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杏林嫡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七


  “那日,你从我父亲的帐篷离开后不久,父亲对我说了一些事情,让我心情感到十分烦躁,随意走着就来到溪边,刚好在方才我所站的那颗大石上,看到了这辈子最厌恶的女子,本想转身离去,可没有想到我却从她口中听到了一件令我震惊的事,如果不是自己亲耳听见,我一辈子也不会相信这件事情。

  “那个女子坐在大石上愤怒的抱怨着老天爷,说自己附身在我的仇人身上,让她不知道怎么跟我开口说这事。当下我震惊得无以复加,我无法相信这种光怪陆离的事,可她的一言一行都像我所爱的女人,于是……我做了个测试,对她喊出三个女人的名字。

  “当我喊君灼华时,她完全没有反应,可我喊伊秋语时她脚步顿了下,直到我喊出何若薇时,她终于停下脚步,只是当她没有看到喊她的人,她竟然认为是水鬼在抓交替,你可以告诉我,那位姑娘本名叫什么,究竟是什么来历吗?”

  何若薇猛烈的倒抽口气,紧张的看着他,不知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老实说的话,他能够接受吗?

  他自喉间发出几声轻笑,调侃道:“你说你一个来自未来的灵魂,怎么会怕一个水鬼?”

  她原本的紧张不安顿时全被他的调侃给击退,板起脸抡着拳头就要褪他。“你装神弄鬼的吓我,我还没跟你这家伙算账,你却还来取笑我?”

  单墨寻朗笑一声,将她圈进怀中,低喃道:“该老实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吧?”

  仰首,看着他那双流溢着柔光的温润双眸,原本提到嗓子眼的心缓缓的落了回去,没好气地提醒他,“你面对君灼华这张脸,不感到恶心愤怒嫌弃吗?”

  “我厌恶的是原本这躯壳里的灵魂。”他宠溺的拧了拧她鼻子。

  她抓住他作乱的手,不安的看着他。“你能接受这一切?”

  “如果不是已经接受这个事实,我又为何会找你将这一切说开?!”他仰头望着蓝天吁口长气,“我不得不承认,在我知道真相的当下,我真的很挣扎,想着为何你偏偏附身在我最痛恨的女人身上?当下我真的有想要放弃的念头,可我舍不得附身在那躯壳下的你,我痛苦挣扎沉思了几天,最后做出一个决定。”

  “什么决定?”

  “不管你变得如何,即使你附身在我的仇人身上,我也会接受,不为什么,只因为……”他捧着她的脸,目光诚挚而深情地凝视着她。“我爱的是这躯壳里,一个叫何若薇的灵魂!”

  她感动得圈紧了他,“墨寻……”

  他捧着她的脸本想亲她一下,可看着她的脸半晌,他忍不住叹了口气,“给我一点时间接受你的新身分。”

  她噗哧笑出声,又不安地道:“既然这样……那你要不要反悔……”要对着一个曾经是自己厌恶的人谈情说爱,也真是难为他了。

  “想都别想,以后这种话也别说。”他瞪她一眼。“我只是还需要一点时间,重新接受你的新脸孔。”

  何若薇闻言笑开,说的也是,要是他马上就能接受这张脸,那她就要怀疑他的心意了。“好了,别淘气了,该从头到尾将整件事情告诉我了吧!”他牵着她的手走向一颗大石,搭着她的肩一起坐下,看着透亮的溪水从下方流过。

  她沉默了下后终于娓娓道来,“墨寻,我本名叫何若薇,当时我跟你说的那个梦,其实不是秋语梦到我,而是我从那个世界来到这里……”

  她将她是从哪里来,与伊秋语共用一个身体的事情告知他,又说出溺水后如何附身在君灼华身上,毫无保留、一五一十地全部告诉他。

  虽然单墨寻早有了准备,不过亲耳听到她说出的事情经过,他还是感到震惊不可思议,瞪大眼满眼惊诧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你不相信?”

  他摇头,“不是不相信,而是震撼,最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你还附身两次!”

  “是啊,我自己也觉得这太神奇,我到现在也搞不清楚我为何会有这样的运气。”

  单墨寻沉思片刻,“我想也许跟明真大师给你的那串佛珠有关系。”

  “为什么?”

  “你不是说他给了你一串佛珠,同时要你谨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心存善念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看来明真大师早已知道你是异世灵魂且会有此劫。

  “或者是穿越而来的你,本就该附身在君灼华身上,也许是时间上出了差错,因此先暂居在伊秋语身上等待时机,而明真大师看透这一切,却又不能道破天机,只能送你佛珠暂时稳定你的魂魄,暗示提点你等待时机。

  “落水时你明明可以对溺水的君灼华视而不见,可你却不计前嫌的潜入水底救君灼华这个仇人,就是上天给你的考验,你的善念,给了自己一个机会……”

  “听你这么分析,好像真的是这么一回事。”何若薇回忆着当时明真大师跟她说的话,猛然想起一事。“啊,你这么一说,我这才想起,我的佛珠被扯断后,我看到一阵白光,接着离开了秋语的身体,隐隐约约之中,有温暖的感觉包围着我,等白光消失,我就陷入黑暗,当我醒来后,我就成为君灼华了。”

  “看来就是了。”

  “如果真是这样,我看我得去一趟普济寺找明真大师。”除了感谢,她也还有事情想问。

  “届时,我陪你一起过去。”

  §第十五章 久等的赐婚圣旨

  何若薇站在普济寺山脚下的牌楼前,仰头望着那气势浑厚的“普济寺”三个字,这是她第二次踏足普济寺,心境却大不相同,第一次来的心情是忐忑不安,第二次她已经做好坦然接受一切的准备。

  “怎么了?”单墨寻将马车托给山脚下的茶肆后,来到她身旁便看到她神情凝重地看着牌楼。

  “没什么,就是有些感叹而已,距离我上一回来普济寺才多久时间,有种人事全非的感觉。”

  他握了握她的小手安抚道:“别想太多了,趁着时间还早香客不多,我们先上去,一会儿香客信众多了,这阶梯上都是人,很容易发生意外。”

  “好。”她率先走上通往普济寺的阶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