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夜荭 > 亿万未婚妻 >
二十一


  严劭齐从金盘上拿起那只一克拉的心型钻戒,深深的凝望著关语滋。

  “这根本是场玩笑,你要我如何接受?”她咬著唇瓣,声音几乎从齿缝间进出,她真恨不得狠狠的甩他一巴掌。

  他怎能在她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安排了这一切?

  “没有人认为这是一场玩笑,你看底下所有女士们艳羡的目光,没有人比你更幸运了。”

  “严劭齐——”她揑紧了拳头,不让他将婚戒戴入她的指问。

  “亲爱的,看看底下,有多少只眼睛看著这一切,你也不想出丑吧?!”

  “我有权利……”她挣扎著。

  “不,你没有!”

  他挽住她的纤腰,将她带进他宽阔的怀里,记者们的镁光灯此起彼落,他扣住了她的下颚,在她发出抗议之前,深深的吻住她的唇瓣。

  “嗯……”

  在他的热吻下,关语滋脑袋呈现一片空白,渐渐的她想到三年前他的出现,想到他不顾一切的将她绑离台湾……

  想他这三年来,身边来来去去的女人,想她一次次因为那些女人而醋意翻腾,想著她对他的爱……

  她摇头,眼眶忽而一阵湿润,她总是与他对峙,总是违背他的心意,她只是不想认输,不愿承认自己早已在下知下觉中深陷在他设下的情网中……不可自拔。

  严劭齐吻到她湿热的泪水,感觉到她的软化,将手中的戒指套进她纤细的无名指中,然后结束了这“定情之吻”。

  他们的一举一动全在众人的注目中,关语滋无力的拿起盘子上的另一枚男戒,在严劭齐催眠的目光下,将戒指套进他指问,完成了整个仪式。

  “恭喜总裁与关小姐结为连理,礼成!”

  司仪宣布仪式完成,底下进出如雷的掌声,而关语滋却虚弱的倚在严劭齐的身旁,觉得自己仿佛作了一场梦。

  “接著呢……你想怎样……”

  她在他的搀扶下,缓缓走下台阶,无力的询问著严劭齐,但他只是对她露出淡淡的一笑,却未给她任何答案。

  接下来的一整晚,她始终跟在严劭齐的身边,努力的维持脸上虚假的笑意,接受众人的道贺。

  她觉得自己仿佛已不是自己——

  宴会在十二点结束。

  她与严劭齐一同离开会场,整个过程,她就像个失了灵魂的娃娃,任由他摆布。

  上了轿车,关语滋坐在副驾驶座,那张笑僵了的脸蛋渐渐失去笑意,应该是说打从踏出G&M的大楼之后,她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结束了吗?”

  关语滋捂著脸,揉著发疼的太阳穴,冷冷的质问著严劭齐。

  “……”他没说话,目光直视眼前的大马路,专注得像是听不见她所说的话。

  “你说话啊!这场闹剧是不是结束了?”

  她不明白严劭齐为何要突然宣布他们的婚事,去年他们订婚时,他只约了几位长辈做见证,他曾经答应过她,要给她时间来适应,但今天……他却突然逼她在众人面前与他完成结婚仪式……

  她真不知道严劭齐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他还是不理会她,因为他知道关语滋此刻有一肚子火要发泄,这三年来,他已经习惯了,只要她一发火,他愈是理会她,只会令她的情绪更糟而已。

  “严劭齐,你要是不肯回答我,刚才的婚礼就不算数!”她大吼,她恨透了严劭齐那副文风不动的模样,好像她只是个胡乱发飙的泼妇。

  “所有的仪式都完成了,不是你说不算就不算。”他摇头,觉得关语滋只是在说傻话。“更何况,今天来了那么多媒体记者,明天的新闻和报纸应该会将我们结婚的消息发布出去。”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没有为什么,这是迟早的事。”

  关语滋必须嫁给他,因为她的身分以及她的美丽,会令愈来愈多的男人觊觎,他不希望婚事永无止尽的拖延下去,是担心夜长梦多。

  “你答应过我,给我时间,我以为结婚与否是我可以选择的。”她生气的对他咆哮著。

  “这是关爷的遗愿,你和我都没有选择。”他冷硬的喝止她。

  他知道关语滋下想这么早结婚,但她的社交圈已渐渐扩展开来,未来会有更多优秀的男人出现,万一……她的心被其他的男人夺了去,他又该如何是好……

  他心里也会畏惧,只是不愿让她发觉。

  “遗愿?你的脑子里永远就只有我爸爸塞给你的那些狗屁遗愿,你有没有想过,你爱我吗?你宁愿娶一个不爱的女人吗?”关语滋愤怒的叫嚷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