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卡儿 > 他is天使撒旦 >
二十七


  第七章

  活该、自作自受、活受罪,逞什么英雄?

  害得肚子整晚不定时频频抗议,咕噜咕噜的声音足以媲美擂鼓,以为睡着了就能平息大小肠的动乱,诅料事与愿违,肚子是愈闹愈凶,根本让她无法安然入眠。

  丁佩缇困窘地蹙着眉摸着平坦近乎凹陷的肚子,“真要命。”

  四肢无力、脑袋昏沉、眼冒金星,不该有的症状纷纷出笼……

  抬头瞄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六点。

  她的嘴角掀起一丝自嘲苦笑,总算熬过难受且要人命的夜晚,强拖着瘫软的身子从床上爬起来,急遽胡乱地打扮一番。

  她站在梳妆台前凝视镜中的自己,定定神、深深吸口气。“气色还不坏。”

  绝不能让屋里任何一个人看出自己经过一晚的奋战。

  走向门口,拉开房门……

  一阵香气扑鼻而来,整个胃不由自主地猛然抽紧,她立即举白旗投降,“噢,不行,我受不了了。”

  她加快脚步走下楼。

  好心的德拉展开愉悦的微笑迎视丁佩缇。“佩缇,早。”

  “早,德拉。”丁佩缇贼贼的眼眸四下溜了一圈,安然地轻吐口气,唇边漾着怡然的微笑。

  那可恶的家伙还没下楼。

  “快坐下来吃早餐,昨晚你没吃任何东西,想必现在饿坏了吧?”德拉边说边为她张罗早餐。

  “还好,只是一餐没吃。”她强挤出微笑。

  才怪!睁眼说瞎话……差点没阵亡。

  “年轻人要懂得爱惜自己身体,千万别学人家减肥,先喝杯牛奶压压胃。”德拉端了一杯牛奶搁在她面前。

  丁佩缇感激地朝德拉露出微笑。“德拉,你真好。”

  端起面前的牛奶,狠狠地喝了一大口。

  “只有德拉对你好吗?我对你也不错啊。”

  蓦然出现熟悉且令人憎恨的嗓音,丁佩缇被嘴里的牛奶呛了一下差点没喷出来,窘迫地吞了下去,回头恶狠狠地瞪他一眼。

  “早!”声音从齿缝间迸出。

  “早。”

  徐浩镇藏住笑容,拉开椅子坐下,悠然地拿起叉子拨弄盘内的荷包蛋,“我还以为你会继续绝食。”

  “我不是绝食,只是不饿。”丁佩缇翻翻眼球,口是心非地道。

  “噢,那是我会错意,我一度误以为你在响应饥饿三十的神圣运动。”徐浩镇抑住大笑的冲动,装出认真的表情。

  “你……”丁佩缇气得无以复加。

  “吃东西时千万不能生气。”徐浩镇不理会她的怒气,露出古怪的微笑。

  丁佩缇试着藏住怒气,以最平静的态度面对他。“我有一种感觉,你好似以激怒我为乐。”

  “有吗?”他抬起头乎静地凝视她。

  就算真的有,他脸上的表情和说话的语气,不可能会露出一丝破绽。

  “是吗?”目光直直射向他,试图从他的眼里找出蛛丝马迹。

  徐浩镇放下手中的叉子,安稳地靠在椅背上。“你太多心。”

  他不会轻易让她洞悉他的心思,

  “但愿是我多心。”她不喜欢阴沉的感觉,更加厌恶尔虞我诈的斗智。

  剎那间四目交会,他的目光落在那张一翕一张嫣红的唇瓣上,倏然思及昨晚无意间品尝的甜美,迄今仍令他回味无穷。

  眼里那光芒愈来愈亮,显得十分灿烂刺眼。

  丁佩缇受不住投射在自己身上的锐利目光,尴尬且脸红地垂下头盯着盘内的早餐。“你今天要去公司吗?”

  她根本不想知道他今天是否要去公司,只是在找话说。

  “去,你也去。”他微笑。

  “我也去?”她猛然抬起头讶异地瞅着他。

  冷静的表情近乎冷傲,看来他不是说说而已。

  “整顿公司不是口号,当然是愈快愈好,找出漏洞是当务之急。”

  “这话也对……”那冰封的表情令她语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