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左薇 > 老婆不乖 >
十一


  “保全公司的人打电话来问我需不需要报警,你觉得呢?”他的声音冷得足以让海水结冻,当然,她的身子早就僵了。

  “呃……我看……不用了。”她僵硬地回答,笑得比哭还难看。

  哎哟,她真的是个超级大笨蛋,怎么会忘了有保全系统这回事呢,这么大的屋子当然会有高科技的安全系统保护着喽,恐怕早在她推开后门的同时就已经触动了保全系统,而她居然还在这要白痴咧。

  “还不快给我滚下来!嫌自己不够丢人吗?”他怒吼着,简直快被这没家教的女人给气疯了。

  夏静书也急着想收回跨出的大腿,但那条不合作的裙子就是不肯放过她,硬是紧勾住大门不放。

  没办法,她只好再用尽全力拉扯——这会儿,那块布倒是挺合作的一分为二。

  “啊——”她手一滑,整个人往后栽落,不偏不倚地撞上那个怒不可遏的男人。

  “滚开!”他大手一拨,毫不怜惜地把压在他身上的夏静言推开。

  “哎哟……”夏静言揉着腰,跌坐在地上。

  裴羿迅速拾回被撞落的手杖,重新站起来,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随即带着一身怒气走回屋里。

  夏静言灰头上脸的坐在地上,一边揉着发疼的臀部,仍是满心不甘地望着那扇“只差一步”的大门。

  第三章

  砰——

  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裴羿像阵暴风似的刮进房内。

  相形之下,夏静言简直像一缕飘渺的轻烟,缓缓地吹进房里,无声地带上房门。

  “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经过了在书房里的那番“沟通”,他原本以为她应该已经懂得自己的地位和该有的分寸才对,可是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敢在大半夜里大胆演出落跑的戏码,公然挑战他的威权。

  “我觉得……我们俩不太适合,我想我还是离开比较好。”她畏畏缩缩地说道。

  “你觉得?你想?”他脸色阴沈地逼近她。“这个家什么时候轮到你作主了?”

  他脸上森冷的笑,教夏静一言不寒而傈。

  “我没那个意思。”她急着否认。

  “你的行为已经说明了一切,也证明了你是一个缺乏教养又没大脑的蠢女人!”他脸上的冷笑迅速被怒气所取代,一手揪住她的领口。

  “你以为你偷偷溜回家就没事了吗?一个为了钱连女儿都可以出卖的父亲,你以为他还能提供你什么庇护?”他很清楚,夏建华把他那间岌岌可危的破公司看得比亲人还重要,无论这个父亲以前是多么珍惜女儿,但如今只有要人出得起价码,她们也只能沦为被人标价出售的美丽瓷娃娃。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我可以照顾我自己。”夏静言拍打着紧揪住她领口的大手,无奈就是敌不过他的蛮力。

  笑话!她当然知道夏家不会给予她任何帮助,也清楚自己在父亲心中的分量有多么微不足道。事实上,不止是夏建华,她相信夏家的任何一个人都绝对愿意用她来换取一笔白花花的钞票,甚至只是那间公司里的一桌一椅。

  所以就算她成功逃离这里,也绝不可能再回去夏家,绝不!

  “真那么有本事,就不会落到现在这副处境。”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女人,似乎还没从她千金大小姐的美梦里醒过来。

  难道她以为裴家是个可以容许任意妄为、随便撒野的地方吗?

  “如果没有嫁给你,我的处境绝对会比现在好很多。”一进门就被他凶个没完,她也豁出去了!

  真搞不懂这男人怎么老像火药库一样暴躁,又老是冲着她发火啊,难道她长得像导火线吗?

  她挑衅的态度无疑令裴羿更为光火。向来绝不允许任何人挑战他的威信,更何况是一个刚娶进门,特别需要学习“家规”的女人。

  “再这么口无遮拦,信不信你绝对会过得比现在更糟糕。”他咬牙切齿地警告她。

  “信你个头!快放开我,听到没有。”她气不过,偏要和他唱反调。

  如她所愿,他一把将她推开。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