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左薇 > 老婆不乖 >
十七


  “你该死的在搞什么鬼!”各式纸盒层叠的小山占据了房间里的大片空间,让原本宽敞的卧室缩小了一半。

  “夏静言!”他大吼一声,跨步走向她,劈头就骂道:“我不是叫你把这些垃圾全都拿出去丢掉吗?”

  “嗯,我们全都照你的话做啦。”夏静言用力地点头。她盘腿坐在那堆小山旁,刚拆完手中的一样礼物。

  “你当我瞎啦,干么把这些废物堆在这里?”他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敢跟他装疯卖傻到这种程度。

  夏静言深吸了口气,站起来伸伸腿,舒展一下筋骨。

  “你不是说,这些东西你全都不要了,要丢了它们吗?”她重复他说过的话。

  裴羿瞪着眼,微微点了下头。他是说过。

  “你不是说,在你睡觉前,这些东西全都要在大厅里消失吗?”她又问。

  裴羿再次颔首。

  “那就对喽,现在这些礼物全在‘房间’里,不在‘大厅’里,而且你只说要丢掉它们,又没说我不能把它们捡回来,所以我们完全没有违背你的意思啊。”她说得头头是道,乍听之下还挺有道理的。

  “你在跟我玩文字游戏?”他咬牙切齿地问道。

  “没有,我只是奉命行事。”是啦,但她怎么可能会承认嘛。现在承认耍诈,不止会被他骂个狗血淋头,说不定还会牵累到其他人哩。

  “立刻把这些垃圾扔出我的视线范围!”他不想再多浪费唇舌,总之快把这堆碍眼的垃圾弄走就对了。

  “我不要,它们是我一样一样捡回来的,现在是我的东西。要不然,你就把我跟这些礼物一起丢出大门好了,反正我在你眼里也跟它们差不了多少。”她细眉一扬,下巴拾得高高的,看他能怎样。要是真能被轰出去,那她可自由了。

  裴羿眯起眼睛,凌厉的目光里闪烁火红的光簇,轻松识破她那点小心机。

  “想算计我?”哼,这女人居然连这种时刻都想着挖洞让他跳,不错,有点脑子,但他也不是省油的灯,毕竟这些年来能在商场上屡战屡胜,靠的可不是意气用事。

  夏静言眼珠子一溜转,满脸无辜。

  “那么喜欢这堆垃圾?好,我准你留下它们。”他的态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逆转,拄着手杖,掉头走向大床,关掉床边的灯光,倒头就睡。

  夏静言愣了愣,没想到这回居然赢得毫不费力?

  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她浅露微笑,缓步走向大床,坐到他身边。

  “喂,你的生日还剩一个多小时就过了耶。”她看着钟上的时间,提醒他。

  见他没半点反应,她又将脸靠近他一点,在他的耳边重复同样的话。

  “喂,这一个多小时很宝贵耶,你真的不想过生日吗?一个小时一眨眼就过去喽,要是你再继续浪费时间,这一个小时——”

  他蓦然睁开眼睛,坐直身子。

  “你闹够了没有,我过不过生日干你什么事!”他忿然大吼,吓得她缩起脖子。

  “你别那么生气嘛,我只是想提醒你,生日对每个人来说可都是个独一无二的大日子耶,你总不能为了一次意外,就毁了其他的生日啊。”她冒险点出这件令他耿耿于怀的不幸事件,试图开化他。

  “你说得没错,那次意外并没有毁了我其他的生日,它只是毁了我这条腿,让我变成一个行动不便的瘸子而已!”他痛恨这一天,更憎恶这条瘸腿,如果上天给他一个选择的机会,他宁愿死在那场车祸中,也强过拖着这副残缺的身体过下辈子。

  他无法接受自己身体上的残缺,更痛恨别人寄予他的异样眼光或同情,那些在他背后的窃窃私语、指指点点,比肉体上的创伤更折磨人,随时像把无形的刀刃般切割他的自尊与心灵。

  瞧她那副轻描淡写的口吻,她根本不能体会他这种生不如死的痛苦!

  “为什么你总要想着自己瘸了一条腿?为什么你就不能想想你已经幸运的捡回一条命了?”在她看来,他只是走起路来略跛,速度慢了点而已,就算少了那柄手杖的辅助,他依然能随意走动,根本不足为碍,为何他要这样?

  “因为我根本不想捡回这条命!”

  震天的怒吼回荡在房里,她看着他扭曲的脸孔,从愤愤不平的眼中读到了寂寞和痛苦的讯息。

  原来……这才是他将自己从人群里隔离的原因。虽然他表面上看来冷傲孤僻、难以亲近,但其实他只是害怕面对旁人异样的眼光和正视自己。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