怎么会没有时间……”抬起头望进那双充满愤怒的眼瞳,她的声音愈来愈轻微。

  “下楼就要面对一只老狐狸,接着劈头又被你们炮轰,我没被你们炸成灰已算是万幸,哪还有时间解释。”他冷冷嗤哼一声,伴着恶劣的冷笑。

  伴君如伴虎,看来她伴的这只比老虎还棘手。

  她无奈苦笑撇一撇嘴,完全不知所措。

  德拉知道他又在闹别扭,以哄孩子似的包容语气说:“别气,现在我们都明白你的用意了嘛!”

  “明白我的用意?”他不领情地白德拉一眼。

  温森送走翟盛洲回到屋里立刻感觉气氛不对,他拉着德拉至一旁问道:“发生什么事?”

  德拉压低声音:“原来佩缇不是少爷的未婚妻,是少爷故意骗翟老的。”

  “这又是为什么?”温森登时一头雾水。

  “温森。”徐浩镇打断温森与德拉的窃窃私语。

  “什么事,少爷。”温森赶紧敛起疑惑。

  “等一不知会几家精品店,我要带佩缇去采购。”他若无其事地吩咐。

  “我不需要。”丁佩缇急忙阻止。

  徐浩镇起身,沉稳地移至她的面前。“小姐,从现在起,你的身分是我徐浩镇的未婚妻,就算是演戏也要有称头的衣服装扮一下门面吧。”

  锋利的眸光隐含着狂傲和强势,牢牢地盯住她,不容许她反抗。

  她自知争不过他,只能大方认输,“随你便,反正花钱的人是你。”

  徐浩镇抬头盯着温森,沉喝一声:“还不快去。”

  “是、是。”

  温森一秒也不敢停留,拔腿跑至电话旁,拿起电话一一通知。

  丁佩缇不解地飞快瞟了徐浩镇一眼,她不知道自己面对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时而嘻笑如顽皮天真的孩子,时而散发骇人的冰冷与无情,善变和捉摸不定的个性着实令人感到无所适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