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卡儿 > 他is天使撒旦 >
三十七


  真是笨到家,这么简单的道理,现在才想到。

  一旦想到自己一直是人家手中的玩偶,一股自怜感不知不觉涌上心头,她的世界、她的梦想瞬间在她的眼前崩塌。

  吃力地、无助地、颓丧地收拾房间里所有属于她的衣物,事实已经明显的摆在眼前,她哪有颜面继续留下来。

  扫视房间四周,这里曾经有她的梦,一段自以为是的爱情,所有的美好梦想却像星离雨散般结束。

  躺在床上凝视头顶上宽阔的天花板,泪水不自觉地沿着脸颊流下来。

  “今晚是在这里的最后一晚,明天、明天……”她只能痛苦地喃喃自语。

  明知道在这里是最后一晚,一颗心波动起伏得让她无法安然入眠,是不舍还是埋怨?她已经分不清。

  她深深体会被所爱男人抛弃的感觉,落寞、失望和沮丧,他知道她今天会离开,他却没有多说一句话,甚至不愿多看她一眼。看来她是该死心了……

  丁佩缇拎起行李箱依依不舍地环视四周,她曾经在这里筑美梦,但毕竟梦还是梦,总有幻灭清醒的一天。

  唉!

  她是该清醒了。

  唇边挤出一抹涩涩的苦笑,拎着行李走出房间,步下楼……

  不见徐浩镇的人影,难道他刻意躲避她?

  太残忍了,连最后一面甚至一句“再见”都不愿意给她?

  丁佩缇走进厨房想和关怀她的德拉话别,推开厨房……

  德拉不在厨房。

  走出客厅,也不见温森的踪影。

  空荡荡的大厅里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一大早,屋里的人怎么全都不见?都去哪儿了?

  一道刺耳尖锐的门铃声突地响起,惊得她跳起来。“会是谁?”

  她放下行李,走到门边拉开门。“是谁?”看见眼前的人,她顿时僵愣住,“怎么是你?”

  陈志鸿手捧着一束花伫立在门前,“送你。”

  “送我?”丁佩缇愣愣地接过花,困惑地注视着陈志鸿。“你……”

  “听说你昨晚辞职,所以我想履行当日的承诺。”

  “当日的承诺?什么承诺?”丁佩缇迎向那双幽邃、深不可测的眼睛。

  陈志鸿无声地笑了笑。“给我机会,让我追你。”

  “不可能的!”丁佩缇睁大眼睛沉喝一声。

  陈志鸿当场傻眼,“既然你要离开,为什么不肯给我机会?”

  “我喜欢的是徐浩镇,我不可能喜欢其他男人,你最好死了这条心。”丁佩缇板起脸义愤填膺地道。

  “说我死心眼,我真不知道谁死心眼。”陈志鸿口气颇为遗憾。

  那双幽黑眼眸中的嘲讽扎痛了她,滢滢泪光闪动,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她勇敢地忍住不让泪水流下,转身拎起地上的行李。“请你不要挡住我的路。”

  “好吧。”陈志鸿无力地双肩一垮,让出一条路。“请便。”

  丁佩缇随即跨出客厅的门。

  “佩缇。”温森站在车旁叫唤。

  温森?

  丁佩缇朝他露出紧绷而苦涩的微笑,“温森,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

  温森拉开车门,“别再多说,上车吧!”

  丁佩缇不由得一愣。“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温森神秘地笑着。

  “我不想去。”丁佩缇断然回绝。

  “不去,你会后悔一辈子。”温森再次出声。

  “我不去。”

  “只是一下下,去嘛,又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再说德拉在那儿等你,你不想让德拉失望吧?”温森以温情蛊惑她。

  “德拉?”丁佩缇无奈轻叹一声,“说得也对,要离开没跟德拉话别是件憾事,我去就是。”

  丁佩缇上了车,心里充满疑惑。

  车子缓缓来到欧力集团大门,丁佩缇吃惊地探头询问温森。“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德拉怎么可能在这里?”

  “德拉真的在这里。”温森以眼神暗示丁佩缇。

  丁佩缇质疑地将目光移向窗外,看见德拉真的站在欧力集团的大门前,她彷佛真的在等候丁佩缇的出现。

  这是怎么一回事?

  丁佩缇下车。

  “佩缇。”德拉笑逐颜开地冲向丁佩缇,紧握她的双手。“终于等到你。”

  紧接着,陈志鸿的车子也尾随而至,他一脸笑嘻嘻地跳下车。“进去吧!”

  “是呀,进去吧,好多人在等你。”德拉诡谲的笑着。

  丁佩缇猜不透他们脸上诡谲的笑容,只觉得整件事情都是冲着她,而且还充满着令人不解的诡谲气氛。

  一踏进公司,令她错愕的是——撒着玫瑰花办的红地毯,还有地毯两旁布满娇艳的玫瑰花。今日倘若不是在公司,她还以为自己踏着的是人生最美的红地毯。

  走进会议室前,德拉推开会议室大门,顿时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火红的玫瑰花。

  “这、这……”丁佩缇惊愕地瞠大双眼。

  “这些全都是少爷给你的惊喜。”德拉面露微笑。

  “浩镇?”她剎那间激动得无法言语。

  四周倏然响起一片掌声,“恭喜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