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卡儿 > 他is天使撒旦 >
二十二


  “你也只不过见他两次面就斩钉截铁说他坏到骨子里。”她不喜欢他脸上的狂傲霸气。

  “明知道你是我的人,他竟敢公然对你调情。”

  调情?

  丁佩缇难以置信地瞪着他,“请你注意一下用词。”

  “我有说错吗?你们竟然还互抛媚眼。”

  徐浩镇不理会她脸上的惊讶和愠色,径自寻觅一张石椅,悻悻然地端坐在石椅上跷起二郎腿,气呼呼注视着她。

  丁佩缇愕然瞪大眼睛,随后察觉他眼中隐现的微愠,她突然有种爆笑的冲动。

  他在吃醋?

  没必要吧……

  她决定换个话题:“你刚才和公司董事交谈,有没有窥探一点你想知道的事情。”

  他沉思片刻,手指在脸颊上弹跳,“不是很明确,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都想重振公司。”

  “这是好现象。”丁佩缇笑说。

  “想归想、说归说,作法和理念却大相径庭。”这问题让他伤脑筋。

  “噢,大公司发生这样的事情,应该在所难免。”两片薄唇露出一丝可以勉强称为笑容的弯度。

  “乱说!”他的双手环在胸前,宛如东洋武士般抬头大声否认:“欧美地区分公司没有这类的问题。”

  “你不能以此类推,东方人与西方人不论是观念或处事方式都不一样,自然对公司的要求也不一样。”

  “你说的不无道理,可是对我来说……”

  “是项考验。”丁佩缇未经思索即脱口而出。

  “嗯。”他完全同意。

  太好了,他接受她的看法。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以后不准接近陈志鸿。”他又回到刚才的话题。

  真不死心。

  丁佩缇泄气地看着他,“你真的那么在乎我的回答?”

  “别忘了,你目前的身分是我的未婚妻。”他的语气充满愠怒,脸上的肌肉也随之紧绷。

  她抬高下巴看着他。“你不必一再提醒我。”

  “如果你还记得自己的身分就不会公然大胆地和他互抛媚眼。”抑不住胸中波动的情绪,他咬着牙气冲冲地说。

  丁佩缇既尴尬又生气,表情僵硬地对他说:“你要我解释几遍才肯放过我,我没有和他互抛媚眼!”

  “我明明看到你眼中含笑。”

  看到他眼中嘲讽的光芒,她快气炸了!

  “我不想再多作解释。”丁佩缇咬牙切齿地道。

  “无法抵赖又不敢承认。”英俊的脸孔挂着一张没有表情的面具。

  “够了!”她的声音蓦地拔尖。

  徐浩镇并没有因为指控得逞而高兴,他的脸色僵凝如蒙上一层冷冽寒霜。“恼羞成怒?”

  他愈说愈不象话。

  丁佩缇气得握紧粉拳,若是可以,她真的很想给他一拳。“我再说一次,我、没、有、跟、他、互、抛、媚、眼。”她咬着牙一字一字迸出。

  “最好真的没有。”

  他那不信任的口吻无非火上加油,丁佩缇愤怒地向前跨一步逼近那张俊脸,负气地道:“就算有这回事,你也无权干涉。”

  蓦地,徐浩镇变得像石雕一样僵直,目光冷得像寒冬的冰。

  “我答应你演这出戏,可没答应你不能交其他的朋友,这其中包括男人。”丁佩缇近乎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徐浩镇沉着脸起身,高大的身躯强压似的逼近她。“既然答应我演这出戏,你就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再说,我徐浩镇的未婚妻不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只是看对方一眼,我就被挂上‘水性杨花’的罪名?”丁佩缇无法相信耳朵所听到的指控。

  “在我的感觉,你唇边轻浮的微笑充满挑逗。”徐浩镇蓄意嘲讽的声音无比冰冷,脸上布满寒霜。

  丁佩缇无法再承受他的污蔑,双拳紧握、咬牙切齿的迸出话:“很好!我尽力演好你给我的角色,却得不到你的喝采,反倒泼我一盆冷水,与其遭你羞辱不如提早辞职,我不干了!”

  丁佩缇推开他,怒气冲冲地和他擦身而过。

  她生气了?

  她不应该生气,该生气的是他!

  徐浩镇立即追上丁佩缇,“该死!你给我站住!”

  “你给我闭嘴,我想走谁也拦不住!”

  “走?你以为头一甩就可以离开?”

  “有何不可?不要说我们之间只是演戏,就算是真的未婚夫妻,只要我想走依然能走,你无权控制我的举动。”

  丁佩缇仰起头怒目瞪他一眼,猛力推开他。

  “你不能走。”

  “见鬼,我不能走?”丁佩缇冷嗤一声,想要绕过矗立在面前的高大身躯。

  只要她一动,他便挡住她。

  “让开!”丁佩缇忍不住叫吼。

  他摇头,“不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