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左薇 > 老婆不乖 >


  她的话引来他熊熊的怒火。裴羿像道炽烈的火墙,瞬间矗立在她面前。“你连自己的丈夫都认不出来,这也算理由吗?!”

  夏静言迎着他的怒吼,慢慢地抬起头来,四目交接的瞬间,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万万没想到这张她从未仔细端详过的脸,竟会生得如此英俊出众、卓尔不凡,即使头上缠着不相衬的纱布、表情冷峻吓人、目光锐利如刀,却都无损于他帅气的相貌。

  一时间,夏静言竟然失了神,忘记自己危险的处境,纳闷地想着——以他这副足以令所有女人尖叫的外表和难以计算的身价,就算他的左腿有点不良于行,看起来也没半点亲和力,但只要他愿意,应该还是有很多名门淑媛对他趋之若骛才是啊,为何需要花钱娶个像她这种小角色当老婆?

  “怎么,现在又成哑巴了?”

  听到他冷硬的嗓音,她才从沉浸的思绪中回神。

  不敢相信,她居然只因为这个男人一张帅得过分的脸,就像个花痴似的发呆失神,忘了自己身在何处,还有……刚才说到哪了?

  “那个……我是来向你道歉的。”情急之下,她只能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

  “我、不、接、受。”裴羿目露凶光地瞪着她。

  这男人也太没肚量了吧!夏静言小嘴微张,愣愣地看着他。接着,缓缓地辩解刀——

  “裴先生,其实我觉得你没什么立场不接受我的道歉耶,因为这件事……你也有不对的地方啊,要不是你突然回来,又偷偷摸摸地爬上床对我毛手毛脚,我怎么会出手攻击你?”她只是做出任何一个女人在面对危险时都会有的正常反应罢了。

  “我回我的房间、上我的床、抱我的女人,到底哪里错了?”明明是她有错在先,居然还把他形容得像个淫贼一样!

  “我说过了,当时我又‘不知道’你的身分,更何况就算我们是夫妻,你也没有权利强迫我做不愿意做的事。”她再次重申,拒绝被物化。

  “你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裴羿眯起眼睛,用饱含怒气的危险眼神瞅着她。

  “明明是你的口气比较差吧。”

  “别忘了你的身分。”他提醒她。“一个我花钱买回来的女人,没资格跟我谈什么权利,你只有服从我的义务。”温柔乖巧,是他挑女人的首要条件,凶巴巴的母老虎可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夏家的三个女儿,一直都是社交圈里公认集美貌与气质于一身的“花瓶”,她们美丽出众、温柔婉约的优雅形象,总是深获男人们的青睐,所以他才会挑上她们。

  “现在我给你一个向我道歉的机会,只要你保证以后会乖乖地顺从我,我可以既往不咎,往后也不会亏待你。”他大方地承诺,给她一个认错的机会。

  夏静言轻拧细眉,怀疑是不是自己耳朵有问题,才会听到这么离谱的论调。

  “裴先生,除了动手打伤你这件事以外,我不认为我有其他需要向你道歉的地方。”她理直气壮地回视他。

  他瞬也不瞬地盯着她,空气中弥漫着一触即发的危险气氛。

  “你……跟我原先想象的很不一样。”他更加贴近她,熠亮的瞳中闪过一丝精光。

  “我、我就是我,一直都是这样。”她立刻澄清,眼神却不自觉地闪烁了下。

  “那就是你父亲对我撒了谎,他把你说得……很符合我的需求。”他突然将两人之间的距离缩到最近。

  记得夏建华亲自到公司里告知他最后决定的那天,足足浪费了二十几分钟听他口沫横飞地夸捧这个女儿有多么温柔乖巧、蕙质兰心、气质典雅,加上生得一副沈鱼落雁的花容月貌,和他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佳偶,更是完全符合裴家媳妇条件的不二人选。

  而今看来,那似乎只是个自卖自夸的诈骗广告!

  “需求?”她的呼吸开始变调,但却不能确定是因为他过分贴近的距离,还是他锐利如刀的眼神。

  “我原本想娶的是一个……跟你完全相反的女人。”没带半个脏字的话里却充满浓浓的讽刺及刻意贬低的意味,高明地表达了他对她强烈的不满及厌恶,显然她并不是他心目中理想的贤妻良母类型。

  “大多数的父母都会在潜意识里美化自己的儿女,在我爸爸眼里——”

  “我不管你父亲的潜意识出了什么问题,我只知道我上当了!而我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愚弄我的人。”他瞳中窜出两道阴骛的冷光,逼出了她额角的汗水。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