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左薇 > 老婆不乖 >


  裴羿抬起头盯着她,深邃的黑眸中燃着炽烈的火光。

  “闭嘴。”此刻他的情欲高涨,一点都不想听到破坏气氛的尖锐叫声。

  “你是谁”

  “你不认识我?”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连自己的丈夫都认不得,亏她还天天住他的、吃他的、睡他的,简直有失为人妻子的职责!

  夏静言被眼前的男人吓得睡意全失,她瞪大眼睛,完全不记得自己曾经看过这张脸。

  胸口的一阵凉意引起她的注意,她缓缓低头一瞧,天啊,这个男人居然解开了她的上衣,还——

  侵犯了她!

  第二章

  一个响雷伴随着一道刺眼的闪电劈在窗外,为房内增添更多紧张而诡谲的气氛。

  “走开,色狼!”夏静言奋力推开他,迅速撑起身体往后退。她揪着被松开的领口,紧挨着床头,眼中布满惊讶和慌乱。

  “怕什么,我们是夫妻,你迟早都是我的人。”裴羿邪气的双眼直盯着她若隐若现的美丽双峰,迫不及待地想再次品尝它们的美好。

  “谁跟你是夫妻?!神经病!”夏静言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虽然双手牢牢地挡在胸前,却感觉好像全身赤裸一样。

  裴羿扬眉打量她,从她眼里逼真的恐惧看来,她是真的认不出他的身分。

  “喂,我警告你哦,你最好赶快离开,我老公待会儿就回来了,他很强壮,脾气也很暴躁,如果被他看到你非礼我,你就死定了!”夏静言随口编个理由想吓走这个半夜摸进她房里的淫贼。

  “哦,真的吗?”这下可有趣了,难道他裴羿还有另一个分身不成?

  “那当然!他他……壮得像头牛一样,还有杀人未遂的前科,既残酷又嗜血,什么伤天书理的坏事他都敢做,要是被他逮到,一定会先痛揍你一顿,再把你剁碎丢进食物处理机里绞烂,所以……我劝你还是快逃吧,保命要紧。”为了保护自己,她胡乱扯谎,不惜把素未谋面的丈夫说得像个冷血杀人魔。

  反正,他在众人的传闻中……差不多也是这样了。

  “够了!给我闭嘴。”裴羿蹙紧浓眉,非常不高兴听到自己被形容得如此不堪。

  她居然敢这么毁谤他?!这女人嘴里说出的话,可真不如她尝起来的甜美。

  裴羿不顾她的威胁,继续欺身向前接近她,并且用力拉开她挡住春光的双手。

  “看清楚,我就是你的丈夫。”他突然低头吻她,征服她的欲望凌驾于理智之上,不容许她有拒绝的余地。

  下一瞬间,她整个人被他压制在床上,动弹不得,双手也被牢牢的固定在头顶。

  “唔……”夏静言别开头不愿妥协,并且奋力扭动身体希望能藉此逃避他的侵犯,挣脱他的魔掌。

  管他说什么,她才不相信这个鬼鬼祟崇的男人会是她的丈夫呢,如果真是这个屋子的男主人回来,美桃或小雨应该会来叫醒她,跟她通报一声才对,怎么可能在大半夜里摸进卧房,像头大野狼似的扑到她身上,对她上下其手,磨磨蹭蹭。

  她费劲抵抗、挣扎……可惜却事与愿违,她激烈的反抗非但起不了一点作用,反而让压在她身上的男人越发兴奋,下半身因为肢体上紧密的摩擦接触,变得更加紧绷难受。

  “噢!你咬我?!”他舔去唇上渗出的鲜红,血腥的味道激发出雄狮的兽性,而挣扎则让这场掠食变得更具挑战性。

  裴羿咬住下唇,微量的鲜红液体渗进他的唇齿间,下一秒,他突然疯狂地吻住那张“行凶”的利嘴,逼她共尝口中的咸腥滋味。

  她拚命地闪躲,但他火热的舌头却溜窜到她的贝齿间,紧缠着她不放。

  好吧,或许他是个吻技高超的淫贼,但这还不至于让她忘记贞操的重要,她必须快想办法摆脱他才行。既然力气没他大,那么只好改变策略,改以软性的哄骗了。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